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鬼亦解诗  

2017-03-27 00:03:39|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姑妄听之三》有则颇有意思的鬼故事:  

 

有老儒授徒野寺,寺外多荒冢,暮夜或见鬼形,或闻鬼语。老儒有胆殊不怖,其僮仆习惯,亦不怖也。一夕隔墙语曰:邻君已久,知先生不讶,尝闻吟咏,案上当有温庭筠诗,乞录其达摩支曲一首焚之。又小语曰:末句邺城风雨连天草,祈写连为粘,则感极矣。顷争此一字,与人赌小酒食也。老儒适有温集,遂举投墙外,约一食顷,忽木叶乱飞,旋飚怒卷泥沙洒窗户,如急雨。老儒笑且叱曰:尔辈勿劣相,我筹之已熟,两相角赌,必有一负,负者必怨,事理之常。然因改字以招怨,则吾词曲;因其本书以招怨,则吾词直。听尔辈狡狯,吾不愧也。语讫而风止。褚鹤汀曰:究是读书鬼,故虽负气求胜,而能为理屈。然老儒不出此集,不更两全乎?王谷原曰:君论世法也,老儒解世法,不老儒矣。

 

大意为:有位老儒在郊外野庙中开帐授徒。庙外荒冢累累,很是吓人。尤其到了夜晚,时而鬼影瞳瞳,时而鬼声啾啾。老儒素有胆量,毫不惧怕。僮仆呢对此也习惯成自然,不放在心上了。一天晚上,有个鬼隔着墙对老儒说:“咱们做邻居已经很久了,我知道你也不怕我们,故而冒昧打扰。是这样,我等常听见你吟咏诗句,亦受教不少。你的书桌上应该有温庭筠的诗吧,我想求你抄录温氏那首《达摩支曲》,然后烧掉送我,可否允肯?”老儒依诺。不料鬼又小声道:“还有一个小请求,抄录‘邺城风雨连天草’一句时,烦请把‘连’字写作‘粘,倘如此,我就更感激不尽了。适才就为了这个字,我和别人争论了半天,还打了赌,赌注是一顿酒菜。”老儒案头,正放着一册温庭筠诗,就随手把它扔出了墙外。约摸过了一顿饭光景,外面忽然狂风怒吼,树叶乱飞,泥土沙石像急雨一般飞洒到窗户上。老儒笑着叱责道:“这种把戏老夫见多了。论打赌,老夫比你精明多了。凡约赌,必有一负;输的一方自然不高兴,这是常理。然而,倘我轻易把诗中的字改了,从而招来怨恨,老夫肯定是亏理的;如果我没有改动人家的原文,即便受人抱怨,我也是心中坦荡,理直气壮。任你怎样折腾,我都问心无愧。”老儒的话音刚落,外面立刻没有动静了。褚鹤汀说:“必竟是些读书鬼,所以尽管他们为一字而赌气求胜,仍能服从正理。不过,如果老儒不把那本诗集扔出墙外,不更是两全其美了吗?世间包括阴间不是也少多少恩怨嘛。”王谷原说:“你所谈的两全之策是世俗的方法,老儒的言行举止,皆超脱于世俗,否则,就不成其为老儒了。”

哈,鬼从塾边居,时间长了,居然也成了诗鬼,学问鬼。知道了吧,为啥现在学区房那么贵。

事实上,鬼提出的将“邺城风雨连天草”之“连”改为“粘”也不是胡来。

按,温庭筠《达摩支曲》:

捣麝成尘香不灭,拗莲作寸丝难绝。
       红泪文姬洛水春,白头苏武天山雪。
       君不见无愁高纬花漫漫,漳浦宴馀清露寒。
       一旦臣僚共囚虏,欲吹羌管先丸澜。
       旧臣头鬓霜华早,可惜雄心醉中老。
       万古春归梦不归,邺城风雨连天草。
       作品的大意为:麝香捣成粉尘香不灭,莲藕折成寸断丝难绝。
                              历经万难文姬回故乡,白头苏武心如天山雪。
                              不见无愁天子尽欢宴,宴后津水之滨清露寒。
                              一旦君臣被虏成囚徒,要吹羌管不禁泪涟涟。
                              北齐老臣过早添白发,可惜醉梦之中度残年。
                              人说自古春回梦不回,只见邺城风雨草连天。

温庭筠在这首诗中,颂扬了蔡文姬、苏武二人的爱国热情,斤责了“无愁天子”高纬的误国行径,对有雄心报国的北齐老臣终抱亡国之恨表示叹惋。借咏叹北齐后主高纬荒淫奢侈、亡国殒身的故事,对腐败的晚唐统治集团进行针砭。

首先,“邺城”一词在诗中属借用,诗人用来指跟“塞外”“胡地”等词语差不多的战事频繁的边境地区。
事实上唐乾元元年也的确爆发了一场“邺城之战”。“风雨连天草”指的是那种风雨如晦,满目荒草离离,一望无际的惨淡景象,倘然换“连”为“粘”,不仅奇崛,更强调其缠云愁雾的感觉,且有骨鲠在喉,吐不出咽不下的一种创痛挥之不去。当然,“连天”的好处是自然顺口,老少咸宜。此外,“粘天”似乎也可解释为“胡天”。知道女真族的完颜氏吧,完颜氏即粘氏,女真族的一个很高贵的姓氏。当时晚唐王朝的主要对手契丹跟女真当然不是一个民族,但别说今人,即便古代的汉族人士也未必能将一直盘踞北方的少数民族间的关系彻底弄清楚,否则就不会有“五胡”的说法了。

换句话说,换“连”为“粘”其实是纪晓岚脑子里忽然冒出的一种“姑妄言之”。有点道理,但不足以像“夜雨闻铃肠断声”(白居易原句为“夜雨闻猿肠断声”,至于何人改的,已不可考)一样让人觉得如此更佳。故而借鬼之口,置喙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