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铁头  

2017-04-20 00:00:42|  分类: 家乡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幼的时候,生产队里有个四十来岁的光棍。大名呢肯定是有的,只从来没人叫过,众人惯呼以“铁头”或“铁蛋”。此间并无忽略之意,村草之人嘛,名字无多大所谓,只要彼此应答不发生误会就行,好在那时也无眼下身份证的麻烦。就像田间垄头道边水岸的那些杂草,每一种都有好多个名字,比如一种被孩子们叫“野葡萄”的草本植物果实,吃到嘴里还甜津津的,于是遇到便吃,一吃再吃,问题是,村东的孩子们叫法却是“狗眼”,而村南又叫“甜甜”或“黑黝黝”,然而到草本植物学那里,“官名”谓之“龙葵果”,书里说,龙葵果中含有龙葵碱,而龙葵碱作用类似皂甙,能溶解血细胞,过量食用龙葵果会中毒,可引起头痛、腹痛、呕吐、腹泻、瞳孔散大、心跳先快后慢、精神错乱,甚至昏迷死亡可幼时吃了那么多,却咋也没咋呢?原因只有一个,农村娃呗,命不值钱,司命之神也懒得管你,爱咋咋吧。
       铁头正是这样的一个主儿。
       铁头的原籍并不是本地,而是来自河南。早年间河南人逃荒到山西落脚的太多了,大多拖儿带女,孩子多,一口河南话,还会点儿小炉匠或补锅焗碗之类的手艺。而铁头的到来不知咋回事,光身一人,也没什么拿手的营生,且一直没娶。
       光棍儿自有光棍儿的好,那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其次就是闲暇时候多。
       铁头有一样本事,那就是很擅长打捞掉在井底的水桶。
       那是一个庄户人家天天得挑水吃的年代,就像鞋带会自行散开一样,汲水时的连环套有时也会在水下鬼使神差自行解脱,接下来的事儿就是捞水桶了。那时一只水桶大概也就块儿八毛吧,可一个壮小伙劳动三天才能挣到买一只水桶的钱。
       那咋办?打捞呗。着谁去?铁头呀,行家里手嘛。
       于是或一包烟或一顿饭就交代了,铁头会兴冲冲找到挂钩,上面拴好绳索,另一端自然是挂钩,沉至井底。井口上端坐着的铁头,嘴里叼着一支烟,眼睛并不看井下,而是眯缝着,屁股下是一个蒲团,和尚坐禅似的,往往一坐就是大半晌,手里看似不动,实际绳索已经将铁头的意念传达至挂钩上了,挂钩像一个水下机器人似的正在搜寻呢。
       按说吧,一口饮水井,井底也不会太宽敞到哪里,一个大挂钩上通常有四个钩,分别伸向四个方向,此外还连一两个稍微小点的,水下梭巡一遭,钩子触着桶环的可能不会太小,可实际并不易,因为水桶在井底或倒扣或横躺,即便直立,那桶也也会贴着桶沿,这样一来,挂钩牵手桶环的概率就不那么大了,就像一个害羞的姑娘面对鲁莽小伙的靠近一样,如果迎着,那自然好办,上手就是;倘然力拒呢,那自然没戏,乖乖撤退好了;另一种情形是,任你再三撩逗,人家死活就是不表明态度,那十有八九也是白辛苦一场。
       男孩子对打捞水桶颇感好奇,于是群围井口,叽叽喳喳,那时的人没有现今未成年意外伤害危险之类的概念。孩子们跃跃欲试,好吧,铁头于是就把绳索交了出来,任由其代劳,瞎猫逮死耗子,说不定呢,自个儿就省事了。
       看出来了吧,捞水桶这事,说有点技术嘛当然也是,但含量就那么一点点,运气的作用或许更大些,一般人是接受不了那份熬人,才把活计交给了铁头的。
       村谚道:寡妇门前是非多,而光棍儿身上的是非呢也不少。一般说,一个男人落到光棍儿一条,多有一些女人很讨厌的毛病的,其中包括缺少赚钱的本事,懒惰等等,可这些不足在铁头身上似乎也不存在呀。那咋还是光棍儿呢,不知道,那得去问铁头本人。
       村里人迷信,一个即便活着时德高望重的人,一旦死在村外,那尸体就不能进村。那咋办?就在村外的一个方便地儿入殓停灵,夜晚守灵也就谈不上了,但总不能让死去的亲人孤零零独自在野外挺尸吧,得派个看守的人。谁去?铁头去。当然一般也不是单个儿,还得有个作伴儿的。一个人的话,确有点怕。
       选派铁头的确也有点鄙视的意思,但也就一点点而已,铁头不在乎。有家室者人家多少总是有些牵挂嘛,再加上凶死者带有晦气和煞气,不吉利,而铁头呢就简单多了,邪气煞气之类在男人的阳气面前通常自行弥散掉,何况还是个光棍儿,人越贱命越硬,跟红颜薄命的道理一样。
      身为光棍儿的铁头到底经历过男女之事没,这是村人很感兴趣的一个问题。而之所以有此问题提出,是因为铁头曾经有过这样的机遇。那时正值文革,与铁头一个生产队的一个男人被怀疑出于报复而趁夜晚将生产队队长家的玉米青苗砍了个精光,此事被当成破坏生产罪,男人坚不承认,村革委会下属的民兵连却认定非他莫属,最后只好认罪,回家当晚就在自家房梁上上吊自尽了,死后的样子非常可怕。丧事草草办妥后当晚,铁头就被邀请住到了死者的家里。谁邀请呢,死者的妻子,理由是害怕。新寡妇当时三十出头,膝下三个娃娃,最大的七八岁。这一住就是半年,铁头与新寡妇就住同一屋,蛮有点姿色的寡妇并三个娃娃在炕上,而铁头就在屋子里的另一角搭了个床铺,孤男寡女间会发生嘛事,你去想象去吧。
       奇怪的是,这一对男女既没有是是非非传出,最终俩人也没有走到一起。个中缘由呢,还是不知道。
       铁头大约是五十岁左右死的,急病而致。死后其河南的家属居然知道了死讯,好像来了人。最终生产队派了两个跟铁头类似的社员,套了一辆架子车,一路护送铁头的遗体至河南老家,算是落叶归根吧。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