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砘子 (微小说)  

2017-01-05 00:23:28|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知情的老辈人说,砘子他妈其实是生了三个儿子,砘子是老三,前两个是碾子和磙子,听名儿倒是都挺硬气,铁石一般,命却糟酥得仿佛土坷垃。这不,兄弟仨里只活下来一个老幺砘子。照算命先生的说道就是:落生是三个,但命里只有一个,活下来的这个,还是个穷命。

       果然神算,砘子的爹娘早早就过世了,十来岁的砘子开始独自生活,学堂的门朝哪开也不知道,懵懂懂睁眼瞎一个,能不穷么。俗话说,傻小子睡冷炕,全凭火力壮,人家都没事,偏砘子一睡就招风了,从此就成了歪嘴。村里人叫歪嘴不叫歪嘴,谑称“不服气”。

       十七八岁时,该说得媳妇了,可大字不识一个的穷小子,家徒四壁,连窗户纸都买不起,还是个不服气,哪有闺女肯嫁?倒也舍事,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还好,有把子力气。

       生产队里有一头性情暴躁的大牤牛——南方人谓之牯牛,即未经去势的年轻雄性公牛。队长派活时,大家就说:大牤牛谁也使不了,单服砘子,不服气么。噢,那就归砘子使吧。从此,大牤牛就成了砘子的专用牲畜。莫非大牤牛的一对犄角真对砘子角下留情吗?当然不是,谁让你没爹没娘还是个歪嘴呢。

       一晃,四十多啦。真打一辈子光棍吗?砘子心里也着急,眼看着就要断了香火呀,可着急归着急,满街的女人那都是别人的媳妇。

       好事终于来了,登门的媒人告诉砘子:三十里外的东庄有个大姑娘,奔三十的样子,就是个头儿低些,可有心思?

       当然有。

       砘子去了一看,天,哪里只是个头低些,明明就是一个缩骨症(即侏儒)嘛,上半身尚属正常,而下半截的双腿却只有一拃长。怎么别人都好好的,这种人这么就缩骨了呢,是因为喝了从未见过日头的天阴水,阴气在体内作祟,阴者主收,被造物主收回去了。

       好在看上去生息繁衍的那套机能似乎影响不大,除了腿短,其他部件跟常人没什么两样。砘子一狠心:娶。

       砘子把媳妇当菩萨似地供着,只承担黑夜床上的义务即可,里里外外的活计均毋需媳妇插手。不是砘子邪火大,而是盼子嗣盼疯了。

       还算灯油没有白费,第三年头上,媳妇怀上了。年底快生时,请来的稳婆不敢承揽,叮嘱砘子:别人家都在自家炕上生,但你媳妇不同,费钱也得到医院。砘子不敢怠慢,早早就候在医院。生时还真费了一番周折,大出血,好在老天爷还算长眼,最后转危为安,诞了个女娃。医生说,半年后再来一趟,需上环,不能再生了,再怀上的话,大的也得送命。

       行,尽管一个,还不带把,也凑合了,听医生的。大了招个上门女婿好了。

       砘子请老先生给女儿取的名字叫来凤,取“家有梧桐树招来金凤凰”之意,暗含未来招婿的意思。砘子不解这些,不过听上去还顺口,那就行。

       一转眼,来凤七八岁了,上学了。可歪嘴爹和缩骨娘出来孩子们取笑的话柄,来凤一赌气,不念了。行,不念就不念了吧,也省得花那份冤枉钱,家里本就穷得叮当响呢,何况屋里还多了个帮手,多少弥补了为娘的不足。

       人倒霉了,喝凉水也塞牙。如果说此前砘子家的状况还算顺利的话,那顺茬的事情就到头了,接下来,毛儿就不那么好捋了。

       来凤十四五岁时,出落得如一朵野山花,俊俏算不上,不过也不丑。老窝在家当然也不是个事儿,恰巧村子里的第一家网吧开了,不读书的来凤便不住地往网吧里跑。砘子管不住,也舍不得呵斥,便愈发不堪招架。

       砘子想,像自个儿这种家庭,招婿须早着手,何况自己都六十开外了呢,同龄者人家孙子都快娶媳妇了。不到结婚年龄?没关系,先办了,年龄够了再不呗。可问题是,打算娶的有,有入赘心思的没,好不容易有一个了,可来凤却看不上眼。砘子干着急没办法。

       来凤丢下家里的一摊子事,天天泡在网吧里,砘子呢急不得说不得,日子就这样耗着。

       有一天,来凤忽然不见了。砘子遍寻不着,晚上时,一个经常跟来凤在一起的女娃过来告诉砘子,说来凤跟网上的一个男朋友也就是相好的跑了,叫爹娘不要担心,也不要寻找。其实于出门最远也没超过县城的砘子来讲,找也白搭。

       此后来凤就一直没任何消息,连过大年也是别人家的鞭炮声伴随自己恓惶的泪水度过,此后的两年也依然如故。眼看着又一个大年要来了,砘子觑空便到村头的大路口张望,却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砘子至今弄不清楚,看不见摸不着,神不知鬼不觉,闺女就怎么就跟人跑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