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色眯眯的白居易  

2017-03-04 00:21:03|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都卬《三馀赘笔》有一则《白乐天爱姬》:


  白乐天有爱姬,樊素善歌,小蛮善舞,尝有诗曰:“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他日又有诗云:“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注云:“菱、谷、红、紫,皆小臧获名。”则乐天之侍儿,盖不止于蛮、素,而蛮、素特其尤耳。

 

       意思是,在白居易众多的爱姬里,樊素长于歌唱,小蛮尤擅舞蹈,所以才有“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之后,白居易又有诗:“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菱角演奏笙簧很是拿手,谷儿弹拨琵琶技艺娴熟,红绡可即兴起舞,紫绡能随意歌唱)。”大概是怕人把“红绡信手舞”理解成“红绸舞”吧,故而特意加注:“之所以点到菱角、谷儿、红绡、紫绡之名,是因为她们各自都有绝活儿。”如此看来,围绕在白居易身畔的红颜爱姬,数量之多,远不止上述提到的几位,最典型如樊素和小蛮,才艺色貌实在出众,很受主人的喜爱,所以后人相对就知道得多点。

       细忖笔记作家都卬这段记述的意思,实际并没有丝毫贬低的意思,甚至有点羡慕和褒扬的口气在其中,当然主旨还是披露。也难怪,古代文人嘛,唐代也罢,明代也罢,都一脉相承,其骨子里认为,一个有诗思才情的男人就应该是这种罗曼蒂克的生活才对。狎妓纳妾,蓄养家妓,既不触犯法律,也不触犯道德,还能体现高雅的品味,为什么不呢。也就是说,如果排除了时间漫长因而湮没或传讹的因素外,这段记述应该是客观真实的,最起码不是故意编排。

       何况白居易本人的一首《追欢偶作》也可印证上述结论:

 

追欢逐乐少闲时,补帖平生得事迟。何处花开曾后看,谁家酒熟不先知。石楼月下吹芦管,金谷风前舞柳枝。十载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乐天一过难知分,犹自咨嗟两髦丝。(自注:芦管、柳枝以下,皆十年来洛中之事。)

 

大意为:回首这几近一辈子的时光(时年六十七岁),追求欢乐的日子几乎没有停止过。欢乐可以给平淡的生活增姿添彩,抚慰精神,可惜前半生无暇顾及。哪里的花儿开了我曾经是最后一个领略,谁家的美酒我不是第一个前往品尝试?正是有了她们,我可以在静美的月光下,在石楼听着哀婉的芦管之声,轻柔的清风里观看金谷园里(为西晋大官僚石崇的别墅,“石楼”即石崇之楼,亦指金谷园)如柳枝般轻盈曼妙的舞蹈。家里养的家妓,每过三几年,我就嫌她们老了丑了,又换一批年轻的进来,十年间淘汰了多少,又新增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是不少吧。唉,到底是老了,两鬓苍苍,连欢乐和享受的能力都在一点点销蚀,这是唯一遗憾的事情。

自注没有也罢,一注反倒麻烦,为什么呢?芦管、柳枝似乎也成了两个芳名呀。是呀,指诗的后半部分,为什么不说“颔联以下”呢?真如此的话,有具体名字的爱姬,不是又多了两位?

当然,家妓和爱姬并非妻妾,但也只是地位不够罢了。主人如果有云雨之需,那是可以召之即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