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题壁诗  

2017-01-24 04:14:09|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临安邸

 

       题壁诗是古代诗歌中的瑰宝,是一种值得研究的文化现象。顾名思义,题壁诗都是题在墙壁上的,不过墙壁又有寺壁、石壁、邮亭壁、殿壁、楼壁之分。就像人,出生于不同的家庭里,未来的命运或出息或没落或草根或官宦或富贵或贫穷或鼎鼎大名或默默无闻一样,落脚于何处,立足点不一样,所抒发的情感当然也是不一样的。你说紫禁城的红墙绿瓦与杨白劳家豆腐坊的土墙草厦哪能一样吗?

       就知名度而言,宋苏轼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大概是最有名的,也是以庐山为题材的诗歌里最出名的。颇公就是坡公,不服气不行。你我去了,就满天云雾,想到的大概只是爱情的朦胧,男女的暧昧和皮袍里的那点隐秘,而人家去了,成就的是一部哲学和“荡胸生层云”的气概。

       唐寒山题于天台山石壁的一首无题诗:“一住寒山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闲于石壁题诗句,任运还同不系舟。”就本诗来看,作者 “信手拈弄”,“机趣横溢”的艺术风格依然,而内容里似乎隐隐有那么点对尘世的眷恋。于世间无数的红男绿女,那就是,婚也结了,娃也有了,女人虽对男人不甚满意,那又能怎么办?凑乎着过吧。《全唐诗》寒山小传:“尝于竹木石壁书诗,并村墅屋壁所写文句三百余首,今编诗一卷。”可见寒山之诗均题于壁。他在一首无题诗中宣称:“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三字二十一,都来六百首。一例书岩石,自夸云好手。”寒山题壁诗总数达六百首之多。可惜一大半业已散失。

       无名氏题于邮亭壁:“山月晓仍在,林风凉不绝。殷勤如有情,惆怅令人别。”山月林风倒是很对脾胃,也殷勤有情,但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不是像孙悟空一样打石头缝里蹦跶出来的,而有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牵挂,有父母有子息,有亲情爱情世情风情交情恩情柔情私情友情友情等等等等,不由人不惆怅啊。

       无名氏题于殿壁:“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薰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此殿者,佛殿也,如大雄宝殿类是也。置身大殿,自然的凉快那就不用说了,而来自佛性的凉意才更沁人心脾。

       《水浒传》笫三十九回《寻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中,及时雨宋江杀死阎婆惜之后,被发配到了江州,在江州浔阳楼酒楼璧的显眼处酒醉后题写下了《西江月·自幼曾攻经史》一词(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之后,又觉得意犹末尽,又写下这了下面首诗作:“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一词一诗其实不咋地,但颇符合人物的心理和性格,也与古人的习惯吻合,也是小说作者人物塑造的一个得力情节,真实由宋江创作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一名句很是让人揣摩玩味不尽,其便来自一首题壁诗,即唐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在传抄的过程里,“竹”被错讹为“曲”,但此也“错讹”堪称绝笔,因为随后的“幽”与“深”有了细节的衬托。

       宋林升的《题临安邸》其知名度不亚于苏轼的《题西林壁》:“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众所周知,笔者就不啰嗦了。宋无名氏也有一首于此构思相近的《题壁》诗:“白塔桥边卖地经,长亭短驿最分明。如何只说临安路,不较中原有几程!”地经者,地图也。意思是,只有卖临安地图的,可眼下用不着呀,急用的当地地图却没有。唉,距临安外千里的这大片中原地区,是不是被官家已经忘记了或者干脆就当成了人家的地盘呢?

       据《宋诗纪事》卷九十六:“宣和癸卯,仆游嵩山峻极中院,法堂后檐壁间有诗云:‘一团茅草乱蓬蓬,蓦地烧天蓦地空。争似满炉煨榾柮,漫腾腾地暖烘烘。’其旁隶书四字云:‘勿毁此诗。’寺僧指示曰:‘此四字司马相公(按:指司马光)亲书也。’”“榾柮”者,树兜即树根也。诗以烧茅草和煨榾柮两个比喻说明了一个道理:暴发户往往来如风雨,去似微尘;而老老实实循序渐进的人却能顺利地到达目的地。这也是刚刚逝去的山西文化名家,古文字学家张颔最喜欢的一首诗。

       唐元稹的题壁诗《骆口驿二首》其一云:“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尽日无人共言语,不离墙下至行时。”元稹甚至尽日“不离墙下”,欣赏题壁诗而津津有味,可见官壁、驿墙壁题诗之多。唐宪宗元和间,白居易、元稹诗歌盛行一时,题元、白诗歌于壁者到处可见,据元稹《白氏长庆集序》:“二十年间,禁省、观寺、邮候墙壁之上无不书,王公妾妇、牛童马走之口无不道。”元、白二人也不少亲为题壁。

       无论城市村野,无璧不诗,堪称一道绝美风景吧。只可惜,今人早已没了那份雅兴,更失去了那一腹诗怀。世间最令人惆怅者,莫过于此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