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看雪  

2017-12-15 07:04:42|  分类: 歌以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醒来,天光似乎比往常亮堂,临窗一瞅,有点刺眼,竟是个雪天儿,残存的那点朦胧梦境随之彻底消散。探身俯看,树木们光秃秃的枝桠末梢统统给镶上一道绒乎乎的银边,极具古画里远山近树的意境,据说挂于枯树枝头的雪是极难画的,过则虚假做作,不足呢无从体现,总之能够妙手天成的不太多。趴卧在楼下的轿车和SUV们在简单得多,没那么多讲究,一概变成了由白色泡沫塑料做的演出道具。

       雪天里的麻雀也与平素不同,通身的羽毛蓬松了许多,像本来身姿苗条女孩子穿了件过于肥大的羽绒服,失去了晴天时的从容,多了些觅食的急切。五六只小狗则毫无顾忌在雪地了撒欢儿,充满了童趣,那是一只流浪狗一个多月前下的狗崽子。这些幼小生灵大概是第一次见到雪吧,反正食物是不用考虑的,那是做母亲的事儿。倏然间想到了自己幼时第一次穿雨鞋——从别人家借来——的情形,踩在泥泞路上那不尽兴,放着正道儿不走专往水洼里蹚,新鲜呗。

       已积了数寸厚,从其纷纷扬扬,漫天飞舞的架势上看,一场大雪是毫无问题了。

       雪天固然好景致,但一直以来,更喜雨天儿,原因是自幼在村里长大,农村的孩子之所以在“智(识)体(育)美(育)”方面不及城里娃当然不是不够聪明,而是贫穷惹的祸。犹记幼小之时便开始了每天放学之后割猪草或拾柴火的日子,前者在夏秋季,后者则在冬春,此外还需喂猪放羊推磨拉碾拾粪捡穗什么的,农村的活计那是个无底洞,永远没有干完的时候。稍大些,在冰天雪地里学大寨平田整地,在朔风怒吼的当日铡切玉米杆沤肥,黑夜加班浇地亦是寻常。只有一种天气下能歇息一下,那就是雨天儿。如今屈指算来,后来能够考取大学中文系,全赖青葱岁月里的那些雨天儿读了些文学作品,像《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等等。

       宋末词人蒋捷有一首很著名的《虞美人   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词当然很好,但当初一接触,读至“鬓已星星也”时,觉得前一句如改成“而今看雪僧庐下”意思更连贯,细节也更形象,鬓白与雪白更吻合嘛。可再接后句就牛头不对马尾了,索性再改下去:“而今看雪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觉醒来、天地白茫茫。” 韵脚呢本人不懂,单下阕的意思似乎也有点趣味,但与上阕的“少年听雨”和“壮年听雨”又连不上了,何况人家题眼就是“听雨”,便越发不伦不类了。苦笑,作罢。

       人过中年,才渐渐悟出了雪的韵味,那就是内敛沉静,不卑不亢,既不像夏雨那么张狂蝎虎,也不似秋雨的凄苦烦琐,春雨倒是随风潜入,润物无声,近乎雪的无声无息,只可惜吝啬得要命,少了点下雪时的酣畅淋漓。

       是的,只有雪,只有雪天儿,才能使人从茫茫然的情绪里滋来一种静谧、和谐、悠远的美妙感觉,红尘雾霾里沉积的邪火和躁气也为之徐徐消退。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