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鹧鸪啼歇夕阳去  

2017-04-08 02:28:38|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可笑,笔者于唐诗宋词,虽背诵不多,但走马观花,浮皮潦草,还读了一些,居然不知道“金人捧露盘”,也是一个词牌名。于是找来了一些该词牌名麾下的作品,补补,就像中医对体弱者通常的补血补气一样。
       以下是南宋汪元量的《金人捧露盘   越州越王台》:
       

越山云,越江水,越王台。
个中景,尽可徘徊。
凌高放目,使人胸次共崔嵬。
黄鹂紫燕报春晚,劝我衔杯。
古时事,今时泪,前人喜,后人哀。
正醉里,歌管成灰。
新愁旧恨,一时分付与潮回。
鹧鸪啼歇夕阳去,满地风埃。

《金人捧露盘》,词牌名,金词注“越调”。又名《铜人捧露盘引》、《上西平》、《西平曲》、《上平南》。唐李贺有《金铜仙人辞汉歌》,序云:“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乐家取以制曲,故多苍凉激楚之音。后三个别名显然系对韵调方面的描述,就不说了。
词牌来历悲怆,新填之词当然也不一定就非伤感调子不可,就像一个角色演员,擅长苦情戏,那欢乐和滑稽戏目就一定不演了?说不定演出来还别有新意呢。不过话说回来,毕竟老本行还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词作者汪元量(1241~1317年后)南宋末诗人、词人、宫廷琴师。字大有,号水云,亦自号水云子、楚狂、江南倦客,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琳第三子。度宗时以善琴供奉宫掖。恭宗德祐二年(1276)临安陷,随三宫入燕。尝谒文天祥于狱中。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1288)出家为道士,获南归,次年抵钱塘。后往来江西、湖北、四川等地,终老湖山。诗多纪国亡前后事,时人比之杜甫,有“诗史”之目,有《水云集》、《湖山类稿》。
越州越王台在会稽山,是当年勾践登高望远的地方。作品大意为:昂首越山,白云悠悠,俯看越水,潺湲如昨,眼前的越王台,俨然与南宋王朝歌舞升平时的美好时代没什么两样,只这片山河社稷的主人已经不复昨日。作为一个耻辱国君的臣下,此时此刻,心里真不是滋味。想当年的越王勾践,也曾经声色犬马,纵情享乐,但后来还是及时醒悟了,卧薪尝胆,复仇成功,可眼下的南宋,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么?“君臣难再得,天地不重来”汪元量《黄金台和吴实堂韵》),想想都心里硌得慌,真如骨鲠在喉,对故国的执着眷恋实在难以割舍。耳畔黄鹂悦耳,眼前紫燕翻飞,它们在告诉我,朝代更迭,本系寻常,大自然才是永恒,一醉解千愁,就什么也放下了。是呀,道理如此,可是作为前朝遗老,要平静接受眼前的残酷现实,又谈何容易?俗话说,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哈哈,当时尚未《三国演义》,不过,三国故事大致已经趋近后来《三国演义》里的情节,故而此谚语也可能已经有了),的确,古时也罢,今时也罢,前人也好,后人也好,无非是是非非,哭哭笑笑。那就让这些伤心事在沉沉醉酣里彻底消泯吧,让曾经的西湖歌舞在声声胡笳里埋没在记忆深处吧。花开花落,云起云消,潮涌潮落,酒醉酒醒,皆人世间无可奈何之事。鹧鸪啼歇,夕阳西下,满地风埃,眸子酸痛,一抹,已是双泪满面。
汪元量的友人李钰跋元量所撰《湖山类稿》,称元量“亡国之戚,去国之苦,艰关愁叹之状,备见于诗”,一点没错。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