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2017-03-16 00:06:47|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琼瑶

 

79岁的知名作家琼瑶,3月12日在脸书公开发表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透露她近来看到一篇名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文章,有感而发想到自己的身后事,认为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希望不会因为后辈的不舍,而让自己的躯壳被勉强留住而受折磨,也借此叮咛儿子儿媳别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琼瑶提到这是她人生最重要的一封信,明年将迈入80岁的她,认为自己没因战乱、意外、病痛等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给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

并特别发出五点声明叮咛儿子,表示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不插管、绝对不插“鼻胃管”,“如果失去吞咽能力,等于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着!”并称“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琼瑶文章截图

另外,琼瑶还叮咛她的身后事无须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取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开追悼会,更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琼瑶全文:

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

亲爱的中维和琇琼:

这是我第一次在脸书上写下我的心声,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是我在《今周刊》里读到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值得每个人去阅读一遍。在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病人自主权利法》已经立法通过,而且要在2019年1月6日开始实施了!换言之,以后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不用再让医生和家属来决定了。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件太好太好的喜讯!虽然我更希望可以立法《安乐死》,不过,《尊严死》聊胜于无,对于没有希望的病患,总是迈出了一大步!

现在,我要继沉富雄、叶金川之后,在网路公开我的叮咛。虽然中维一再说,完全了解我的心愿,同意我的看法,会全部遵照我的愿望去做。我却生怕到了时候,你们对我的爱,成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阻力。承诺容易实行难!万一到时候,你们后悔了,不舍得我离开,而变成叶金川说的:“联合医生来凌迟我”,怎么办?我想,你们深深明白我多么害怕有那么一天!现在我公开了我的“权利”,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都是见证,你们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今天的《中国时报》有篇社论,谈到台湾高龄化社会的问题,读来触目惊心。它提到人类老化经过“健康→亚健康→失能”三个阶段,事实上,失能后的老人,就是生命最后的阶段。根据数据显示,台湾失能者平均卧床时间,长达七年,欧陆国家则只有2周至一个月,这个数字差别更加震撼了我!台湾面对失智或失能的父母,往往插上维生管,送到长照中心,认为这才是尽孝。长照中心人满为患,照顾不足,去年新店乐活老人长照中心失火,造成6死28伤惨剧,日前桃园龙潭长照中心又失火,造成4死11伤的惨剧!政府推广长照政策,不如贯彻“尊严死”或立法“安乐死”的政策,才更加人道!因为没有一个卧床老人,会愿意被囚禁在还会痛楚、还会折磨自己的躯壳里,慢慢地等待死亡来解救他!可是,他们已经不能言语,不能表达任何自我的意愿了!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我已经79岁,明年就80岁了!这漫长的人生,我没有因为战乱、贫穷、意外、天灾人祸、病痛……种种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上苍给我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我的叮嘱如下:

一、 不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时让我作主,万一我不能作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

二、 不把我送进“加护病房”。

三、 不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我失去吞咽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着!

四、 同上一条,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 我已经注记过,最后的“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我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的活着,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我曾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我写这封信,是抱着正面思考来写的。我会努力的保护自己,好好活着,像火花般燃烧,尽管火花会随着年迈越来越微小,我依旧会燃烧到熄灭时为止。至于死时愿如雪花的愿望,恐怕需要你们的帮助才能实现,雪花从天空落地,是很短暂的,不会飘上好几年!让我达到我的愿望吧!

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好多习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观念锁住了我们,时代在不停的进步,是开始改变观念的时候了!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谈到“生死”,我要告诉你们,生命中,什么意外变化曲折都有,只有“死亡”这项,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也是必然会来到的。倒是“生命”的来到人间,都是“偶然”的。想想看,不论是谁,如果你们的父母不相遇,或者不在特定的某一天某一时某一刻做了爱,这个人间唯一的你,就不会诞生!更别论在你还没成形前,是几亿个王子在冲刺着追求一个公主,任何一个淘汰者如果击败了对手,那个你也不是今日的你!所以,我常常说,“生是偶然”,不止一个偶然,是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却是当你出生时,就已经注定的事!那么,为何我们要为“诞生”而欢喜,却为“死亡”而悲伤呢?我们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来面对死亡呢?

“生如火花,死落尘土”——79岁琼瑶发文交代后事:万一我失智,让我尊严死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当然,如果横死、夭折、天灾、意外、战争、疾病……这些因素,让人们活不到天年,那确实是悲剧。这些悲剧,是应该极力避免的,不能避免,才是生者和死者最大的不幸!(这就是我不相信有神的原因,因为这种不幸屡屡发生。)如果活到老年,走向死亡是“当然”,只是,老死的过程往往漫长而痛苦,亲人“有救就要救”的观念,也是延长生命痛苦的主要原因!我亲爱的中维和琇琼,这封信不谈别人,只谈我——热爱你们的母亲,恳请你们用正能量的方式,来对待我必须会来临的死亡。时候到了,不用悲伤,为我欢喜吧!我总算走完了这趟辛苦的旅程!摆脱了我临终前可能有的病痛!

无神论等于是一种宗教,不要用其他宗教侵犯我。

你们也知道,我和鑫涛,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尤其到了晚年,对各种宗教,都采取尊重的态度,但是,却一日比一日更坚定自己的信仰。我常说:“去求神问卜,不如去充实自己!”我一生未见过鬼神,对我来说,鬼神只是小说戏剧里的元素。但是,我发现宗教会安慰很多痛苦的人,所以,我尊重每种宗教,却害怕别人对我传教,因为我早就信了“无神论教”!

提到宗教,因为下面我要叮咛的,是我的“身后事”!

一、 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来悼念我。

二、 将我尽速火化成灰,采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

三、 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烦别人,更不可麻烦爱我的人——如果他们真心爱我,都会了解我的决定。

四、 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落!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何况地球在暖化,烧纸烧香都在破坏地球,我们有义务要为代代相传的新生命,维持一个没有污染的生存环境。

五、 不要在乎外界对你们的评论,我从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死后哀荣”是生者的虚荣,对于死后的我,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不要“死后哀荣”!后事越快结束越好,不要超过一星期。等到后事办完,再告诉亲友我的死讯,免得他们各有意见,造成你们的困扰!

“活着”的起码条件,是要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会爱懂爱、会笑会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动……到了这些都失去的时候,人就只有躯壳!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万一我失智失能了,帮我“尊严死”就是你们的责任!能够送到瑞士去“安乐死”更好!

中维,琇琼!今生有缘成为母子婆媳,有了可柔可嘉后,三代同堂,相亲相爱度过我的晚年,我没有白白到人间走一趟!爱你们,也爱这世上所有爱我的人,直到我再也爱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我要交待的事,都清清楚楚交待了!这些事,鑫涛也同样交待给他的儿女,只是写得简短扼要,不像我这么唠叨。不写清楚我不放心啊!我同时呼吁,立法“尊严死”采取“注记”的方式,任何健康的人,都可在“健保卡”上注记,到时候,电脑中会显示,免得儿女和亲人为了不同方式的爱,发生争执!

写完这封信,我可以安心的去计划我的下一部小说,或是下一部剧本!可以安心的去继续“燃烧”了!对了,还有我和我家那个“猫疯子”可嘉,我们祖孙两个,正计划共同出一本书,关于“喵星人”的,我的故事,她的插图,我们聊故事就聊得她神彩飞扬,这本书,也可以开始着手了!

亲爱的中维和琇琼,我们一起“珍惜生命,尊重死亡”吧!切记我的叮咛,执行我的权利,重要重要!

你们亲爱的母亲

琼瑶写于可园

                                                                             2017年3月12日

 

大作家就是大作家,连一直遗嘱也写得文采斐然,当然文采只是佳人肌体外的一袭罗裳,内在的优雅端庄,莲步从容以及心底深处的一掬粲然才是最令人折服和敬佩之处。此外还有面对死亡是的那份幽默和诙谐,不信你看——“不论是谁,如果你们的父母不相遇,或者不在特定的某一天某一时某一刻做了爱,这个人间唯一的你,就不会诞生!更别论在你还没成形前,是几亿个王子在冲刺着追求一个公主,任何一个淘汰者如果击败了对手,那个你也不是今日的你!所以,我常常说,‘生是偶然’,不止一个偶然,是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却是当你出生时,就已经注定的事!那么,为何我们要为‘诞生’而欢喜,却为‘死亡’而悲伤呢?我们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来面对死亡呢?”简直比段子还段子。

米开朗基罗为罗马西斯廷教堂创作的巨幅天顶画《创世记》是对《圣经》的形象化描述的话,那琼瑶的这纸遗嘱堪称《末世记》,则是以文字形式表述了一个智者对生命消逝的直面和超然,其中不乏哲学,社会学,自然生命学甚至是神学方面的思考,实在值得高龄老者读取,领悟以及参与交流。当然,也值得距生命进程的结束还相对遥远的人们以及一贯以“救死扶伤”为圭臬的医疗领域人士来点“另类”思维。

笔者对琼瑶先生的这番“唠叨”深表赞成。或者说,如果自个儿也立遗嘱的话,极可能会引用甚至“抄袭”一下琼瑶版的“死亡契约”。此外还可能比琼瑶还琼瑶,比如还会增加一些条款,比如:如果哪一天真地不能生活自理了,那我会不希望亲友来探望,尽管很渴盼与他们的交流,但同时实在又不愿看到他们目睹自己“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可怜样子。再漂亮的女人,再帅气的男人,死前的样子估计都好看不到哪里去。所以,如果病榻上这个家伙对尔等还有点好,那能记起来时记起一下好了;如果心底里对此人非常厌恶,那明里或暗自庆幸就是了——这厮终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眼不见心不烦,不亦快哉。

对儿女呢,老爸的丧事能简则充分简,简到死则速送火化场,骨灰出来连木盒子也不用(白白消耗木材呢),盛放一布袋里,寻一河岸或山间僻静处,连袋带灰埋至一棵树下即可。树也不必刻意记住,忘掉亦无妨,清明节之类的祭祀节日也不必在意,更不必千里迢迢只为一祀。树下土里的那家伙的逻辑是:生自尘土,死亦归之,平平静静,自自然然,就是最好最惬意最诗意最得意的结果。如果说儿女有要求的话,成功与成名,那是天意,故而不必在乎,何况寻常人有寻常人的自在,而名家也有名家的烦恼。而唯一要做的,就是努力再努力,不懒惰,敬业——饭碗子呢——多作好事善事,为自己为家人,也为他人为天下,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如此幸甚,也就是对老爸最好的纪念和祭祀。

儿子吔,如果哪天老爸在未及立遗嘱的情形下突然暴毙,那就参考本博文来处理后事好了。

 

再回到琼瑶。琼瑶的这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之所以能够发出,除了与《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见文尾附)这篇文章有直接关系外,还与其了解到的另一件事相关。2006年,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与一批志愿者,创建了探讨死亡问题的公益网站“选择与尊严”,并推出了中国首个民间“生前预嘱”文本。“生前预嘱”是人们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的,说明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

  罗点点曾说,“对于自己的临终,到底什么是尊严?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别人说出这件事情。如果你正确地表达了,如果你被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医生理解了,他们帮助你实现了你所表达的愿望,这就叫做尊严。”

  这源于罗点点的婆婆。2006年,罗点点的婆婆由于多个器官衰竭,突然心跳和呼吸停止。医生对罗点点等家属说,老人情况不太好,你们要作出决定,是否将老人送进重症监护室。曾是医生的罗点点认为,还是不进重症监护室的好。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她见证了太多病人的痛苦,管子插满了全身,只靠着那点点液体维持着生命,病人有再多的痛苦却不能表达。而儿女也在耗费着金钱。

  最终,家人一致同意,婆婆的生命支持系统被医生撤下。几个小时后,老人平静地离世。

  可是,此事后罗点点一直很纠结:自己是否有权替婆婆作此决定?婆婆是否真的会同意这样做?幸运的是,亲人们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发现,老人在一个本子里夹了一张纸条,上面明确表示,如果她到最后时刻不能表达愿望,就委托学医的罗点点处理一切事情。这让罗点点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婆婆的临终嘱托,深深触动了罗点点。她意识到,自己当时面临的选择困境,很多人都会遇到。“我是一个医生,我有这么好的母亲(婆婆),我又有这么好的哥哥们支持我,对于我来说这件事情尚且如此艰难,那么对于更多的人,如果他们兄弟姐妹之间有分歧,如果当事人也就是说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没有这么明确的表达,临终问题会变得非常困难、非常难以选择。”

  之后,罗点点不仅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创建了“选择与尊严”网站,还推出了新书《我的死亡谁做主》。在她看来,选择不仅是生命的尊严,也是对亲人最深切的爱。

  《我选择,有尊严地死去》是由法国记者玛丽?德卢拜所写,在56岁时她被发现大脑内长了6个恶性肿瘤,已无法挽救。面对家人和社会的阻拦,玛丽毅然作出充满争议的决定:去比利时完成“合法安乐死”,并且决定记录下了自己生命里最后6个月的每一步,直至在医师的帮助下死去。

 

附:预约我的美好告别      撰文 / 陈玉华 研究员?杨明方     出处 / 今周刊   1015期(因为连累到整篇博文都发不出去,故而只好去掉该附件。如果运气好,兴许在下一篇里看得到。如果在下一篇博文里看到的是其它,那就说明该附件已经“安乐死”了。没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