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乐盲  

2016-09-25 01:23:34|  分类: 歌以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笔之前,脑子里倏然冒出“乐盲”一词来,那就它吧。

       譬如文盲,不等于其人不擅语言表述或脑壳糊涂,只是不大识字,写字呢基本不会,如此而已,对不?

       对,笔者自己就是个乐盲。大半辈子过去了,至今不识简谱,琴曲古谱与西洋的五线谱那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天书。

       回想造成这般困顿和傻气的原因,大约是打小,不,打耳朵能够捕捉外界声音之后便缺乏一个音乐氛围。幼时倒是听过母亲唱民间歌曲什么的,但很少,蛮好听,不过母亲似乎更擅长讲故事,绘声绘色,极富感染力。从其他家人那里,愣是没听到哪怕是一句简单哼唱。家里面的乐器,更是没有任何一件,哪怕再简陋。

       成长于这样一个环境里的孩子,你说让他别说成为一个音乐家,即便粗通乐理,那也是奇迹。

       童年——严格说是与生俱来的那个家庭氛围和耳闻目染——很重要很重要,不敢说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前程,但至少注定了未来的很多结果。有次读他人文章里一句不经意的话:读名著是少年的事情,心里陡然一震,还真是,回想一下半生的阅读,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少年甚至童年接触最早的那些绝然称不上经典的书籍;中年之后倒是有点学识了,阅历也丰富了,但读罢的东东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哪怕是名家所谓的呕心沥血之作,照样挥发得一干二净了无痕迹。上世纪刚刚恢复高考时,录取率极低,村子里那些中榜者光宗耀祖很是荣耀,一些在村里经常抛头露面的老子很不服气:我家儿子比他聪明多了,怎么会没考上呢。——承认你家孩子的确聪明,但满院落里愣是找不到一片带字的纸(那时人穷,有片废纸会很快被节俭而干净的主人收罗到厕所当手纸用),书本就不用说了,累赘而多余,看着都添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潜移默化,成为一个手脚勤快的后生那就不错了,指望其考上大学,那是痴人做梦。

       有点绕远了,赶快回来。虽然是个乐盲,但音乐天赋还是有点的,一些歌曲学唱起来还是蛮有韵味的,尽管只系自我感觉,但大抵还是有份把握的,比起那些一张口就走掉的歌声来简直就是天籁了。生活里接触到的那种但出口便信马由缰且自觉不到的家伙太多了,早先的一位球友和身边的孩子他妈便是两个现成例子,歌声打喉间一出来便怪腔怪调,几乎每一个音符都不准。球友面对笔者的讥嘲嘿嘿一笑,而老婆就不干了,马上反击。渐渐,老婆连随意哼哼都很少了,唉甭问是笔者的多嘴惹的祸。

       音乐也是个万花筒,笔者相对比较喜欢的两三个面儿是:中国古典音乐像古琴曲什么的,《二泉映月》之类也很受用,民歌民乐也颇心有灵犀,蒙古族的马头琴也很中口味,流行歌曲一般般,不喜西洋乐曲和劲爆时尚的东东。

       前一段小区里有户人家嫁闺女,招来了一支可能是不用付费的民乐队,有个老家左权的老师开唱左权民歌《桃花红杏花白》,听得人心里酸酸的,不是歌者的唱功有多好,而是歌声本身的旋律以及所蕴含的情景实在动人。类似的感动是数日前在电视上听到一个小女孩演唱《九儿》时的内心涌动,这篇小文就是笔者在电脑上重新找到《九儿》在其如泣如诉的回环声里写就的。

       除了上述两首外,腾格尔的作品和江涛的《愚公移山》也曾经令笔者坠泪。

       但总的来讲,能够让笔者陶醉其中的作品似乎很少,也许与从不主动接触的态度有关吧,就像笔者那句有点抬杠的话:我为什么要付出那么昂贵的票价看你的演出呢,我还想让你掏银子听我唱歌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