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把杯酒、浇奴坟土  

2016-09-18 01:50:21|  分类: 长歌当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四载:“戴石屏先生复古未遇时,流寓江右武宁,有富翁爱其才,以女妻之。居二三年,忽欲作归计,妻问其故,告以曾娶。妻白之父,父怒,妻宛曲解释。尽以奁具赠夫,仍饯以词云。夫既别,遂赴水死。可谓贤烈也矣!”

       意思是,南宋词人尚籍籍无名之时,曾经流落至江右武宁(今江西)寓居。有一个当地富翁很欣赏戴的才情,便把女儿嫁给了他。岂知婚后仅仅三两年,戴忽然要回原籍,妻问缘故,戴不得不以实情相告,原来戴在老家已有妻子。妻将此事告知乃父,大怒,戴妻于是再三解释,为丈夫圆场,这才使事情得以收场。戴离开时,妻将当初的嫁奁皆尽相赠,毫无保留,还写了一首诀别词以表心迹。丈夫走后,戴妻投水殉情。察其一生,可谓贤妻烈女,世之少见。     

       上述“仍饯以词云”的那首诀别词《祝英台近》是这样写的:

         惜多才,怜薄命,无计可留汝。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
         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
         捉月盟言,不是梦中语。
         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大意为:因爱慕你的才华而嫁与你,是小女子的幸运;留不住你,是小女子命里无此福气。大约也是老天爷的安排吧,没什么好怨的。然则夫妻一场,一日夫妻百日恩,离开实在是一种痛苦,但又能怎么样呢,也只付与一纸断肠句;岂料写罢更加心碎,恨不得将笔墨未干的花笺撕个粉碎。离别的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可惜勾不住你前往的脚步。罢罢罢,任什么也只能认命了。女人一生,男人就是主心骨,就是主宰,如果抽去了主心骨,没了主宰,空空荡荡,无依无着,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这是结缡当初的想法,也是现在的心曲。老天爷作证,此言绝非妄语梦呓,而是小女子的真实心迹写照。如果你一去不返,那就算了,倘然重来,你就会看到,小女子我把你我的这场缘分看得多么重要。如果还残存一星爱意,那就请你一定亲手酾一杯浊酒于小女子的坟头。这个小小请求,夫君可否予以满足?

       戴复古,南宋著名江湖诗派诗人。字式之,常居南塘石屏山,故自号石屏、石屏樵隐。天台黄岩(今属浙江台州)人。一生不仕,浪游江湖,后归家隐居,卒年八十余。想必当年在江右,大约二三十岁吧。问题是,即便再愚蠢的人,也能从妻子的诀别词里读出奋死不辞的决心来,即便是爹死娘殁,为啥子当初不把事情办理妥帖再走呢?毕竟牵涉一条命的存否嘛。俗话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现在你是夺命,何况还是对你万般怜爱的妻子?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位大词人,可真不是个东西。当然,戴当时有嘛难处,就只有天知道了。

       再看戴妻,还真了不得,算个无名氏罢,吟句赋词的能耐真不在夫君之下,与戴牵手,真是珠联璧合。然而这么一个冰雪聪明,伶俐敏慧的女子在生死观念和生命价值的认知上,却如此的愚陋执拗,可真令人无语。是的,身为富家女,给人做小自然难以接受,不过打其时其景来看,主要还是个心理认知嘛,如果打定主意,坚持自我认定老娘就是正妻,不就完了嘛。再说即便从今往后不能同床共枕,咱和和气气分道扬镳不也挺合常理呀,为啥子竟一头扎进水里,视死如归?

       有宋两朝,真是一个繁星闪烁的年代,也是一个憋屈而奇怪的时季。

       再回到千年前的当时。妻子赴水而死十年后,戴复古这丫挺的还真回来了,满怀对亡妻的怀念与歉疚,在妻子的坟头浇下一杯酒,并且写下了一首《木兰花慢》:

         莺啼啼不尽,任燕语、语难通。
         这一点闲愁,十年不断,恼乱春风。
         重来故人不见,但依然,杨柳小楼东。
         记得同题粉壁,而今壁破无踪。
         兰皋新涨绿溶溶。流恨落花红。
         念着破春衫,当时送别,灯下裁缝。
         相思谩然自苦,算云烟,过眼总成空。
         落日楚天无际,凭栏目送飞鸿。

 

       大意为:时届春日,莺啼有泪,红谢无痕,我回来了,出现在你的坟头。任再多的絮絮叨叨,再完美的解释和道歉,你也听不到了,就像鸟语与人声的终究不相通。十年来,萦绕心头的痛苦从未有过星星点点的的减弱,即便在风光明媚的春天里,也不能够稍稍排解我心底的沉重。你遗愿犹在耳畔,我不能不回,你年轻俏丽的身影自然是看不到了,但你我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却依然历历。春日迟迟的小楼,楼东那袅袅柳丝皆一如昨日。你我当初相识时各自题诗的那堵粉壁已然不见,很是遗憾。曾经印满你我足迹的那方小池,岸边兰气馥郁,如今依旧像当年一样涨满春水。唉,就像眼前的流水落花一样,一切都成了往事。此刻的我,身着的这件破旧春衫,就是当初临别时你送我的呀。我清清楚楚记得,这是你前一日晚上亲手赶制出来的。不说了不说了,想念之苦只该深夜入静时的自我咀嚼,说多了反显得矫情。这不尽的哀痛,就交给自然时光吧,白云苍狗,时空荏苒,暧暧暮色里,夕阳惨淡,凭栏目送,点点飞鸿,绝眦而逝。

       一吟三叹,真可谓绝伤凄美,哀怨低徊,不过读后还得付一口“哦呸”。如果一个妻子的殉情,只是提供了一个才子夫君的创作题材,此外空空如也,那么,这样的文人轶事,还是打住吧,最好就此一桩,再无后例。再唯美的杰作也不抵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更值得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