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温柔乡 (纪实小说)  

2017-03-17 01:12:00|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家老汉窝在家里半个多月后,终于又出现了。看上去还是笑吟吟的,但眼神里明显多了一缕无奈,表情里也掺杂进了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东。

       惯熟的同龄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前一阵子去哪旅游去了?”兴家老汉就坡下驴:“唔,是去了趟。”“都去哪了?”“锡林郭勒,草原游。”众人禁不住一愣,感觉那口气似乎还真旅游散心了这么一会,不吱声了。兴家老汉便小乐一把:一个“锡林郭勒”,就将少见多怪的尔等忽悠了,就这,还想看我的笑话?想得倒美。

       如果你去村里打听“韩兴家”,被询问者大多会一愣神,然后怯怯问一声:“是那个从外头回来的干部么?”得到肯定答复后,然后再指给你相关的住所:“喏,就是十字路口红门楼最大最高的那家。”

       村里人么,到了一定年龄,名字就很少提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二赖子他爹”或“三疙渣他妈”。何况屈指算算,兴家老汉真正呆在村里的时间除了头前十多年外,也就是退休至今的这十头八年,其余时间也就是逢年过节回个一两天,村里人不熟悉当然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但也有对兴家老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洞彻到纤毫无私程度的人,且不止一个,她们共同的名字叫女人。

       兴家老汉年轻时是个兵小伙,真刀真枪上前线呢那就不说了,不可能的事儿,和平时期嘛,可连野外行军拉练的苦也没受过,愣是有那个命。为啥?仪仗兵哪,就是那种靠迈步甩臂就可以博得掌声的看样子活计。退役后被安置在省城的一家国有企业里当干部,直到退休回家。公家人嘛,自然与村草里的寻常百姓不一样,一个月拿好几千块的退休费呢。

       兴家老汉与老伴膝下共两女两儿,俗话说,该嫁的嫁了,该娶的娶了,该生的生了,这就是滋润日子。的确没错,俩女儿都嫁到邻村,大儿子接了老爹的班儿,落脚省城,小儿子学了医,后来在镇上开了间门诊部。按说各就各位,皆有出息,老两口就剩下享福了。可天不遂愿,才六十多点的老伴忽然在睡梦里就走了。这下,朱红门楼里,兴家老汉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村谚道:猪不吃狗不闻,此谚语专指人老了多个儿女你推我搡谁都不愿赡养的情形。但于兴家老汉,这都不是事儿,一则年纪不算太大,身板尚硬实,一个人生活没问题。二则儿女一个个也都打闹得可以。人嘛,吃喝钱财不愁了,就得挣个面儿,对老爹太差劲儿自然面子上抹不过去。当然了,也不能否定那笔肥硕退休费的暗自“鬼推磨”作用。

       大儿子说:爹呀,要不跟我到省城吧?兴家老汉摆摆手:不去,城里车太多人多,连个耳朵根子都不清净。

       小儿子说:那就到镇上吧,咱恁大的房子呢,不住太冷清。兴家老汉摇摇头:到你那,还不跟住院似的?哪个好好的跑到你那去,不是自讨晦气?

       俩闺女那更不去,哪有爹娘长期呆在闺女家的,不着人笑话?

       好吧,那就由你。

       可也由不了自己,因为老伴已经死了,因为那月月好几千块的外快——须知在村里,即便全家人累死累活也赚不到那个数——因为老天爷给的那副帅气英俊的外表,年过花甲身板却挺直如一棵毛白杨,额头的皱纹和头顶的白发几乎没有。还真是,仪仗兵那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瞄准兴家老汉的女人至少有三个,其中两个是四五十岁的寡妇,一个丈夫虽健在但管束不力的那种主儿。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热闹了。

       姑且依甲、乙、丙来区分吧,究竟谁先上手那就没人不知道了。村人知道的是,当满世界都传言甲与兴家老汉好上了时,却有人看见乙于某个深夜从朱红门楼里出来。

       此类消息天生带着翅膀呢,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弄了半天,甲只会放风声,本想哄日本人呢,结果连自己也给哄了。

       甲跟乙因此还打了一架。

       正当众人看戏似地想知道究竟鹿死谁手,斜刺里却又冒出一支伏兵来:麦收前夕,丙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回来了,带了几个族人把兴家老汉与自家媳妇夜半捉鸟似地捂在了床上,急切之下,这个倒霉蛋只好答应出一万元了结。当下兴家老汉被两个人厮跟着,回到家,从箱底拿出一沓子带着银行腰封的钱来,交付,收讫。

       众人便有了谈资:等着来与自己去还是有性别的,现场的两处闲资源你不去开发,专到有明令禁止的地界私挖乱采,活该。

       这就是兴家老汉半个多月没出门的缘故。

       然而,没过多久,兴家老汉就彻底回过神来了,甚至比过去更加有风度和神采,因为投射过来的羡慕和馋涎的眼神更多,当然也有风凉话儿,但以思忖便不难发现那是一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理在作怪。兴家老汉一辈子,军工政农,啥人没见过,岂能掂量不出其中的斤两来?

      “ 一颗明珠卧沧海,浮云遮盖栋梁才。灵芝草倒被蒿蓬盖,聚宝盆千年土内埋。”兴家老汉哼着蒲剧戏词,兴冲冲,意扬扬,又出现在村人闲来聚拢的村舞台广场上。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