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古籍记载,复多虚妄  

2017-12-07 00:16:41|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一看见“柳河东”就掐准是柳宗元,柳开(948年-1001年),原名肩愈,字绍先(一作绍元),后改名开,字仲涂,号东郊野夫、补亡先生,大名(今河北大名)人,北宋文学家。因官至如京使,世称柳如京。留了个集子《河东先生集》,因此后人也称“河东先生”。

       北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河东柳先生开,以高文苦学为世宗师,后进经其题品者,翕然名重于世。尝有诗赠诸进士,曰:‘今年举进士,必谁登高第。孙何及孙仅,外复有丁谓。’未几,何、仅连榜状元,谓亦中甲科。先生之知人也如此。”

       大意是:河东柳开先生以高超的文章,刻苦的学习成为当时读书人的宗师,后进的读书人要是能够得到他的点评,一定会名声大噪。柳先生曾有诗赠给各位进士,诗曰:“今年举进士,必谁登高第?孙何及孙仅,外复有丁谓。”不久,孙何、孙仅就一起中了状元,丁谓也中了甲等。柳先生知人的高明就这样神奇。

       预测考生可以进甲等,那还差不多,就像现在预测某生可以考生清华北大,而料其能夺取状元,且不止一次算准,那就有点天方夜谭了。高中状元这等事,几率实在是太低了,就算是判卷流程公正无误,没有作弊,那或然性还是很高的,就像当初慈禧钦点原本为探花的刘春霖为状元,而原为状元的朱汝珍因姓氏不招喜欢(清朝就是从老朱家那里夺来江山呢)滑落为探花,这些乱七八糟的因素都得考虑进去呀,故而要完全预测准确简直不可能。

       那为什么还能言之凿凿出现在“千古事”的文章里呢?瞎编的呗。

       宋江少虞编纂《事实类苑·卷七》:柳开知润州,有监兵钱供奉者,亦忠懿(吴越忠懿王钱俶)之近属也。乃父方奉朝请,在京师,开乘间来谒,造其书阁,见壁有绘妇人像甚美,诘以谁氏,监兵对曰:“某之女弟也,既笄矣。”柳喜曰:“开丧偶已逾期,愿取为继室。”钱曰:“俟白家君,敢议姻事。”柳曰:“以开之材学,不辱于钱氏之门。”遂强委禽焉,不旬日而遂成礼。钱不之敢拒,走介白其父,乞上殿面诉柳开,劫取臣女。仁宗问曰:“卿识柳开否?”曰:“不识。”上曰:“真奇杰之士也。卿家可谓得嘉婿矣。吾为卿媒,可乎?”钱父不敢再言,但拜谢而退。

        柳开任润州知州时,有一近宗族人被授为供奉官,居住在润州。柳开担任润州知州时,前去拜访钱供奉,在其家中见到一美貌女子画像。他得知画中女子是钱供奉的妹妹,便道:“我丧妻已久,愿娶令妹为继室。”钱供奉推脱道:“家父正奉诏入京,还是等他回来,再议婚事吧。”柳开却道:“以我柳开的才学,不会辱没你们钱家。”他以最快的时间完成六礼,将钱氏女强行娶回家中。钱父在京中得知,去向皇帝告状,称柳开劫娶其女。但宋真宗却道:“你知道柳开吗?那是个豪杰之士,你得了一个好女婿啊。就让我当这个媒人吧。”钱父只得作罢,拜谢而退。

       此故事看起来倒是没问题,但其中一个细节却很令人生疑,盖按古人的习惯,生前是不画像的,就像近代照相技术刚刚传入中国时人们多以为照相会被摄魂一样,而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就有画像那就更不可思议了。撰此记载者要么是柳开的学生,要么是其拥趸者,难脱吹捧之嫌。

       明代虞裕《谈撰》:柳仲涂赴举时,宿驿。夜闻妇人私哭,其声甚婉而哀,晓起询之,乃同驿临淮令之女。令在任恣贪墨,委一仆主献纳,及代还,为仆所持,逼其女为室。令度势不可免,因许之,女故哭。柳素负节义,乃往见令,诘其实,令不能讳,悉告柳,柳忿怒曰:“愿假此仆一见,为子除害。”仆至柳室,则令市酒果盐梅等物,俟夜阑呼仆入,叱曰:“胁主人女为妇,是汝耶?”即奋匕首,杀而烹之。翌日召令及同舍饮,共食仆肉,饮散亟行。令往追谢,问仆安在,柳曰:“适共食者乃其肉也。”

       大意为:柳开入京应举时,中途在一处驿馆投宿,半夜听到有女子哭泣,声音哀婉凄惨。他天亮后出来询问原因。女子自称是前任临淮县令之女,其父因任内贪赃遭到一恶仆要挟,被逼将她许配给这个仆人。柳开又向县令追问实情,县令据实相告。柳开怒道:“让我见此仆一面,为你除害。”县令让仆人去拜见柳开。柳开先让恶仆代买酒果盐梅等物,半夜时又将其唤入房中,怒叱道:“那个胁迫主人嫁女的就是你吧。”他说完便拔出匕首,将恶仆刺死,扔入锅中烹煮。次日,柳开又将县令请来,一同饮宴,宴后便启程赶路。县令询问恶仆去向,柳开大笑道:“刚才我们一起吃的就是。”

       杀其人,烹其体,啖其肉,而谈笑自如,可能吗?绿林草寇尚难如此,何况当事者还是个文化人,正在赶考的路上,那就更匪夷所思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