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挽联和自挽联  

2016-07-20 00:10:53|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挽联这东东也是国粹,外国没有,文人雅士很爱干这个,也算古人的一种刷存在感吧。你想既敬了逝者,又显示了自家的文笔才华,甚至还有点借他人酒杯浇自家胸内块垒,一石三鸟,何乐不为?当然,从面子上看,主要还是悼念死者,褒扬其生前事迹,以及慰问生者,沟通生死,也是挽联这一特殊文体的主要功用。

       这样一来,丧事就演变成了一场文人间的笔会,也成了一场擂台大比武,就像眼下南方的惨烈水灾一到媒体就成了一处抗洪抢险的主旋律正剧。——千万别误会,笔者在此一点也没讽刺挖苦之意。举凡天下之事,这样处理而不那样办,肯定都是有道理的。你想,如果没有那些林林总总的挽联挽幛和一篇镇场子的祭文,那将是多冷落的场景呀,而有此门面装潢,最起码死者家属的内心里多一点慰藉。水灾也一样,抬眼一看,一片汪洋,屋倒房塌,人或为鱼鳖,惨将兮兮,那多伤士气。

       不过,任何事都不能玩过火了,给人写挽联也一样。如果盼着某人死以得来写挽联的机会会怎么样?当然很滑稽,但不是没有过,钱钟书对这一荒谬现象也有过感叹。如果某人还没死就有人拟好挽联的话又会怎么样?当然就更加离谱了。据清代李伯元的《南亭笔记》记载,鼎鼎大名的曾国藩就习惯以给人写挽联作为练笔手段来提高写作水平,有时还给活人写挽联。活人忌讳死,当然也就就偷偷地写了。某年新春,好友汤鹏到曾府拜年,无意间发现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十几位曾氏好友一一被曾“敬挽”一番。汤鹏大怒,拂袖而去,自此与曾国藩断交。虽然曾国藩后来再三道歉,汤鹏还是不理他。当时还有一位将领,名叫江忠源,在泸州任上的时候,遇到客死他乡的朋友,都会出钱买棺材,将朋友埋葬或送回家乡。当时就有好事的人编了这么一个段子,将曾、江二人的事都写上去,即:“江忠源包送灵柩,曾国藩包做挽联。”曾、江二人听了,“干笑而已”。

       不过另外一种情形就另说了,那就是自挽联。这事说不好听点像骂人,如果别人骂自己混毬蛋,怕没几个人甘愿默认的;而如果自己骂自己混毬蛋呢?那随便骂。岂止是随便,如果当着众人的话,还给大家伙一种此人不错能反省自己的感觉,最终成了一个推销自己的广告。

       所以,古代的许多文人学者闲下来时,就琢磨此事;当然,也有人将之作为遗嘱,只是采用了挽联形式罢了。这些东东至今读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或为游戏调笑,或叹身世悲凉,或感情态苦寒,或悲前缘尘悟,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以下就是一些勘破红尘之士们的自挽联,权作奇文之赏。

        昆明大观楼著名长联的作者孙髯翁终身布衣,晚年困顿竟致卖卜为生。乃作挽联一副送别自己,联语云:“这回来得忙,名心利心,毕竟胡涂到底; 此番去甚好,诗债酒债,何曾亏欠着谁。”其另一副自挽联为:“五十年经史罗胸也喜饮酒也喜看花开平丧乱饱经过百事无成只诗卷长留天地;八十载光阴弹指不愿升仙不愿作佛宝贵功名如梦灯一端最好有书香付与儿孙。”

       清末维新派领袖,政治活动家唐才常自挽:“七尺微躯酬故友,一腔热血溅荒丘。”

       齐白石自挽:“有天下画名何必忠臣孝子;无人间恶相不怕马面牛头。”

       毕沅,清代重臣,死后葬祖茔。其自挽联:“读书经世即真儒,遑问他一席名山,千秋竹简;学佛成仙皆幻相,终输我五湖明月,万树梅花。”

       近世湖南籍文人为挽联高手,平日高爵显位之家多邀其撰挽联。晚年困以生计,赖门生馈赠度日,乃作自挽联云:“平生惟作挽词多,试看吴道子临到盖棺,能有几十幅佳章,送来悦目?今世又拼穷饿死,非得赵元帅亲自画押,许我数十万家产,誓不投胎!”哈,老先生看来是穷怕了。

       把死看作是一次远游,也算妙喻。晚清文人杨绍基在临终前写过这样一副自挽联:“枉读十年书,叹今朝黄土埋文,当日悔抽人似茧;休灰千里志,待再世青云得路,那时豪吐气如虹。”

       临死作联而“幽他一默”者亦有其人。其联曰:“百岁一刹那,把等闲功名富贵,付之云散;再来成隔世,似这样妻子儿女,切莫雷同。”横批竟是“这回不算”四字。自挽者同妻子儿女开了一个玩笑。所谓“这回不算”,完全是戏谑之辞。读之颇感滑稽,令人忍俊不禁。

       也有人对死就不那么放得开,一落第士子的自挽联道出科场无限辛酸:“五千里南辕北辙,看人富贵受人怜,落拓穷途,何处洒狂生涕泪; 十一试东涂西抹,呕我心肝摧我命,仓皇歧路,再休提名士风流。” 《楹联丛话》记载,这位读书人病死于旅舍,其境惨恻。

        联语作者中还有“豪放”一派,一狂生题其生圹(生前营造的墓穴)联曰:“月白风清,此处更容谁卜宅; 磷烟焰聚,平生喜与鬼为邻。”哈,此联若译成大白话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你敢前来试试看。

       还有更“豪放”的,西湖僧人小颠,无病无痛即欲预住生圹:“老屋将倾,只管淹留何日去?新居未卜,不妨小住几日来。”,瞧瞧这前卫心态,把小住生圹看作小媳妇回娘家似的。

     清末民初的政治活动家杨度,1932年,他在上海病逝前,也为自己撰过一比自挽联:“帝道真如,而今却成过去事;医民救国,继起自有后来人!”
  1929年,共产党员熊亨瀚,被国民党反动派禁于狱中,临刑前,也写过一比自挽联:“十余载劳苦奔波,秉春秋笔,执教士鞭,仗剑从军,矢忠于党,有志未能伸,此生空热心中血;一家人悲伤哭泣,求父母恕,劝兄弟忍,温语慰妻,负荷嘱子,含冤终可白,再世当为天下雄!”
  抗日名将谭天觉,黄埔六期毕业,抗战负伤被俘,日军将其押送南京,汪精卫汉奸政府逼诱其投降,谭严辞拒绝,殉难狱中。死前,他自撰挽联一副:“有四亿炎黄子孙,誓洒血抛头,何难杀敌挥戈,踏平瀛岛;集万千中华雄鬼,仗英魂烈魄,正好随征助战,收复神州。”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