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悼妻,悼妾,悼妓  

2017-08-24 00:01:56|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亡”嘛意思?不就是悼念亡故亲人的作品么。此回答按眼下的理解也对。不过,严格来讲,在古人那里,“悼亡”的意思系特指,只指向在时夫君追悼亡妻的诗词或其他文字。这种特指有点类似“未亡人”的称谓。“未亡人”不就是还活着的人嘛,那就错了,其意很是狭窄,只指寡妻,不包含其他亲属关系,若鳏夫自指的话,那就人笑掉大牙了。事实上,时下里妄自解释的现象还不少,有一些还人模狗样出现在很权威的媒介上。

       记住,“悼亡诗”或可按字面意思来,不算大错,但“未亡人”绝然不可。“未亡人”的本意是:作为主角的夫君死了,那作为配角的妻子就应该陪着一块去,继续活着那是一种苟且偷生。说殉葬有点残酷,但逻辑就是打自而来。记得有则相声,在“该来的不来”“该去的不去”“该走的不走”“该留的不留”等字眼上抖包袱,绕弯子,很可笑,但也的确指出了汉语言的某些字面之下的一点隐秘和猫腻来。换句话说,“未亡人”三字的直白解释就是——该亡而未亡的人。

       写到这,笔者忽然想,夫死后寡妻是“未亡人”不存在什么疑义了,但比妻低一个等级的妾呢?按道理也应该算,但似乎又有点牵强,至少,笔者是没有见过“未亡人”里有妾的。相应地,人们一提起“悼亡诗”,就立刻反应为“悼念亡妻的诗歌”,如果不加特殊说明的话,那是不包括亡妾的。妻是什么,那是“一拜祖宗,二拜高堂”之后的结果,是祖宗爹娘认可了的,是三生石上的精魂注定,类似今天经过公证后的契约;而小妾就不同了,身份在妻和婢女之间,死了?没关系,花俩小钱再买一个就是。

       如此一来,问题来了。煌煌一笔文学史,悼念亡妻的作品不少,众所周知,那有没有悼念亡妾的呢?回答是,有。

       先看一首南宋吴文英的一首《浪淘沙》:

              灯火雨中船,客思绵绵。离亭春草又秋烟。似与轻鸥盟未了,来去年年。

              往事一潸然,莫过西园。凌波香断绿苔钱。燕子不知春事改,时立秋千。

       大意为:夜晚栖身客船,阴雨淅沥,孤灯摇曳,异地为客,思愁绵绵。别时亭边春草才抽芽,转眼秋风又吹送着云烟。整日忙碌,身不得闲,来来去去,一年又是一年。回想往事令人泪流不断,再也不敢路经我们曾欢聚的西园。你美丽的身影、轻盈的步履,已在那长满绿色苔藓的路上中断。足迹犹在,斯人已去,这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情。燕子不知你已离开人间,依然时时光顾,停立在你曾荡过的秋千,似乎在等待旧主人的归来。

        那这位佳人系何人呢,据学者考证,苏州爱姬,其人乃一苏州籍女子,从吴文英其他词作里湘水女神的用典情形来看,应为一介吴地歌妓,吴文英为之脱籍,并纳为妾,恩爱异常,后来呢就死了。

       如果说这一首从感觉上还不够刻骨铭心的话,那吴文英的另一首就有点“病入膏肓”的意思了:

                                      绛都春

              燕亡久矣,京口适见似人,怅怨有感。
              南楼坠燕。又灯晕夜凉,疏帘空卷。叶吹暮喧,花露晨晞秋光短。当时明月娉婷伴。怅客路、幽扃俱远。雾鬟依约,除非照影,镜空不见。
              别馆。秋娘乍识,似人处、最在双波凝盼。旧色旧香,闲雨闲云情终浅。丹青谁画真真面,便只作、梅花频看。更愁花变梨霙,又随梦散。

       大意为:亡妾去世已经多年,而一直难以忘怀。途径京口,偶遇一歌姬,外貌极似当年爱妾,乃感慨唏嘘,写下了以下这首词。
       爱妾去世很久了,在不知多少个深夜里,我一次次对昏灯、傍卷帘悼念亡灵。爱妾之薄命就像秋风吹落叶,昏鸦闹疏林,残荷沾晨露。当时相聚在杭城共度明月良宵的情景历历在目,而现今我却是孤身在京口为客,与爱妾已是幽明异路了。对于亡妾的音容笑貌,如今想起来,因为已隔多年,就像重雾遮隔那样模糊不清,更何况这里又没有她的画像,只有昔日伊梳洗用的镜子作为纪念摆在台子上,但也是不见伊之人形了。在京口的一个别馆中,偶然碰见了一位歌伎,她的长相乍见之下恰如亡妾复生,特别是她双目凝盼时的神态,真是像极了。虽然这位歌伎极似亡妾,但是终究不是真的我是爱妾啊。所以对旧人的怀念仍旧是铭刻心头,我对这个初次相识的歌伎在感情上总觉得相交太浅。不知道有哪一位名家高手能挥毫试作丹青,像画真真似地画出我亡妾的真实面容,并使她死而复生?如今我没有画像,就只好将这位“似人”的歌伎权作我的爱妾,细细地审视以聊解相思意、怀恋情吧。但是愁只愁这种“望梅止渴”的情况,终非长久之计,如果这歌伎一旦离去,就岂非像雪花消融、幻梦惊醒一样,成了一场空欢喜?

       如何,有点伤心欲绝吧?

       吴文英悼念亡妾的词作远不止上述二首,只是限于篇幅不再罗列出来而已。
       大多数读者都知晓苏东坡悼念亡妻的那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而坡公的《西江月·咏梅》同样也是悼妾词中的力作。自从爱妻王弗去世以后,苏轼没有再娶,其他侍妾也先后辞去,唯有朝云晨夕相随。当苏轼谪贬岭南时,朝云不畏南方瘴病,紧紧跟随左右,不久便不幸病死于惠州,苏轼十分悲痛,作了这首《西江月》以悼朝云: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去,不与梨花同梦。

大意为:玉洁冰清的风骨是自然的,哪里会去理会那些瘴雾,它自有一种仙人的风度。海上之仙人时不时派遣来探视芬芳的花丛,那倒挂着绿羽装点的凤儿。它的素色的面容如果翻一下嫌太过粉婉,如果雨雪洗去妆色的话那种朱唇样的红色根本不会褪去。高尚的情操已经追随向晓云的天空,就不会想到去和梨花有同一种梦想。

也许,在男人的情感世界里,悼念亡妾虽然是悼念亡妻情感的外延,但在情感取向上是有所不同的。悼妻情感是庄重的,侧重于同甘共苦的夫妻之情,而悼妾情感是缠绵的,侧重于曾经有过的那段难以割舍的浪漫之情。因此,宋代的悼妾词,大都频频涉及美色歌舞,很少去写妾氏是如何的勤劳贤惠。

古人诙谐语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那可有悼妓之作?当然也有,只数量比起悼念妻妾来就少多了。南宋词人史达祖就有一首悼妓之作《三姝媚》:

 烟光摇缥瓦。望晴檐多风,柳花如洒。锦瑟横床,想泪痕尘影,凤弦常下。倦出犀帷,频梦见、王孙骄马。讳道相思,偷理绡裙,自惊腰衩。
       惆怅南楼遥夜。记翠箔张灯,枕肩歌罢。又入铜驼,遍旧家门巷,首询声价。可惜东风,将恨与、闲花俱谢。记取崔徽模样,归来暗写。

大意为:精美的琉璃瓦上笼罩着雾色烟光,突出的翘檐历历在目,天气晴朗,柳絮满天飘飞。遥想她从前的样子,我急急来到伊人闺房,不料人去楼空,只有锦瑟横放在琴床。我不禁黯然神伤,料想她在我离去后的苦况。一定是常常伤心流泪,常常抚琴弹瑟以寄托愁肠。终日懒得迈出闺门,只能在梦境中见到我的模样。逢人又不敢公开说是害了相思,当偷偷整理丝裙时,才惊讶自己瘦削身长。我不由满怀惆怅,清楚地记得当日在南楼时欢爱的幸福时光,在翡翠的珠帘里,彩灯非常明亮。她亲昵地依偎在我的肩头,温柔深情地把歌儿哼唱。如今我又到旧日街巷,遍访旧日邻居询问她的情况。可惜那无情的春风,吹落了鲜花,吹走了芬芳,并带着无限的感伤。我悲痛欲绝,她也没给我留下画像。我还清楚地记得她的容貌,回来后仔细描画那深情的模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