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苏轼幸遇欧阳修  

2017-12-30 14:47:39|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宗嘉祐元年(1056年),苏轼与父苏洵和弟苏辙一起进京应试,次年到达京师,主考官是翰林学士欧阳修,这是两位后来皆成为巨擘级人物的第一次见面。科考中,苏轼的策论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深得欧公赏识:“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苏轼以此获得殿试第二的佳绩。

       细细琢磨欧阳修对同僚说的这句话,隐隐感觉出彼时欧公皮袍下的那点“小”来——即“文人相妒”——若放出此人,无异纵强龙出海,将来势必影响自己在文坛上首屈一指的地位。好在这点“小”年头还是被主考官大人给及时掐灭了,慧眼识珠,公道仁心,如此,小自己三十岁的苏轼才最终出人头地。

       后五年,即嘉佑六年,平生以擢拔青年才俊为己任的欧公,举荐苏轼参加制科考试,因为他“学问通博,资识明敏,文采灿然,论议蜂出。”苏轼果然不负师望,以三等第一的成绩震动京师,自此苏轼进入政坛。

    在此必须说明一下“制科”考试,所谓制科考试是唐宋时特有的一种特殊的考试制度。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而制科考试是不定期的。制科考试的程序比科举考试要繁琐艰难得多。参加制科考试的人员由朝廷中的大臣进行推荐,然后参加一次预试。最后,由皇帝亲自出考题。制科考试的选拔非常严格。宋朝总共三百多年的历史,科举考试选了4万多进士,而制科考试只进行过22次,成功通过的人只有41人。制科考试分第一等、第二等、第三等、第三次等、第四等、第四次等、第五等,其中第三等是最高等(第一和第二等为虚设)第五等最差,也就是说你可以拜拜了,没你什么事了。而该届所有参加制科考试的人中,为第三等的人只有一位,就是苏轼。剩余最高的就是一个叫吴育的考生,但也仅仅只得到了第三次等。也就是说,苏轼就是当届制科考试的“状元”。

    欧阳修死后十八年,苏轼前往祭祀恩师,写了一篇《祭欧阳文忠公夫人文》(苏轼共写过两篇祭欧阳修的祭文,另一是在欧阳修刚死后的《祭欧阳文忠公文》):

    
    维元祜六年, 岁次辛未, 九月丙戌朔, 从表侄具位苏轼, 谨以清酌肴果之奠, 昭告于故太师充国文忠公、 安康郡夫人之灵: 呜呼!轼自龆龀, 以学为嬉, 童子何知, 谓公我师。 昼诵其文, 夜梦见之。 十有五年, 乃克见公。 公为拊掌, 欢笑改容: “此我辈人, 余子莫群; 我老将休, 付子斯文。 ” 再拜稽首:“过矣公言; 虽知其过, 不敢不勉。 ” 契阔艰难, 见公汝阴。 多士方哗, 而我独南。 公曰:“子来, 实获我心。 我所谓文, 必与道俱。 见利而迁, 则非我徒。 ” 又拜稽首, 有死无易。 公虽云亡, 言如皎日。 元祜之初, 起自南迁, 叔季在朝, 如见公颜。 入拜夫人, 罗列诸孙。 敢以中子, 请婚叔氏。 夫人曰: “然。 师友之义。 ” 凡二十年, 再升公堂; 深衣庙门, 垂涕失声。 白发苍颜,复见颍人。 颍人思公, 曰: “此门生。 ” 虽无以报, 不辱其门。 清颍洋洋, 东注于淮。 我怀先生, 岂有涯哉! 尚飨。

      (翻译为:元祜六年——即辛未年—— 九月初一丙戌,堂表侄子、龙图阁直学士、颍州知州苏轼,恭恭敬敬地用清酒、菜肴、鲜果来行祭祀之礼,向已故太师、充国公、文忠公和安康郡夫人的在天之灵禀告:唉! 我苏轼在七八岁的时候,把学习当做游戏,一个孩子懂得什么呢?却把文忠公称做我的老师。白天诵读您的文章,夜里就梦见了您。过了十五年,我真的见到了您。您当时拍着巴掌,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说道:“这是和我一类的人, 其他的人没有谁能和他列为一类。我老了,快要完了,就将这振兴文风的重任托付给你了。”我两次叩头而拜说道:“您的话对我太过奖了,虽然我明白您说的是过奖的话,但我也不敢不用您的话来勉励自己。”我们长时间地离别,各自处境艰难,终于我又在汝阴见到了您。当时朝中许多人正在议论纷纷,喧哗不已,可我却独自到南边去。您说:“你这次出来,实在符合我的心意。我所讲的文章,一定要和做人的道理联系在一起。见到利益就改变志向,那就不是和我一类的人。”我又叩头而拜, 表示到死也不改变为人的立场。您虽说已经死了,可您的话却像明亮的太阳永放光芒。元祜初年,我从南边得到起用,升官进入朝中,叔弼、季默在朝庭做事,我见到他们就像见到了您一样。 我到府上拜见夫人,见到众位孙儿环绕在她的身边。我冒昧地请求叔弼把女儿许配给我的二儿子。夫人说:“好。 这是师友之间的情义。”大概有二十年了,这是我第二次到您家中来,在家庙门前我身着深衣,脸上挂着泪水,悲痛得哭不出声音。我一头白发、一张苍老的面孔,又和颍地的人见面了。颍地的百姓恨思念您,说:“这个太守是文忠公的门生。”我这一生虽然没有用什么来报答您的恩情,但也没有辱没您的门楣。清澈的颍河水浩浩荡荡,向东流入淮河。我怀念您的心情,哪里有止境呢! 请您来享用我带来的这些祭品吧。)

       这段师生之交,也算宋代文坛的一则佳话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