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说牌位  

2017-11-04 07:38:18|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宗牌位也叫灵牌,神牌,木主等等,不过除了“牌位”外的叫法似乎都不太广泛,如果没有前后语或上下文的垫铺,冷不丁出现,听者和读者怕是都搞不清是个啥东西。

       牌位的样子极像汉字里的“且”,台湾学者李敖在《且且且且且》一文里说:

 

       阮元(清代学者——笔者注)《揅经室一集》有“释且”,中说“古文‘祖’皆‘且’字”,到了小篆出现,才在‘且’字旁边加上“示”字旁,成为“祖”字...... “曾子曰:‘夫祖者,且也’”.......阮元虽然费了很大的劲“释且”,并说“《说文》训‘且’为荐,字属象形”,但他始终解释不出象形象形,到底像个什么形。《说文》说了半天,也说不出像个什么形。其实“且”字明明是像男人生殖器的形。而 .......牌位的运用,正好与传统中的生殖器崇拜若合符节。“主(牌位)以依神”、“木主栖神”,说来说去,都是用牌位做祖先的一个象征,这象征用生殖器做大特写,完成了生殖器崇拜的最有趣的建构。呜呼,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在我们这种专家眼里,文来化去,不过如是耳!

 

       引用得有点多,意在避免一些关键词由笔者说出。倒不是自榜正人君子,而是实在是被博客管理方屏蔽怕了。

       如果认可李敖的说法,那墓碑为什么是你印象里那个样子也就明白了,因为墓碑与牌位实际上就是一回事,或者说,墓碑就是田野化的牌位,而牌位就是小型版木质化的墓碑,二者都是供后人祭拜和敬仰的,区别在于,墓碑厚实郑重,矗立在那让人不得不看,而牌位呢一点大,搁家里祭祀时方便也不咋占地方。

       这一点与墓碑与墓志铭的关系很相似,墓志铭就是埋在墓中的墓碑,而墓碑就是暴露在地面以上的墓志铭。既然一样,为啥要弄成两个呢?墓碑虽石质,但还是会风化掉的,墓碑上的字漫漶不清时,还有墓志铭那个“底稿”在呢。
       牌位说白了就是写上了一些字的一块木板子罢了,当然成了神灵那就得崇拜甚至膜拜,如此一来这块木板子最好由香木来制成,如檀木,楠木,香樟木等等,紫禁城里供奉的清朝皇室祖宗牌位大概就是由这些木材制作的罢。至于一般人家就没这么奢侈了,多由松柏木而成,香木呢即便是想也弄不到。

       牌位一般不经油漆(桐油),道理很简单,家具才用油漆么,而牌位是家具么?保护牌位的匣子是须油漆的,因为是家具呀。

       敝乡有一句俏皮话,说天下不存在什么职位是干的了谁干不了的问题,就像一块三指宽的木板,如果做成了牌位,那就一辈子受人供奉,荣耀之极;倘然做成茅桶上的一片板子(茅桶由许多片木板合缝而成),那就一辈子臭气熏天了。哈,此话有点粗野,但还是有点道理的。

       牌位很是神圣,但终究不过一个简单的小器物,在敝乡一般由木匠做棺材时捎带做成。怎么是捎带呢?木匠受人请托做活,一般完工时要利用余下的边角料做一两件小玩意儿——譬如小凳或马扎——为赠品,这是行规。那做棺材呢,牌位当然就是赠品之一了。

       上述里的“牌位”一词实际并不准确,严格说只是做成牌位样式的木板子。这么一说列位就明白了,就像一尊新落成大佛,如果不经法力深厚的高僧开光,那佛是没有灵性的,只能称之为工艺品。牌位也一样,不经过孝子“点主”,那就不是真正的牌位。

       所谓“点主”跟牌位的写法有关,敝乡一般这样写:“供奉 先考(或先妣)x府君(或孺人) 讳 xx之神主”,但过程不是一蹴而就。当初木匠相赠的不是一块白板嘛,出殡当天,由账房先生(须有一手好字)来写。顶要注意的是:一是不能写错,二是须留下画龙点睛的那一点,具体说就是须写成“神王”,到了祭拜仪式的“点主”环节时,由孝子或孝长子操笔,蘸此前备好的朱砂,小心翼翼点上“王”上的一点,“王”遂成“主”。至此,此牌位方有灵性,也才算成了一方真正的牌位。

       此习俗是有来历的,徐珂《清稗类钞》载:“神主,即木主也。周武王载文王木主以伐纣......初丧即立神主,惟内外二层之主字,均写王字,至受吊之日,有延请贵官达人行题主之礼。题主者,以王字改主字也。须二次,初由题主者以朱笔点之,继改墨笔而主乃成。”

       “主”由“王”来,是不是也有沾点“王者荣耀”之意呢,忖想是极可能的。

       早先的人多写毛笔字,找一个能写美观正楷者容易,以示郑重其事;后来就不行了。笔者祖母当年故世出殡,牌位就由一个不会写蝇头小楷的老师来写的,算自由体行书吧,也只能那样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过了一代又一代,那家中牌位太多了怎么办?簪缨世族,阀阅之门咱不知道,普通人家那就简单了。笔者少年时,有次在村外遇到一长者携一筐子,问曰何往,答:家里这东西(牌位)太多了,碍眼也占地儿,捎带到坟里埋了。想想也只能如此,只不能像垃圾一样随意扔掉吧,烧掉呢那就更不合适了。数十年前农业学大寨,平田整地,一铁锹下去,挖出一堆腐朽沤烂的牌位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所谓的“碍眼”是这样:嘛东西一跟死亡沾边,即便一瞅着不免令人心中愀然,这大约就是现在许多人家干脆没了牌位的缘故吧。说没有其时也不完全准确,而是由贴在墙上的一张黄表纸代替了,上面写着:“x门历代祖宗之神位”,得,全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