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一宗爱情悲剧  

2017-09-12 01:41:34|  分类: 昨日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宗爱情悲剧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清代徐珂《清稗类钞》里记载有段才子佳人事,小标题为《香云为徐宗海所眷》:



  “香云为光绪初汉皋有名妓,武昌人。媚眼流波,长眉入鬓,慧中秀外,冠绝一时。富商贵介,招妓侑觞者,辄乐就之。以是征歌佐酒,殆无虚日。香云亦身价自高,龌龊浮浪子,视之蔑如也。所与往来者,多名下士,酒阑灯炧,惟事谈诗问字,语不及私。湘阴徐宗海茂才尤与之善,以终身为订,尝曰:‘若得负郭田数十亩,环植桑柘,结庐其中,竹篱茅屋,淡泊自甘,妾为蓄蚕织缣,以纳太平之租,暇则茗碗炉香,读书作画,花开月上,陪君小饮,此乐虽神仙不易也。’宗海然之,日夕筹赀,谋为之脱籍。
       “假得同学友三百金,与鸨商,鸨必却取盈,香云乃出私蓄畀之,已有成说。一夕,宗海寓庐不戒于火,一切荡然。香云知之,恚而病。宗海之父得耗,寄书促速归,乃走辞香云,时已病不能起,相见执手,呜咽不作一语。别后十日而死,比宗海至,已葬于北郊矣。宗海特赠沈香木,觅巧匠镌小像,置于小庵,撰长联以挽之。
       “上联云:‘试问十九年磨折,却苦谁来?如蜡自煎,如蚕自缚,没奈何罗网频加。曾语予云,君固怜薄命者,忍不一援手耶?呜呼!亦足悲矣。忆昔芙蓉露下,杨柳风前,舌妙吴歈,腰轻楚舞。每值酡颜之醉,常劳玉腕之扶,广寒无此游,会真无此遇,天台无此缘。纵教善病工愁,怜渠憔悴,尚恁地谈心永夜,数尽鸡筹,怎能忘袅袅娉娉齐齐整整。’下联云:‘不图三两月欢娱,竟抛侬去,问鱼常杳,问雁常空,料不定琵琶别抱。然为卿计,尔岂昧夙根者,而肯再辱身也。若是,殆其死乎!至今荳蔲香消,蘼芜路断,门犹崔认,楼已秦封。难招红粉之魂,枉堕青衫之泪,少君弗能祷,精卫弗能填,女娲弗能补。但愿降神入梦,与我周旋,更大家稽首慈云,乞还鸳牒,或有个夫夫妇妇,世世生生。’”

 

       稍译一下:香云是光绪初年汉口一带的名妓。其人媚眼流波,长眉入鬓,外貌美艳,更兼慧中秀外,腹有才情故而冠绝一时。起先时,名声不足,盖为人所不识也。但遇富商贵介招妓侑觞者,频繁就之,亦乐在其中。自此征歌佐酒,歌舞欢笑,殆无虚日。渐渐身价高企,香云也有了自家的出台原则,凡龌龊浮浪子,名声不佳者,则视之蔑如,根本不理睬。而平素所与往来者,多名士才俊。每酒阑灯炧,兴酣耳热,亦惟事谈诗问字,语不及私,致访者每每鞭长莫及,望洋兴叹。香云如此卓尔不群是有缘由的,盖其时已私下与湘阴才子徐宗海(字茂才)尤与之善,以终身为订。香云尝曰:‘若得负郭田数十亩,环植桑柘,结庐其中,竹篱茅屋,淡泊自甘,妾为蓄蚕织缣,以纳太平之租,暇则茗碗炉香,读书作画,花开月上,陪心上人小饮,此乐虽神仙不易也。’宗海恨赞同其想法,遂日夕筹资,图谋为之赎身,脱离妓籍。

       宗海很快从同学朋友处借得三百金,遂与鸨商量,不料老鸨乘人之危,必却取盈,咬死高价而不松口。宗海无奈,回复香云,后者乃出多年来之私房钱助之,最终成交。二人正欢喜不已,以为自此可开启新生活之时,一夕,宗海寓庐不戒于火,家产财物一切荡然灰飞。香云知之,恚恨而病。宗海之父得此不幸消息,寄书促子速归。父命难违,乃辞别香云,后者时已病不能起,相见执手,依依难舍,呜咽不作一语。别后十日,香云郁郁而终,俟宗海重返,已葬于北郊矣。宗海伤心欲绝,重新为之配以沈香木椁,此外名画匠画香云像,兼镌刻之,置于小庵,且自撰长联以挽之。

       上联为:试问十九年艰难磨折,苦难为谁?如蜡自煎,如蚕自缚,如此励志,老天何忍?没奈何罗网频加。为你赎身时,你曾经告诉我:你如此怜惜薄命,倾尽所有,感动之余,我怎么能施以援手呢。想想这些话,尚在耳畔,可眼前人却已去,此情此景,怎么能不悲从中来呢?忆昔芙蓉露下,杨柳风前,舌妙吴歌,腰轻楚舞。每值我酡颜之醉,常劳(你)玉腕之扶,想想广寒里的吴刚与嫦娥,会真记里的莺莺和张君瑞,《神仙传》里东汉刘晨、阮肇天台山路逢二仙女,遂结良缘之事,比起你我的这场爱情,也要逊色一筹罢。你一直身体欠佳,但即便病态愁容,其憔悴的神情和姿态,俨然西施捧心,愈加叫人怜爱不已,何况还拖着病体,辄与我彻夜长谈,直到鸡鸣数番。如今斯人不再,可怎能忘记你袅袅娉娉的倩影,齐齐整整的模样。下联云:你我相识相交,算来不过两三月光影,其间带给我的快乐去无以计数。匆匆之来,匆匆之去,如今问鱼常杳,问雁常空,哪里还有你的消息?料不会是眷恋阴府里的某个人而如此猝然吧?这样说真是对你的亵渎,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若真是的话,你就不会这么慨然赴死了。唉,如今说什么一切都晚了,荳蔲香消,蘼芜路断,门犹崔(护)认,楼已秦封。地方还是老地方,景致如旧,然而难招红粉之魂,枉堕青衫之泪,即便像当初的唐玄宗求道士招魂也无济于事,即便精卫重生,无奈恨海难填,女娲补得天,但补不得此事我的心中的缺憾。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但我还是祷告老天爷和诸路神仙,哪怕降神入梦也算,与我有短暂的相会也知足了。如果好心善意,真能起死回生,稽首慈云,一续鸳梦,或有个夫夫妇妇,世世生生。那就真是人世间的奇迹了。

       这副挽联真不错。

       文中有句“妾为蓄蚕织缣......”,此“妾”怕不完全是谦称,从“十九年”的表述看,应该是香云坠入娼门开始至结识徐宗海之间的时间。不过,娼家买入小女孩进行训练一般幼自五六岁,大至十多岁。如此说来,香云应该奔三十的样子,在这样一个行当里也该到了考虑“退休”的年龄了。那徐宗海多大呢,至少也三十大几了吧,读书人嘛,类似于现在的硕士博士,进入社会打拼几年方有些功名。换句话说,早已娶妻。徐父急招儿子回家,十有八九也是企图阻止儿子纳妾。或者说,香云与徐宗海之间的爱情悲剧似乎是注定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