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古人纳妾有一定合理性  

2017-11-09 02:08:03|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人一提起古人纳妾的婚俗,无不呈填膺之愤,恨不得上去狠命鞭挞一番。当然,如果一妻多妾,三宫六院,那至少有强行霸主社会资源之嫌(这厢多娶一房姨太太,那厢即多一条光棍嘛,而光棍对社会和谐的杀伤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当年陈胜吴广十有八九就是光棍,原因是古代古代征发民伕徭役,并非抓壮丁,逮一个算一个,而是多少还有点“人性化”的,比如按规定家庭里只一根独苗,则可以免除徭役兵役,而男丁多的,那就必须承担这项社会义务了;而百姓这头呢,家里这么多愣头青,单口粮都保证不了,你想肚皮都难保,娶媳妇那不是更加难乎其难?于是当兵或前往服役就成了一种选择,最起码混个肚儿圆呢),至于无视女性权利弊端那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一妻一妾的话,就有些理由了,存在即合理么。或者说,既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荒唐的,那按照自家的审美标准和志趣口味纳来的这个妾,则更得夫妻之实,也更人道,你情我愿么。

       上述内容似乎有些凌乱,东沟里一犁西垣上一耙,令人摸不着头脑。如果结合下面这首词,就好理解了。

 

                                     水龙吟     (南宋)   丁宥
           雁风吹裂云痕,小楼一线斜阳影。残蝉抱柳,寒蛩入户,凄音忍听。愁不禁秋,梦还惊客,青灯孤枕。未更深,早是梧桐泫露,那更度、兰宵永。        空叹银屏金井,醉乡醒、温柔乡冷。征尘倦扑,闲花漫舞,何心管领。葱指冰弦,蕙怀春锦,楚梅风韵。怅芙蓉城杳,蓝云依黯,锁巫峰暝。

 

       丁宥,字基仲,号宏庵,钱塘(今杭州)人。存词一首,即上述这首《水龙吟》,其次是与吴文英有交游,吴有赠宏庵词多首,此外其他事迹(今人)就概不知道了。如此说来的话,十有八九与吴文英的脾性和经历(一生未第,游幕终身,最终“困踬以死”)差不多。

       很明显,这是一首吊亡伤逝之作。原来丁宥曾娶过一位小妾周氏,号得趣居士。其色艺双全,不仅美貌过人,并且能歌善舞,琴棋书画、填词作赋无所不能,甭问夫君丁宥对其特别钟爱,夫妾彼此如鱼得水。然而不幸的是,“红颜薄命”这句讖言在这里又应验了,周氏不幸早逝。丁宥此词即为伤悼而作。对于周氏,吴文英在《高山流水》序中曾有描述:“丁基仲侧室善丝桐赋咏,晓达音律,备歌舞之妙。”可见周氏在当时应为许多词人熟悉和佩服,其亡后,丁宥之黯然神伤可想而知。

        词的大意是:秋风将云彩吹成败絮模样,夕阳里的小楼黯然兀立,似乎在盼望曾经的女主人的归来。过气的秋蝉紧紧地抱着栖身的老柳哀叹末日的到来,蟋蟀躲进庭户人家的床下避寒也只是暂时的勉强栖身,苟延残喘,它们凄凉的鸣叫让人不忍心闻听。秋天本就是一个容易蔓延滋生忧愁的季节,何况人在异乡,再何况梦中出现业已亡故的红颜知己,其情形就让人倍加伤感了。惊醒后的我面对青灯孤枕不禁潸然。远处梆声响过,夜尚未深晚,正是梧桐滴挂露水的时间。她在世时,我们在这个时段里,常常偎依在一起,祷祝美好的长夜永远不要过完......距天亮还有两三个时辰呢,我不知道,将怎样熬过这多漫长且恼人的时刻。       对着熟悉的屏风和庭院不禁长叹,物是人非,好叫人心酸。无数次我从酒醉之乡中醒来,可温柔乡里那个最重要的人早已远去,从此温柔乡成了伤心地。说不清多少回,当仕途劳累神情疲倦、花絮漫舞人闲景灿时,你不在,这些事有谁能操心打点。你的离去,于我,即便世上最靓丽的景致也变得索然无味。又有多少次,你的形象会倏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你那玉葱样纤细白皙的手指拨动着琴上的银弦;你满腹的才华辞赋妙如锦缎;你南国娇梅般美和风韵非凡更是令我深深迷恋。惆怅芙蓉国里的美妙姿色杳然不见,蓝桥仙云依然却不知云英何往,我与你的巫山情结将被牢牢地闭锁在这深深的夜晚里,无法释怀。

       点点滴滴,丝丝缕缕,九曲回肠,一阙未尽,词端的不错。

        惫懒鄙俗的笔者却在想,词人写此词,其正妻应该还健在吧,如果要读到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哈,真是读三国掉眼泪,纯粹瞎操心,说不定正室是个斗大的字识不得半箩头的蠢懒妇人呢。而如果真这样的话,这位才华非凡的词人又是怎样将之娶回家的呢?那大约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类吧,甚至可能是指腹为婚的结果呢,你说是不?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