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看看你的相貌归哪个字  

2017-06-16 01:26:25|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老家坊间的草根语汇里,经常如此形容一个人的外貌长相:脸长则谓“马脸”或“刀背脸”,头形上宽下窄则“芥疙瘩脸”,两头窄中间大则“纺锤脸”,“枣核脸”,爱动,坐不下来则是一副“猴相”,身材短粗则“石墩子”。瘦削细长且孱弱则“麻竿”。听上去很是粗俗不经,虽没到侮辱的程度,但不敬的限度肯定是触到了。不过,比起赵本山的“鞋拔子脸”和《水浒》里的“三寸丁糓树皮”,已经文明多了。
       据近代学者,清朝最后一次科试探花得主商衍鎏《清代科举考试实录》载,满清刚入关时, 考取举人即可担任知县,少之故也。 到了乾隆时期, 社会日渐稳定, 官吏队伍健全,参加科考者渐多, 朝廷就提高了从政者的准入门槛,非进士不能为官。但进士毕竟凤毛麟角,赋闲家中的举人不断增多。为了不影响科举制度的稳定,清朝不得不考虑为落第举人另择出路,于是 “大挑”制度应运而生。 朝廷规定, 凡是乡试后榜上有名的举人接连应三次会试而榜上无名者, 就可以到吏部注 册,参加“大挑”。“大挑”每六年举行一次,“大挑”规定,不考文章辞赋而根据相貌选拔录用, 授予知县、教谕等官职。 每届“大挑”, 由皇帝钦派王公大臣在内阁举行, 看相貌决定任命与否。 每次叫进二十人, 按序排列,先点三人,这是被选中做知县的。接着点八人,这是没选上的,俗称“八仙”, 这 些人全部出局。这些落选者之所以要被叫做“八仙”,那是因为站在一块儿,便如李铁拐、 张果老般怪模怪样了。剩下九人不再点名,授以教职。二十人出去后,依次再进二十人,如此 循环,直至结束。挑选的主要标准是身材、脸型,概括起来是八个字“同田贯日身甲气由”, 创造性地运用了汉字的象形特征,将脸型、身材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为同、田等字形, 中等为贯、日等字形,下等为身、甲等字形。同,就是同字脸,方而长;田,乃田字脸, 方而短;贯,即头大而身体长而直;日,即肥瘦长短均适中,并较为挺直。符合以上四字标准 的都可以中选。身,就是身体斜而不正;甲,是指头大身体小;气,是两肩不平,一肩高耸; 由,即头小身体大。凡有以上长相的,则皆不入选。 这种以貌取人的制度,参加“大挑”的举子被列为几等,能不能当官,完全靠父母给的身 高、长相、自己的运气以及选人者的好恶。清代陕西米脂县的高照煦,同治十二年癸酉科 (1873年)中举人,在应光绪六年庚辰科(1880年)会试不中之后,参加了当年的“大挑”。高照煦在参加“大挑”时,对自己的相貌非常自信,满以为非一等莫属,然而,在抽签时,他却抽 在了最后一“班”,所剩不足二十人,只有十三人。按照规定,这种情况只能选一个一等。 经过主持面试的亲王反复衡量,高照煦被定为二等。最后他坐了几十年清水衙门,历官宜川训 导、郃阳教谕、榆林府学教授之后,结束了官场生涯。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尽管“大挑”要求举子容貌出众,有人却能因为丑得别具一格而幸运 入选。有一个叫金孝廉的举人,五官布局极不合理,旁观者都不敢正视,因为看了都忍不住发笑。然而,此公一进挑场,负责主持的某王首先挑选他为第一。一时间其他王公大臣相顾 错愕不解,那位王爷说:“不要惊讶,此人胆量可嘉!”众人仍不解其意。该王解释道:“此 人面目如此,却敢于进入挑场。没有三国姜维的胆量,岂能达到这种地步,可见是块做官的 材料!”王爷的一时心血来潮,便决定了一个举子的前途命运。 
       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的军机大臣阎敬铭,有点像三国时的凤雏庞统,此君曾任户部尚书,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的进士。中进士前,曾参加大挑,落入“八仙”之例。阎敬铭体貌短小, 身高又不满五尺,脸像个枣核,眼一高一低,活形容实在猥琐异常,脱脱一个乡村老头。阎就挑时,刚跪下,某亲王即厉声喝到:“阎敬铭站起去!”挑都不用挑了。阎敬铭“出去”之后,没有别的出路,只得继续报考下一科的会试。后来中了进士,胡林翼奏调阎总办东征粮台,疏中有“阎敬铭气貌不扬,而心雄万夫”一语,既针对大挑落选受辱经历而言的。慈禧太后打算重修圆明园时,遭到阎敬铭的强烈反对,得罪了慈禧,因此革职留任。光绪十三年(1887),复职,四次上书告老还乡,得到批准。作为一个山西人,必须记录在此的一桩史实是,阎敬铭为官俭朴而廉明,于山西人是有恩德的。1877年山西大饥,清廷屡派官赈济,犹不解饥情,于是调派阎敬铭去视察赈务。他一路敝车荆服,行李萧然。到任后,穿一身粗糙的“褡裢布”做的官服,并让属下也都穿这样的粗布,有敢穿绸缎者,罚捐饷济灾。他执法不苟,查拿了贪官知州段鼎耀等人;严厉弹弹劾了礼部尚书恩承、都察院童华一伙对地方的滋扰,晋民交口称快。
      清朝的这种以相貌取士的制度其实也不是灵机一动,一拍脑袋就来的,而是有承袭的,唐朝的《选举志》就提出的标准是:一曰身,就是体貌丰伟;二曰言,就是言辞辩正;三曰书,就是楷法遒美;四曰判,就是文理优长。唐代诗人诗人罗隐就为此吃了亏,他诗写得不错,但长相却让人不敢恭维,因此屡试不第。
    选拔录取国家公务员,居然弄得像参加看相大赛,岂不荒唐?真应了古人那句话: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