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荡秋千的女子  

2017-03-23 00:01:57|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又来,荡秋千的季节又来了。

       “春容满野,暖律暄晴”“莺啼芳树,燕舞晴空”“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鞠疏狂”(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没问题那是一个万木争春欣欣向荣,男女怀春跃跃欲试的季节,单读文字都让人心思荡漾不已。不过眼下秋千似乎不多见了,但在唐宋,这是一道绝佳的春景。如果说放风筝足以令人心旷神怡,那么,扎立在自家后花园里的秋千除了收获室外游戏的快乐以外,还有一种“飞得更高,所见愈远”的胆气历练,运气好的话,还会遭遇一份额外惊喜,那就是到手一枚白马王子。

       先来看李清照的《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刚刚在秋千上尽兴了一把,尚未来得及整理一下被风撩逗得凌乱不堪的衣衫与发饰,甚至来不及平息一下吁吁气喘,涔涔香汗渗透着薄薄的罗衣,脸庞则红洇洇如成熟的桃子一般。正在这时,来了一位少年客。天,怎么冒出来似的,冷不丁就到了眼前呢?少女一下子慌神了,顾不上整理脚袜,抽身就走,动作仓促,弄得连头上的金钗几乎要滑落下来。不过,少女并未让自己完全消失在客人视野里,而是退到稍远处而已,到大门口时——这是诱惑的最佳距离,再远了就是回避或拒绝了——细节终于将少女心事彻底暴露,不是不愿见到来客,恰恰相反,这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于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又刚好四目相对,“金风玉露一相逢”,电光石火一刹那,心里的那只小鹿立刻乱撞起来,低头不知如何是好,于是灵机一动,假装俯首嘬嗅青梅的花香,以掩饰尴尬和羞涩。

       这位客人显然很有来头,不会是个老者,不会是个同性或闺蜜,也不是惯熟的左邻右舍,否则少年不用这么失态。那是嘛人呢?不假通报便可以排闼而入,可见其在少女一家人心中的分量,再加之少女在其面前格外在意自己的外形装扮的细节,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结识不久或已经交换过生辰八字的那个小伙子。如果词里的情节系李清照曾经的个人生活记录的话,那就极可能是年轻的赵明诚了。

       “露浓花瘦”一词明显有点隐晦暧昧,道理很简单,词是日后写的呗。就像某个敏感词,如果其他男人对你的爱妻说出来,那就是挑逗甚至侮辱,但如果由你来说呢,那就是爱的表达了。

       一切都因了那架秋千的铺垫,如果没了这个轻身放荡青云里的玩意儿,这一场爱情的情景剧便无法上演。

       如果说李清照的《点绛唇》是一出情景剧,那苏轼的《蝶恋花·春景》就是一部哑剧,或者干脆就是上述情景剧的上部: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 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途径与墙外的这小子,十有八九是个尚未成名的穷书生,佳人没看见,当然也就更无从搭话,但听见其银铃般的笑声了。听其声而思其人,足够了。记得看过一个美国人的实验数据,花季男女各二十名,先给予十个异性名字让其挑选,结果呢具备好名字的自然大多中选;其次再给予十种异性声音进行挑选,最后给十副异性面孔。最后的结果是,面孔与声音的测试结果高度相近,且与名字的好赖与否早已没什么关系了。换句话说,如果笑声也分等级的话,那佳人之笑也是“佳笑”。

再回到词意本身,“多情却被无情恼”,实际并未结束。最好的结果就是,面壁苦读,金榜题名,然后提亲迎娶。看看,媒妁还是那架秋千。

真个是“王孙蹴鞠,仕女秋千”,果然不假。

《红楼梦》里贾宝玉有一首酒令:“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

荡秋千固然快乐,可居然排到“唯一乐”或“至乐”的程度,至于吗?

答案也许就在《金瓶梅》相关的描写里。《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话说灯节已过,又早清明将至。西门庆有应伯爵早来邀请,说孙寡嘴作东,邀了郊外耍子去了。
       先是吴月娘花园中,扎了一架秋千。这日见西门庆不在家,闲中率众姊妹游戏,以消春困。先是月娘与孟玉楼打了一回,下来教李娇儿和潘金莲打。李娇儿辞说身体沉重,打不的,却教李瓶儿和金莲打。打了一回,玉楼便叫:“六姐过来,我和你两个打个立秋千。”分咐:“休要笑。”当下两个玉手挽定彩绳,将身立于画板之上。月娘却教蕙莲、春梅两个相送。正是:
       红粉面对红粉面,玉酥肩并玉酥肩。
       两双玉腕挽复挽,四只金莲颠倒颠。
       那金莲在上面笑成一块。月娘道:“六姐你在上头笑不打紧,只怕一时滑倒,不是耍处。”说着,不想那画板滑,又是高底鞋,〔足此〕不牢,只听得滑浪一声把金莲擦下来,早是扶住架子不曾跌着,险些没把玉楼也拖下来。月娘道:“我说六姐笑的不好,只当跌下来。”因望李娇儿众人说道:“这打秋千,最不该笑。笑多了,一定腿软了,跌下来。咱在家做女儿时,隔壁周台官家花园中扎着一座秋千。也是三月佳节,一日他家周小姐和俺一般三四个女孩儿,都打秋千耍子,也是这等笑的不了,把周小姐滑下来,骑在画板上,把身子喜抓去了。落后嫁与人家,被人家说不是女儿,休逐来家,今后打秋千,先要忌笑。”金莲道:“孟三儿不济,等我和李大姐打个立秋千。”月娘道:“你两个仔细打。”却教玉箫、春梅在旁推送。
       才待打时,只见陈敬济自外来,说道:“你每在这里打秋千哩。”月娘道:“姐夫来的正好,且来替你二位娘送送儿。丫头每气力少。”这敬济老和尚不撞钟--得不的一声,于是拨步撩衣,向前说:“等我送二位娘。”先把金莲裙子带住,说道:“五娘站牢,儿子送也。”那秋千飞在半空中,犹若飞仙相似。李瓶儿见秋千起去了,唬的上面怪叫道:“不好了,姐夫你也来送我送儿。”敬济道:“你老人家到且性急,也等我慢慢儿的打发将来。这里叫,那里叫,把儿子手脚都弄慌了。”
       于是把李瓶儿裙子掀起,露着他大红底衣,推了一把。李瓶儿道:“姐夫,慢慢着些!我腿软了!”敬济道:“你老人家原来吃不得紧酒。”金莲又说:“李大姐,把我裙子又兜住了。”两个打到半中腰里,都下来了。却是春梅和西门大姐两个打了一回。然后,教玉箫和蕙莲两个打立秋千。这蕙莲手挽彩绳,身子站的直屡屡的,脚定下边画板,也不用人推送,那秋千飞在半天云里,然后忽地飞将下来,端的却是飞仙一般,甚可人爱。

 

想想那个时代,男女之间要来带点最初的肌肤接触,大约也就只有秋千这个媒介了,类似眼下的电影院于一对心有灵犀的男女一样,其中的快乐也就不难理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