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狼吃的  

2017-05-23 00:13:18|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老家新绛一带的方言词汇里,有一个蛮有意思的词语——“狼吃的”。
       既是方言,那就注定了其发音与他地不同,此三字在当地的发音是“le(三声)吃di(轻声)”,读时第一个音节最重,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之后逐次减弱。
       嘛意思呢?如果照字面理解的话,那就是“天生该喂狼的”。又,通常指人,那么就是“天生该喂狼的家伙”。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不就是骂人,咒人嘛。
       也对。
       可它的指向有个范围限制,一般并不指称那些不共戴天的仇人,也不指那种为非作歹之人,婆婆数落儿媳妇时也不用它,儿媳控诉婆婆的偏心时也不用它。
       而只有母亲管教自家的熊孩子时才用,比如,当妈的叫自家的半大孩子放学后去割猪草,儿子贪玩,不去。说急了,儿子一溜烟跑了,妈追出街门,儿子已跑出老远,这厢里气得直跺脚大喊:“狼吃的你有本事别再回来。”儿子回头应和:“不回就不回。”邻居见状,笑着劝道:“小孩子呢,玩心重,指不上。”那母亲显然也不十分生气,只有点无奈:“狼吃的越大越不听话了,看来得让他爹鞣鞣皮(鞣,普通话读rou,方言读‘熟’。鞣皮,使动物鲜皮变成皮毛料的加工过程,在此指家长对孩子的体罚)了。”邻居道:“千万别,当爹的下手重,弄不好把娃儿打出个好歹来你咋办。”
       另外一种情形下也常用,比如,夜晚躺进被窝里的童孩忽然称肚饿,当妈的说:“马上就睡觉了,不吃了,吃了闹食气。”可孩子连声称饿,母亲只好下炕取来块冷馒头,孩子拒绝,嫌凉,要吃煨红薯。母亲叹了口气:“狼吃的你个小祖宗,真是折腾死人了。”说罢把两小条红薯埋进柴灶里开煨。
       虽使用范围偏窄,但该词语的使用频率极高,先前时家家户户孩子多呀。
       这么说,当地的狼很多了。是的,不过一句是曾经的事儿了。狼叼走小孩也的确发生过,糟蹋猪羊的实例那就更多了。狼的分布不惟在山西,全中国都属狼的生存区域,鲁迅小说《故乡》里的祥林嫂的孩子就是被狼给吃掉的不是。
       再回到该词本身,类似的词语还有“狗日的”,“挨千刀的”,“天杀的”,“讨债的(或讨债鬼)”等等。不过彼此间差别还是很大的,不可混用。如“狗日的”有时也包含些许亲昵,但程度远不及“狼吃的”。“挨千刀的”可供泼妇骂街时选用,两口子吵架时女方也可备用。“天杀的”系诅咒时专用,偶尔也可用来指责小孩子的忤逆不孝。“讨债的”最恶毒,用时应极为慎重,民间谓未成年而死的夭折者为“讨债鬼”,意思是其父亲前世为人有亏欠(钱财)处,老天爷于是以此方式来索债,让你白耗一笔抚养费外加一回伤心。
       顺便说一句,上述涉及到的方言词语,要最具韵味情调的话,最好由女人说出。男人嘴拙,不擅表达,说出来不好听,词不达意,大概与说得太少有关系罢。男人嘛,与其费那口舌,浑不如巴掌和拳头来得利索呢。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