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仁理老汉  

2016-07-06 00:24:03|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理老汉年轻时曾在地方戏剧团里混过几年,专攻小生,功底扎实,舞台效果极佳。男人嘛,外形俊朗,嘴巴乖巧,那就仿佛吕布有了方天画戟,关羽得了赤兔马。开始时——那时该叫仁理小伙吧——因男女之事屡遭诟病,倒也不是仁理小伙有多任性多花心,而是多方招架,疲于应付的因素更多一些。这老天爷简直就是个最无厘头的促狭鬼,你越是缺什么,它偏不来什么,而你越是不缺的物事,它越是殷勤地来,想挡也挡不住。就像南涝北旱的天气,一边是越涝越雨,一边是越旱越是天天一个大日头。不过即便这样,也没啥,剧团里的男男女女是干啥的,演戏的嘛,戏如人生,戏子无义呢。可后来,团长老婆与仁理小伙居然也有了一腿,这下事情严重了。仁理被定性为坏分子,被开回家,坏分子的帽子也一并拎着。

       当然,这些是从大人那里断断续续听来的。我到十头八岁大时,仁理小伙已然头顶半秃,牙齿摇落,年逾花甲的老汉,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风采。不过,从脸部轮廓和尚显矫健的步点里,依然能够感觉到非同与一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的农人的一点雅致。

       仁理老汉的活计是生产队的饲养员,队里共有两匹马——一骟马,一儿马;五头骡子——两头驴骡,三头马骡;八头驴子和七头牛。儿马自然是母马生的,不过这个可怜的母亲半年前死于车祸,好在儿马当时只是跟着,不驾车,故而得以保留一支血脉。

       这些长腿子(马骡驴)短腿子(牛)们的饲养看护任务就由仁理老汉和另一个老头来担任。

       那时家家户户的孩子都多,跟我年龄不相上下的孩子最起码比生产队饲养的牲畜数量还多,男孩子们日日放学之后以及星期天的事情就是割草,背回来交给饲养场,过秤,最后折算成工分,补贴家用。俩老汉则把负责把青草切碎,和干草,黑豆(牛的话添加棉籽饼)拌匀,喂给那些张嘴货。

       俩老汉都爱下象棋,我几乎每次背着一大捆草等待过秤时,那棋总是走到了要紧板眼处,自然顾不上。也好,就蹲旁边看棋。一看再看,便学会了。一两年后,便把俩老汉下得没有一点招架。

       那时孩子们的性教育都是在自我摸索和大人的玩笑里完成的。有一回,一个小男孩回家对正在灶膛前忙乎的娘说:“娘,你嘴边蹭了一点黑。”为娘下意识一摸,孩子大笑:“摸x哩呀你。”那母亲也扑哧一声笑了,待到举手给儿子一点厉害时,孩子早颠儿了。甭问,这是仁理老汉教的。

       晋南一直盛产棉花,棉籽可榨油供食用(现在几乎没人吃棉籽油了,据说其含有的酚酞对男性生育能力影响很大),我们村便是一个以榨油为主导产业的村子,许多“换油郎”也因此应运而生,该业务说来也简单,就是拉上油去到别村走街串巷去换回棉籽,再榨,中间赚一个差价。有一回,一个寡妇家里没棉籽,可非要油不可,缠住换油的小伙不放。小伙想,总不能让她白沾便宜吧。于是提出要怎么一下,没想到寡妇慨然答应,弄得小伙倒没了主意。干脆,再难她一下,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要将寡妇捆绑起来才能怎么,否则的话自个儿的家具不给力,好事成不了。寡妇说,那就按你的来吧,你给油就成。于是小伙将寡妇绑在板凳上,嘿呦过了,小伙翻身就走。等到寡妇挣扎一番,自行解开绳子,小伙子早就没影了。

       这故事也是仁理老汉讲给包括我在内的一群男孩子听的。那是个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年龄,当时想,那寡妇也未免太傻了吧,做就做呗,还让对方把自己绑起来,岂不是自己挖坑埋自己?许多年后,方才知道男女之间居然真有这种捆绑游戏。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只是不方便写出而已。

       到了冬季,昼短夜长,孩子们还是爱往饲养场里汇聚,因为那里生着一座焦炭炉子,一般人家连黑炭都烧不起,焦炭炉子那就更不用说了。玉米面发糕经火一烤,吃起来格外香脆可口。仁理老汉便又开始讲那些骚故事,到了夜深一点,就换个版本,开讲鬼故事。孩子们越听越入迷,越入迷就越不敢回家。现在想想,仁理老汉讲到后来时嘴角眉梢都泛着促狭的笑,坏坏的。当然当时光顾鬼了,这些小细节是发现不了的。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仁理老汉的骨头怕都早已沤烂了,但吓唬孩子们的那些话依然如昨:你回吧,你家街门一打开,门梁上就有个吊死鬼,眼珠子外凸要蹦出来,舌头长得能拖到地上。

       除了这些色故事,鬼故事和坏坏玩笑外,仁理老汉还有一点“遗存”为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据说现在的谁谁谁和某某某就是仁理老汉的种。当然,确凿的证据是没有的,但细瞅瞅,那谁谁谁和某某某还真与仁理老汉有几分像。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