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又一桩高空坠物伤害案  

2017-07-08 00:05:52|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发时的监控录像


                                      从天而降的日本武士刀

                                                                配上刀鞘


                                                             受害者


       前几天,鄞州罗蒙环球城小区的一女子在小区行走时,突然被一个不明物体砸中,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当时的监控画面记录下了当时的一幕(见上图)。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从天而降惹下大祸的物体竟然是一把刀,一把身长约90厘米、重达五六斤,锋利无比的武士刀!

       万幸,受伤者被紧急送医,并在后脑勺处缝了8针后,终于悠悠地醒了过来。

       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发现人行道上有血迹和一把长长的武士刀。并调取小区监控,并对该区域小区住户逐一进行排查。经过大量排查工作,直到次日下午2点多,在该区域内的一幢住宅楼11楼某房间内发现一个刀鞘,跟砸中小韩的那把武士刀刚好匹配,于是锁定高空扔刀的嫌疑人并将其抓获。

       嫌疑人是个20岁的女子,姓陆,今年20岁,贵州人。陆某向警方交代,她今年年初和男友周某一起搬到该小区租住。事发当天下午4点多,陆某和男友周某因为一些琐事开始争吵,一直吵到到晚上7点多。为了想让女友撒气,周某冲动之下从客厅墙上取下一把武士刀,让女友砍他解气。陆某看到男友拿刀,非常害怕,冲动之下夺过刀直接从11楼窗户扔了下去,后果就是击中了刚好路过的受害者。

       警方分析认为,武士刀坠落位置是11楼,约33米高处,对比小韩的伤势,这种情况已经算不幸中万幸。警方技术部门做过测算,如果刀直接从11楼坠落,落地的速度会很快,这种情况下人被击中的话,即便不致命也是重伤。警方结合小韩的说法,调取事发现场视频监控,对当时的情况进行了还原推测:刀从11楼坠落后,在低处约二三楼位置,与墙壁碰撞,下降速度有所减缓,然后是刀柄击中了小韩的后背,刀刃从她后脑勺擦过。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高空抛物造成路人受伤或死亡。如果高空抛物造成严重后果的话,肇事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也就是说,从空中掉下东西砸到人,假如找不到责任人,则推定所有住户都有“抛物”的可能,应由所有住户一起赔偿,除非住户能举证自己是清白的。此类判决至今早已不止个例,尽管每一次的判决都伴随着不小的争议。

       本案正好为上述争议增添了一个诠释:那就是,如果肇事者即使隐藏或销毁了刀鞘,且面对警察的调查矢口否认呢,是不是就正好回到了法律所规定的“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定域里,从而让整幢住户来摊平赔偿?可即便如此,那息宁也只是民事赔偿那一部分,那刑事责任的追究又该如何认定和落实呢,莫非得让整幢住户赔了夫人又折兵,还得背上又该“前科”记录?尽管眼下尚未出现此判例,但理论上可能是显而易见的。

      或曰:只要警察费工夫去找,哪里有找不出来的肇事者,时下看上去毫无头绪的无头案尚且能够最终破掉呢。此言极是,就像本案,即便死不承认刀由你扔,那利用DNA技术,从扔下的刀身上提取到相关的基因信息那也不是难事,然后逐一对比,铁证如山,那不就一切水落石出?

       这么说的话,“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规定就有些落伍了,《侵权责任法》修改了一次又一次,数年前DNA技术尚不成熟,不敢造次,法律条款嘛,毕竟严肃性在哪搁着,那现在依然“难以确定”就有些敷衍之嫌了。此外的一点瑕疵是“确定具体侵权人”,《侵权责任法》里并没有规定谁去前往“确定”,像本案,伤害严重,几乎致死,警察于是来“确定”了,假如同样是高空坠物造成了伤害但不像本案如此严重的话,警察还来吗?那只好就由受害者自个儿来对付了,然而公民个人又配合警察的义务而无配合其他民事主体的义务,你说我扔刀了,我还说你犯诬陷罪呢。没办法,只好打官司,把整幢住户统统告上法庭。结果呢,官司倒是赢了,但也成了整幢住户的公“敌”,最终不得不灰溜溜搬走,你说这个结果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吗?

       如此看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认定,实际是不为,而非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