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陡坡上  

2017-06-01 07:29:36|  分类: 家乡风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予观雁荡诸峰,皆峭拔险怪,上耸千尺,穹崖巨谷,不类他山,皆包在诸谷中。自岭外望之,都无所见,至谷中则森然干霄。原其理,当是为谷中大水冲激,沙土尽去,唯巨石岿然挺立耳。如大小龙湫、水帘、初月谷之类,皆是水凿之穴。自下望之,则高岩峭壁;从上观之,适与地平。以至诸峰之顶,亦低于山顶之地面。世间沟壑中水凿之处,皆有植土龛岩,亦此类耳。今成皋、陕西大涧中,立土动及百尺,迥然耸立,亦雁荡具体而微者,但此土彼石耳。既非挺出地上,则为深谷林莽所蔽,故古人未见,灵运所不至,理不足怪也。”
       以上是沈括《梦溪笔谈·雁荡山》的其中一段,该则记载也是被选入高中语文教材频度最高的一篇文章。没说的,其文字的确表达精准,堪称典范。其次,作为地理学家的沈括很明显雁荡山一带的地貌地形特点做了精心观察,并联系黄土高原的地形做了类比分析,正确推断出雁荡山及华北高原“立土动及百尺”的成因,即由于流水侵蚀的作用,才使平原变成山岳土龛,这是科学的创见。或者说,当地土著当然也可能早就有此发现或推测,但记录下来,传诸后世,让人豁然开朗者,沈括是第一人。
       笔者之籍贯,乃本省新绛,古称绛州,全县地处晋境西南部,汾河下游,临汾盆地西南边缘,北靠吕梁山,南依峨嵋岭,乃一人文荟萃,得天独厚之地。笔者出生之村庄,则居县境之西北,周围地理形势,则尤其绝似沈括所述。
       于是就有了一个最早楔入小脑袋瓜儿里的地名:陡坡上。
       而既然名之陡坡上,必然有一面陡坡。
       报考过文科的高考生当初学地理,脑子里皆有一幅中国地图,南北界限,主要的山脉河流,随手画出,基本差不离。农村人也如此,不过其熟悉的是本村或本生产队的地块分布,哪里有道堰,哪里有条塄,何处有棵树,何处长何草,无不清清楚楚,历历在目,实在是太熟稔了呢。
       而距村子一箭之遥的陡坡上便是这样一个地儿。
       名为“陡坡上”,那说明村庄坐落于坡底,而地界儿居坡上。高低落差达百尺没有问题。不过,同样是由于水的冲刷淘蚀——当然那是一个千百斯年的过程——漫坡才是常态。于是,眼下旅游常遇到的选择就出现了:绕平缓的山路登顶要远得多,而借助索道,就近多了。那面陡坡便是“索道”了。
       陡坡太陡,还兼带拐弯,车辆无法通过,只是步行者的捷径。但也有那种不服气的二杆子,自恃力大,拉上满满当当一架子车圈粪,硬要往上冲。结果是,架子车即将冲到坡顶时,拉车者力气耗尽,短暂的相持之后,车子按照重力原理开始溜坡,由慢而快,瞬间便溜到了坡底,甭问,粪也洒了,车子也报销了。也有驾牲口企图抄此近道者,牲口居然比人还有预见,任凭你鞭子雨点般落在头上,也拒绝上坡,见多识广了呢,知道那是蛮干。
       陡坡的两侧,自然是立崖,本村的砖瓦窑几十年来就设立在此,取土方便呗。也就是说,本村三百户人家,家家户户以板砖砌起的墙壁以及覆盖于房顶的青瓦,大多来于此。数十年过去,当初砖瓦窑场了那些被晒得黝黑的脊背,那些背着生砖坯进窑时弯得仿佛弓一般佝偻的腰身,一直留在记忆深处挥之不去。由于腰弯得太深,以至于根本看不清人的面相,也毋需看清,因为他们都是来自异乡的穷苦人,即使看见了,也叫不出名姓。
       同样由于立崖,崖下厝下了诸多寄埋的坟墓。本地习俗,凡父母健在者亡故,不宜直接入祖坟,须寄身它处。若干年后,父母俱已过世,另一口子也撒手,方自寄埋处挖出,夫妻同时入穴。临时栖身处选择崖下,非有它意,只方便尔,掏孔窑即可,埋后呈小斜坡状,易记取。
       稍远处还有数孔类似的小窑洞,当初的挖成出于和目的,那就不知道了,怕是连上几代人都说不清。本地又一乡俗:凡死在村外而非自家炕头者——此类死者大多为凶死——概不得进村,丧事当然也就只能在村外办了。记得有一回,丧主的家属干脆就选择了其中的也厝闲置孔洞。人死得突然,连棺材都未准备呢,夜晚时移尸身于窑洞里,稍加封锁,以防野狼野狗的侵扰。
       陡坡上的大片土地基本属旱地,有成片的柿子树,夏季时荫凉匝地。土地和柿子树皆属我家所在的生产队,承包制以后,妻子和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各分得一份地,其中一块就在陡坡上。二零一零年末,家父故世,坟茔就选在这块自家的地里。
       父亲如果愿意,寂寥之时,可以居高临下,俯瞰那座他生存了一辈子的村落。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