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数字入诗,其妙无穷  

2016-07-25 00:08:17|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语道:“一是一,二是二”,不过,此判断只适用于数学和社会学;在诗歌里,“一”不一定只代表一,“二”也不一定二。小学课本里那首叫《山村咏怀》的古诗(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楼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就是明显的例子,“一望”肯定不能说成“望了一次”;“烟村四五家”里毫无疑问有桃源之乐,鸡犬相闻之意在其中。唐人张祜《何满子》(“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四句四个数字构成了全诗的骨架,骨架一旦抽去,血肉无着,诗的生气亦荡然无存。诸葛亮《梁父吟》(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 长空雪乱飘,尽改江山旧 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 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 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里的“一夜”与“万里”同样相互映衬。其他诗句虽没有直接出现数字,但很明显,数字仍然像幽灵一样游荡其中,充分显示了诸葛亮独步天下,与众不同的精神气质。

       这种艺术手法在古人那里那是纯熟无比,拈手即来,像王之涣(《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白居易《长恨歌》里“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嵌入了“一”,“百”,“六”,实际还有:“眸”乃双眸,“六宫粉黛无颜色”则更具杀伤力,全部歼灭呀。无名氏的《春愁》“一春花事一春愁,十二珠帘十二楼。千万愁中听百舌,两三枝上五更头”四句八数字,腾挪跳跃,恰到其好,令人眼目一新。

       杜牧的《赠别》写少女“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似乎连空气里都弥漫着鲜嫩清新的味道,杜甫“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绝句》)比当代诗人顾城的《远与近》(你,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不论是写景还是状物,暗寓还是抒情,都不在一个当量级里,一个是关老爷手里的青龙偃月刀,一个是烧火丫头的拨火棍。

       有画家总结出画兰的秘诀:“一笔长,二笔短,三笔破凤眼,撇叶关键是提按。有折有转有穿插,有粗有细要舒展。用笔稳健又潇洒,笔笔到位须大胆,两笔三笔来收根,齐而不齐有聚散。有放有收有向背,切莫三笔交一点。”实际上也是古代文人画的特点,那就是:简洁,写意,一两点浓浓淡淡,三两笔虚虚实实,足以。这一美学思想同样也适用于诗歌审美。晏殊《破阵子》有句“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景致散淡;同是描写春色,数字在宋李山甫《寒食》“有时三点两点雨,到处十枝五枝花”,则兼具写实。杜甫“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两三人”(《与朱山人》)、温庭筠的“弱柳千条杏一枝,半含春雨半含绿”(《题望苑驿》),从“四五”到“一二”,从“一”再到“半”,简之又简而深得其妙。李白的“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宣城见杜鹃花》)、元人徐再思的“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双调水仙子]夜雨》)读时须放慢节奏,一词一顿,方能更体味出底蕴。杜牧“四百年炎汉,三十代宗周,二三里遗堵,八九所高丘”(《洛中送冀处士东游》),区区二十字,四个数字,涵盖的却是一部中国历史。

        数字利于简,也长于夸张,杜甫的“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和“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古柏行》)、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望庐山瀑布》)。其雄浑气势的营造,也是数字的功劳。

       因数字的多少,文学史还有一桩公案。明代杨慎——就是《三国演义》开篇词作者——在其《升庵诗话  卷八》里说:唐诗绝句,今本多误字,试举一二。如杜牧之《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云:“十里莺啼绿映红”,今本误作“千里”。若依俗本,千里莺啼,谁能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若作“十里”,则莺啼绿红之景,村郭、楼台、僧寺、酒旗皆在其中矣!

       对杨的这一解说,清人何文焕反驳道:
  升庵谓“千”应作“十”,盖千里已听不着、看不见矣,何所云“莺啼绿映红”耶?余谓:即作七里,亦未必尽听着、看得见。题云〈江南春〉,江南方广千里,千里之中莺啼而绿映红焉,水村山郭无处无酒旗,四百八十寺,楼台多在烟雨中也。此诗之意。意既广,不得专指一处,故总而命曰〈江南春〉,诗家善立题者也(何文焕《历代诗话考察》)。

       真难想象,像杨慎这样的学者居然也犯小儿科之病人,察其缘故,就是以数学思维来解读文学,圆凿而方枘,龃龉而难入。而杨慎也是个大文人呀,只怕是,那一刻脑子短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