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馨儿 (小小说)  

2016-06-09 01:21:26|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当空气里开始弥漫第一缕粽香的时候,老吴的脑海里便会浮起一个小女孩的形象。多少年了,年年如此。

       老吴眼下的身份是厅局级党组书记,这般名头,即便是两年以后退休卸职,也仍旧让许多人仰止。想到这里,老吴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令老吴不住想念的那个小女孩叫馨儿,与老吴打小读书就是同学。那时男孩女孩间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同学好多年,彼此从未说过话那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即便是同桌,老吴——不,应该叫小吴才对——与馨儿自然也如此,别说说话,连整儿八经看对方一眼都没有过。

       但两家人是世交。

       小吴的心里其实早就有了馨儿,他觉得她就像畦畔一朵蚕豆花,恍惚间又似一只紫色蝴蝶落在蚕豆梗的腋窝里,那么清新,那么纯洁。乡间有订娃娃亲的习俗,当然,就像眼下“订金”与“定金”的区别一样,娃娃亲也不一定算数。多数时的情形是这样的,父母亲来了兴致时便逗少不更事的儿子:丑小,在你的同学里,有没有看中的女娃?丑小回答:有,那谁谁谁。得。过不了几天,丑小他爹在十字口遇着了女娃的爹或娘,便笑呵呵道:俺家丑小子可看中你家妞妞了,嗯。对方也是笑呵呵:俺家妞妞哪能攀上你家这高枝呀。

       你说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小吴的爹娘也向小吴问过同样的问题,不过,小吴生性腼腆,每次都回答没。小吴坚持这样回答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就是自家家境远不如馨儿家,如果真要说出自己的内心所想来,那爹娘敢不敢也笑呵呵向馨儿的父母说?别说爹娘,连小吴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

      升到初中那年,端午节前,小吴坐在门厅里读书,倏然间,眼前闪来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原来是馨儿,来给小吴家送粽子来了,粽子盛在一个竹篮子里,竹篮子挽在裸露的臂弯里。馨儿看见小吴,笑盈盈一脸的灿烂,要说话的样子,可小吴却羞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此后的许多年里,小吴都这样骂自己。

       送粽子的事儿不知怎么被同学知道了,甭问,它很快就成了众人取笑小吴和馨儿的软尿泡,那东西打在脸上,不疼,但羞臊得慌。

       然而,小吴暗暗觉得,馨儿并不把众人的取笑当回事,相反还有点乐意如此的意思。其实小吴有何尝不如此?每次遭遇哄笑,脸虽红到了脖子根,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小吴清楚,如果说馨儿心里也有自己,那就只缘于一个原因:学习好。在整个班级里,自小到大,小吴的学习成绩总是那么出众,这是一直让全班男女同学都一直羡慕的事情。

       小吴心里终于有点底儿了,他等着爹娘再次问他那个让人心跳的问题。

       然而,父母却再也不那样问了,他们觉得,小吴已经过了可以当一个乐子来耍的年龄。

       初中毕业了,馨儿像其他女孩一样,各自回了家,从此就不读书了,小吴与馨儿的同学时光也就结束了。

       等到同龄人真正订婚甚至结婚的时候,小吴也曾经许多次打算向爹娘说明自己内心所想,但也一直没有,其时,父母正忙碌着自己上面的两个哥哥的婚事。

       又一年,馨儿嫁人了。而小吴呢,说来也巧,大学又恢复招生了。小吴一考,还真给考中了。

       后来的一切于小吴就顺风顺水了,四年过来,毕业,分配,成了拿工资的公家人。再后来,娶妻,生子,升官,一路青云直上,直到如今的级别。

       而馨儿呢就是另一种样子了,第一任丈夫是个暴脾气,动辄打老婆。不得已离婚再嫁,不几年丈夫死在了煤窑里。而这时,馨儿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有一回回老家串门,人到中年的老吴知道馨儿就在隔壁那家,他很想看看她,拉呱拉呱,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可转眼一想,人家孤儿寡母,你一大男人上门岂不惹邻居说闲话嚼舌根子?自己当然没什么,可馨儿这厢呢,万一因此招来不是那就不好了,最终也没得一见。

       时光匆匆,一晃,许多年又过去了。

       老吴想:一定得抽空儿见见馨儿——这个他一直藏在心底的女人。

       老吴这些年,不敢说政绩有多突出,但有一点,两袖清风,一尘不染。当然,这是众人的感觉以及组织考察的结论,真正的心路历程只有自己清楚:那些白花花的真金白银,也不是不眼红,但始终没胆儿收受。而另一种贿赂——说白了就是女色,老吴也不是没有遇到,而是不止一次,只可惜那些红颜青丝,粉颊红唇,再怎么娇滴滴,笑吟吟,却怎么也感觉不出当初馨儿的美好与可意来,当然也就一一回绝了。

       他想,是时候了,一定得看看馨儿了,否则的话,人近花甲,能不能再见着,真有点不好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