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乌”与“乌鹊”,以及现代人眼中的乌鸦  

2017-10-11 12:43:03|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觉得,古人笔下的“乌”与“乌鹊”并非一回事,且与现代人的理解有一定差异。

       首先,“乌”作为“乌鹊”的简称肯定的,但概率多高就难说了。“暮鸦”“昏鸦”显然只能是乌鸦。鲁迅《药》结尾:“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在民间,乌鸦又叫老鸪,嘴大喜欢鸣叫,鸣叫嘶哑而难听,为雀形目鸟类中个体最大的,性情凶猛,喜食腐尸。据说乌鸦能够在人之将死之时即便在老远的地方也能够嗅到丝丝腐烂气息,故而如家中有气息奄奄者,如果在房顶或院落的树上发现有这只遭人厌恶的黑影,那就昭示垂死者即将咽气,也就是野墓新冢里经常出现乌鸦的缘故。或者说,如果说喜鹊登门主报喜讯的话,那乌鸦的出现则恰恰相反(鹊报喜,鸦主凶)。不过,这毕竟不过只是民间传言,难以实际认定。倘然乌鸦(鸦科)的主食就是腐尸的话,那简直就是秃鹫的变种了,岂不是应该应该归属到隼科里去了,尽管就外形来看乌鸦的样子的确有点凶巴巴?

       公道点说,乌鸦之所以为人不喜,失在其全身的黑不溜秋,而在古人那里,黑色主丧;其次声音确实呕哑嘲哳,听来甚微诡异(当然也与听者先入为主的文化背景有点关系),其三,乌鸦与相对与人亲近的燕子和喜鹊不同,数量少且常在野外出没。而人类天然是有偏爱的,喜近嫌远,譬如你打死一条流浪狗,可你会立刻招致爱狗人士的抗议,如果你打死的是窜扰在居民小区的蛇呢,兴许还会博得为民除害的赞许呢,而事实上,人们遭受狗咬比受到蛇的损害的概率大多了。

       成语“乌白马角”(喻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的“乌”毫无问题就是乌鸦,而“乌合之众”之中里的“乌”怕就未必是乌鸦了,因为其不善集群。敝乡盛产柿子,一到成熟阶段,一些遭受虫害而先期软掉的柿子经常会遭受麇集的喜鹊的啄食,柿树林里一片叽叽喳喳。当然如果据此就认定“乌合之众”里的“乌”就是喜鹊那也荒谬,因为麻雀比喜鹊更喜欢成群结队,鸟类迁徙时的动辄漫天遍野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么说来,“乌合之众”的“乌”如果按照现在词典的解释为“乌鸦”的话,似乎有点想当然,如果用来指大部分鸟类的共同习性的话,倒更合适。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里的“乌”应该也不是乌鸦(眼下的教科书释为乌鸦),否则的话,紧接着的“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就无法解释了。

       《吴越春秋》:越王句践与大夫种、范蠡入臣於吴,群臣皆送至浙江之上,越王夫人“乃据船哭,顾乌鹊啄江渚之虾,飞去复来,因哭而歌之”,此“乌鹊”也不是乌鸦,而更像是栖息在南方的一种水鸟。

       唐李峤《鉴》诗:“月中乌鹊至,花里凤皇来,”应该也不是乌鸦,而是一只代表吉祥的鸟类。

       唐李邕 《奉和初春幸太平公主》:“织女桥边乌鹊起,仙人楼上凤凰来。” 唐李商隐 《辛未七夕》诗:“岂能无意酬乌鹊,惟与蜘蛛乞巧丝。” 明何景明 《织女赋》:“凤凰翼以翳车兮,命乌鹊以筑梁。”上述“乌鹊”明显都是喜鹊。

       宋戴复古《镇江别总领愚子催归》诗:“老妻悬望占乌鹊,愚子催归若杜鹃。” 金元好问《送钦叔》诗之五:“遥知慈母心,已为乌鹊喜。”,也是喜鹊。所谓“报喜”,本身就是占卜的结果。

       屈原《楚辞·九章·涉江》:“鸾鸟凤凰,日以远兮;燕雀乌鹊,巢堂坛兮。” 王逸注:“燕、雀、乌、鹊,多口妄鸣,以喻谗佞。”哈哈,又变了,“乌”与“鹊”不仅成了两种,还都是坏种。

       此外,“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指向,那就是指太阳。三足乌又名三足金乌,中国古代神话中驾驭日车的神鸟,也称金乌、阳乌、旸乌(韩愈《论风伯》:“旸乌之仁兮,念此下民。”元方回《和陶渊明饮酒诗》之二十》:“风雨骤晦冥,旸乌出还新”),或称三足。有学者认为古代人看见太阳黑子,认为是会飞的黑色的鸟——乌鸦故。明显是在胡说八道,太阳黑子是十九世纪德国人通过先进仪器才发现的,在遥远的中国古代,凭借肉眼怎么看太阳,不服试试?

       “慈乌反哺”是一个成语,意思是子女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相关词典里解释:慈乌是乌鸦的一种,多半也是一种想象,因为若果再问,那“慈乌”的现代学名又是什么,试问谁能回答?《本草纲目》载,乌有慈乌和乌鸦,慈乌“小而纯黑,小嘴反哺者”,“此鸟出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而乌鸦“大嘴而性贪婪,好鸣”,“腹下白,不反哺者”。可到底系哪种鸟,还是等于没回答。

       啰嗦了半天,现在下结论:一,“乌”不一定就“乌鹊”的简称,有的是,有的不是。

                                                  二,“乌”和“乌鹊”不是一定就指乌鸦,甚至不一定是黑色的鸟。

                                                  三,“乌”和“乌鹊”的是非善恶并不固定,全然由使用者的认定来。

                                                  四,古人的诗文或笔记,不是学术论文,而是文艺作品,对其中的“乌”和“乌鹊”不必刨根问底。何况时跨数千年,非要认定某个名词在此期间一成不变,那是神经病。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