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武汉杀人事件:弱者对弱者的蔑视,草根对草根的傲慢  

2017-02-22 00:04:46|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武昌区武南一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胡某因口角纠纷,在一面馆门口持面馆菜刀,将面馆业主姚某砍死。

       该新闻有两大特点:一是犯罪嫌疑人胡某杀人手段极其疯狂残忍,杀人过程堪比旧时刑场职业刽子手挥鬼头刀砍头;二是事件与政治敏感无关,故而几乎所有媒介都参与报道,转载和评论,与大多数恶性案件所不同的,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同情施暴者,而指责受害者:不作死就不会死,善恶有报,等等。

       最开始,只是在事发当日武汉警方对警情做了通报,称“犯罪嫌疑人胡某因口角纠纷,持面馆菜刀将店主姚某砍死”。之后,武汉本埠媒体《武汉晚报》进行了报道,未提“砍头”;还说“死者姚某老实本分,面价都是明码实价的,没想到遭此毒手”。紧接着,网传消息披露了更多细节:胡某是吃热干面时被多要钱和羞辱,恼怒之下,用菜刀将店主“斩首”,砍完后将首级扔到垃圾桶。红星新闻等很快介入,称命案起因是面馆店主结账时比标价多要1元钱,被胡某质问后来了一句“吃不起莫吃,你给老子滚”,又先动手踢打胡某,两次掐其脖子,然后血案发生。许多自媒体立马趁热打铁,“身首异处”的惊悚字眼,掺进“一碗面,一块钱,一场血案”的剧情里,让其自带热播体质,迅速在朋友圈里传播开来。

       姚某的店铺位于武汉市武昌火车站东广场边,与车站隔一条马路。招牌写有“炸酱面”几个黄色大字,主营热干面、炸酱面、酸辣粉。一年前,姚永胜以每月1千元的价格租下门面。据一名目击者李大爷说,3个人点了最便宜的“素宽粉”,即只有面汤和简单调料的米粉。标价4元,但结账时姚某告知涨价了,5块钱一碗。

胡某问店主姚某:“你标价是4块,我只给4块。”姚某没有做任何解释,用蹩脚的武汉话对胡某说:“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不要)吃,你给老子滚。”随后,两人发生口角,由于身材矮小,打输了的胡某转身进入了面馆的内屋,提了一把菜刀出来。两人很快厮打于一起,姚某大概忌惮于胡某手中的刀,伺机从屋里跑出来倒在地上,而穿灰白色长袖、牛仔裤,脚穿拖鞋的胡某则持刀从屋里追出来,顷刻间往倒在地上的姚某手上、脚上砍了几刀。

接着,恐怖的一幕发生了,胡某猛砍数刀,将姚某的脑袋砍了下来,嘴里还嘀咕着什么。接下来胡某从屋里拿出一只透明塑料袋,将一颗鲜血淋漓的脑袋装进袋子扔进垃圾桶。杀人之后的胡某没有跑,至少有蹲在门口十几分钟,手上和脚上都是血,刀放在旁边。再之后,警察到来,手里拿着竹扫帚和一根铁棍,将胡某带走。

事发后,死者家属曾向警方提出能否捐献死者的眼角膜、器官,但可能涉及医学问题,此事不了了之。对于网络传言称姚永胜脾气不好,家属并不同意,称姚某不抽烟不喝酒,脾气温和,几乎不会跟别人争论。当天上午,姚某给妹妹姚莉发了最后一个短信,要借5000元钱,用来给得了重病的姑妈家还债。这两年,离婚多年的姚永胜想着找个对象。之前介绍了两个,都失败了。

对于媒体报道凶手为精神病人,受害者家属感到震惊:如果是精神病人,怎么跑出来的,监护人为什么没起到监护作用?其实,是不是精神病人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胡某犯罪时是不是处于精神疾病发作的状态下,而从整个时态看,胡某其时的思维逻辑,包括涉及到的因果关系是清晰的。

死者姚某家住在湖北十堰市郧西县马安镇下河庙村。房子是三间土房,一共70多平方米。家里没有种田,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儿子姚某。姚家三兄妹,姚某排行老大,老二是女儿姚莉,最小的弟弟多年前在池塘淹死,为此,姚某的母亲悲伤过度,导致耳聋。姚某的父亲今年69岁,患有心脏病,脚底长骨刺行动缓慢。妹妹姚莉编了谎言称哥哥患病去世,但父亲并不相信。叔叔姚安(化名)介绍,姚永胜小学没读完就出外务工。在山西、河南下过矿井,在江苏做过建筑小工。姚永胜在武汉做生意,请人帮忙在汉口火车站找门面,被人骗走10万元。开面馆之前,姚永胜在武汉一个面馆打工,之后自己当老板。但由于位置偏僻,火车站流动人口很少聚拢在东广场,又隔着马路,生意并不好。姚某2003年结婚,5年前因经济纠纷离婚,“如今还欠了20万元的外债。”姚安称。今年回乡,姚某对亲戚们说,去年请了一个帮手,没挣到什么钱,今年想辛苦点自己干。有邻居说,为了能挣些钱,姚早晨4点多就起床,晚上10点多才回家。

胡某是四川达州宣汉县三墩乡龙虎村人,2016年10月26日,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向胡某颁发了残疾人证,其残疾类别为“精神”,残疾等级为“二级”,监护人是其父胡大平。不过,姚某的妹妹和妹夫说,警方向家属透露,胡某在审讯时表现正常,思路清晰。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的确不得不承认,很多矛盾冲突并不是单方面引起的,在冲突中受害人有过错是常有的事。一旦矛盾激化,施暴者的行为固然过激,而受害人也未必是纯洁的天使。就像武汉这个案子,显然受害人自身也是有明显过错的。另一方面,法理学家以及法律机构也不用埋怨公众及自媒体的多嘴和瞎嚷嚷,以及一面倒地同情行凶者,其实稍稍一想就明白:凶手杀人,那是极端恶性犯罪,不是死刑也得个死缓,实在没什么可说。而于死者这厢,那就感慨良多了:本来呢,你开门做生意,人家来,本就是对你生意的支持,怎么到了最后,竟然演化成了一场夺命殴斗,自个儿也送了命,你能说公众没有参与讨论的必要吗?

笔者傻想:如果胡某是个穿着体面的就餐者——尽管实际不可能——那姚某会像对胡某那样恶声恶语吗?如果经营者姚某坚持按公示出的价格结账或和颜悦色向顾客解释提价原因——四元一碗的饭菜也的确够低廉,即便消费水平远不如武汉的太原,也难找这样的价格——那这一场冲突大约就不会出现了。

好了,该是概括这场悲剧终极原因的时候了,那就是——弱者对弱者的蔑视,草根对草根的傲慢。

在这一片蓝天之下,草根和弱者的数量要远远多于豪强者和富贵者的,所以,有必要留一句话给自己:作为底层,如果没有历练出来对某种强大势力的勇敢和智慧,那也没什么,人毕竟是环境的产物;但千万要戒之的是:对与自己一样挣扎在生活泥淖里的人们,须多一份尊重才是,自己活着,也得让别人活着,如果顺带递过去一点尊严,那更好,因为彼此遇到的不顺心已经都够多的了。

 

 

 

武汉面馆杀人事件:凶手杀人后蹲在门口十几分钟

        发地点位于武昌火车站东广场附近的城中村,地上的血迹被清理干净

 

武汉面馆杀人事件:凶手杀人后蹲在门口十几分钟

                                            嫌疑人胡某

武汉面馆杀人事件:凶手杀人后蹲在门口十几分钟

               死者老家的房子,他的母亲站在门口,还不知道儿子死亡的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