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澡堂子里的故事  

2017-03-28 01:30:59|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拨拉酒店的旋转门,里面却有人出来,作为酒店的员工,老刘赶忙避让,笑脸致意。不经意一瞅:咦,这不是老张嘛,便热热地打招呼:“走呀老张?”

       壮硕的老张扫过一眼来,没吭声,那神态似乎在说:你谁呀?老刘讪讪地缩了缩手,有点困惑。

       老张用身子抵住旋转门,好让跟随的女子出来。直到上车,老张也没有再回过头来。

       咋穿上衣裳跟赤溜溜就不一样了呢?老刘在心里不住地嘀咕。

       老刘是个搓澡工,干这行差不多都四十年了,然而依当地的习惯表述说就是个临时工,尽管此名称眼下已不时兴了。混了将近半世纪,怎么还是个临时工呢?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对了,关于当年怎么来上的班,老刘就对刚刚打过照面的老张说过。当时老刘还是青皮少年,初中在读,有一天,矿里忽然把镇日价下煤窑的父亲抬着给送了回来,公伤,一条腿给轧折了。按规定,可以让子女顶班,于是就辍学来到了矿上。报到后,老张就分到澡堂子里,甭看活计不咋地,但属整儿八经的工人编制。

       下井工人上井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换句话说,澡堂子是矿上必备的生产设施,但配备搓澡的,那不可能,资本主义腐朽的生活方式嘛。但很快,澡堂子就被分隔成两部分,前部供一般人使用,后部另开一门,专供矿上的头头脑脑使用。当时别说矿上,就是全中国,大概连酒店都没有,那时都叫宾馆。叫啥其实都一样,跟普通百姓毬毛关系都没有。家里呢,一色平房,不可能有洗澡条件。

       一开始澡堂子后部其实并没有专职的搓澡工,可啥叫有啥又叫没?领导需要就有。风气这东西简直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于是老刘就成了澡堂子后部专伺候领导,与同性肌肤密切接触的店小二。经常接待的主顾里就有适才擦肩而过的老张。

       提起老张,老刘就想笑,别看这厮高大壮实,虎背熊腰,仿佛庙里的金刚冷不丁跑到红尘世界里来了,可作为男人的那个家什却格外地小,小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于是禁不住想:这点大的猫屌究竟能使用不?

       老张的年龄跟老刘的年龄差不多,来矿上的时间甚至比老刘还要晚。问题是人与人端的不能比,人家来之,是有“锻炼”背景的,转眼工夫,由后勤而厂办,又由厂办而矿领导,一路飙升。而老刘呢,一来就在澡堂子里,到最后还在澡堂子里,中间连正式工的资格也给混没了,工龄给买断了呢。

       老刘唯一可自慰的是,搓澡这手艺,远的不敢说,最起码在矿区一带,没人敢跟他一较高下,这也就是老刘能到当初澡堂子后部上班,买断工龄后又应聘到酒店服务部的缘故。

       老张一来洗澡,必招老刘来搓澡。次数多了,便惯熟了,老张有时随便让给老刘几包烟或一筒茶叶。有一次,老张直挺挺横在卧榻上,当搓澡巾触及到大腿根部时,老刘的疑惑终于忍不住了,问你这家什那么小,是不是小时受过伤呢?

       老张笑笑,倒也不见怪,直接给了否定的回答。噢,那就好。

       老张问老刘:“读过《三国》没?”老刘答:“没有。”“那曹操刘备总知道吧?”“知道。”老张便说:“曹操有一段关于龙的变化的描述,说龙能大能小,大到搅起满天风云,云雨一场,小则可以藏身到一个螺丝壳里,让你愣是找不见;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无所不在,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像一条鳄鱼潜伏到水面之下一动不动,专等猎物上钩。”

       噢,老刘懂了,敢情人家是在养精蓄锐,所以就缩回去了,就像在后园种菜的刘备一样。

       于是老刘就把其他领导的一些私密特征讲给老张:已退的老矿长的后背上有一大片白癜风,而宣传科老王俩屁股蛋上各有一个吭,估计上小时打针给落下的,愣一看就像俩长错地方的酒窝。

       老张说:“那是灶王爷给咒的,本该上天言好事,他却老在背后捅枪。”两人便大笑。

       后来呢,老张就不来了,据说老张就在在矿区新落成的酒店里办公,洗澡时有美女服侍,人家那不叫搓澡叫按摩。好在搓澡就像中国人吃饺子,再好的披萨也替代不了,搓澡也一样,再销魂的按摩也代替不了搓澡。那是老张最辉煌的一段时间,本文开始时的情节就发生在那段时间里。

       不理就不理吧,无所谓,本就不是一路人嘛。

       一晃许多年又过去了,老张犯了点事,从领导岗位上下来了,也退了。老刘呢,“退”得更早,因为澡堂子早就没人开了。老刘呢除了搓澡啥也不会干。俩人在公园里不期而遇,老刘告诉老张:“你当初给的那茶叶味道真好,一辈子也没喝过那么好的茶。”老张呵呵一笑:“都陈年烂芝麻了,提它作甚。”转而又问:“早就听说你有孙子了,现在呢,该都上小学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