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昨日记  

2017-12-25 12:24:08|  分类: 歌以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是本年度十二月二十四日。

       这几天博文被连续屏蔽,计有四五篇,心情不爽。最无厘头的是其中一篇《牙疼党》,闲聊与牙疼相关的名人或非名人的闲事——“牙疼党”一词就来自鲁迅笔下——居然也遭幽闭,感觉就像一群嫔妃宫女在伺候一个性情反复无常的君王,你压根儿弄不清主子哪阵儿脑子进水,哪阵儿又在发脾气之中,哪阵儿虽没进水也没发脾气但本身就是以疙瘩榆木根一坨,更弄不清究竟你的哪句话致龙心不快。得,一哼鼻,你就进冷宫去吧,这可真是“无辜桎梏,谁所宜兮?幽闭牢穽,由其言兮”(汉 蔡邕《琴操·拘幽》)。有这么个人吗?有,就是永世不见天日,跟没有一样,像空气无异。

       牙疼也趁机助桀为虐,持续也已好一段时间了。大半年前是平生第一次遭遇牙疼,很折磨人,这次更甚,疼痛的程度更剧烈,持续时间也更长,乃至整晚无法睡觉。具体表现是,阵发性疼痛,袭来时整个左腮帮子都在丝丝冒烟,像药捻子在四溅的火星里“呲呲”地向火药包逼近。于是含口白酒,漱口,然后噙着,可略微缓解。可白酒与唾液的混合物总不能老在口腔里停着吧,可以吐出或咽下,可片刻之后疼痛便卷土重来。就因这个,一瓶“高粱白”业已见底。

       妻子再三催促上医院,然而一想到那些冰冷的不锈钢器械伸进口腔,努力扩张嘴巴,之后尖尖刃刃们在齿颊间刨挖破拆,便不寒而栗。一个大老爷儿嘛,忍受肌骨的痛苦还好说,但那种类似于野蛮时代的刑罚滋味,打心眼儿里不愿领受。再说了,口腔大约也算一个人的私密区域之一吧,谁愿意把自己隐私赤裸裸,丝毫没有防御地呈现于他人面前?

       前晚最是折腾,终于屈服,隐私什么的也顾不上了,决定求饶,次日去医院。然而恰逢星期日,好一点的大夫大概不会在法定休息日来给你值班吧。还有就是,头发乱纷纷早该理了,你像一头公狮子一样出现在医生面前自己都觉得太不尊敬希波克拉底的同行了吧,就像一个宫女蓬头垢面去见君王,那不是找死吗。

       发理了,面修了,原计划去口腔医院的今早,感觉疼痛至于有所消退,不由窃喜。遂临时决定,不去了,老子不去了。如若再有反复,再去不迟,诊疗时不也更有针对性嘛。

       于是伏在电脑前敲出了这篇小文。与时俱来的一点小感想是:人在拒绝某件自己不想干的事情时,借口和理由是多么容易找到。

       昨晚是西方传统里的“平安夜”,兴许是疾病邪魔也怯于“平安夜”的神力而稍稍收敛或良心有所发现,亦说不一定,毕竟被再三折磨的病主还算个好人吧。或许过了“平安夜”病魔还会再来滋扰来糟害,那没办法,来就来吧,好在这个世界尽管充满了厚此薄彼,但在疾患和死亡面前,老天爷终归还是公道的。

       之所以提及死亡,是因为家父就故世在七年前的平安夜里,准确说是该年度的圣诞节凌晨二时。

       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