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两则趣味轶事  

2017-10-06 00:04:36|  分类: 人物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徐珂《清稗类钞》载有清代名臣张之洞的两则轶事,饶有趣味,兹录于下。

       其一为《锡良铁良》:

  张文襄(即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谥文襄,直隶(今河北)南皮人)谥文襄)在京,为某尚书所诏燕(受邀参加宴请),座客有锡清弼(锡良,字清弼)、铁宝臣(铁良,字宝臣)两尚书。张曰:“幼时记得一笑话,诸公愿闻否?”众曰愿闻。张曰:“吾乡有一塾师,性极严厉,其徒憾(怨恨)之甚,思所以报复之,乃捕得泥鳅二,置诸夜壶。夜半,师起溺,壶中两鳅跳跃作声,师大惊,掷壶于门外,壶应手碎。次日,居停(旅舍主人)为之易一锡夜壶,其徒潜于壶底钻一细孔,师不知也。溺毕,被褥皆湿,师大骂。其居停又为之易一铁夜壶,于是始保无事。一日,师与居停谈及夜壶之比较,居停曰:‘瓦夜壶与锡夜壶孰良?’师曰:‘锡良。’‘然则锡夜壶与铁夜壶孰良?’师曰:‘铁良。’”

  另一为《远山近水各凄凉》:

  张文襄有侍姬二,一名远山,一名近水,皆得宠幸。及薨,某部郎作挽联云:“魂兮归来乎,星海云门同怅惘;死者长已矣,远山近水各凄凉。”盖以梁星海、樊云门均为其得意门生也。梁名鼎芬,官湖北按察使。樊名增祥,官江宁布政使。

       一铁一锡,倒是正好开玩笑,这没问题。问题是,将两位尚书(相当于现在的部长级别)比作尿盆,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以俗话来说就是明着在其头拉屎撒尿嘛;其次呢就是贬损对方之极处,一般骂人为酒囊饭袋就够毒舌的了,而两位被挖苦者连酒囊饭袋都够不上,只能当一尿壶来使,你说让当事的两位尚书脸面往哪搁?即便是你张大人当时官职势力大于尚书,此玩笑出口也是极不尊敬于人,极度违背“温良恭俭让”君子作风的。

       玩笑开过,记载里也没提及被损害者的反应。不过,于笔者看来,张之洞逞的只是一时的口舌之快,实际真正受贬损的也正是其本人,活脱脱就是一种小儿的顽劣呀。

       次则里的挽联极佳,撰者有文采那是肯定的,可也多亏了那四个别致名字。人死而灵魂遁去,去哪?回首望乡台,抬眼孟婆庄,漫漫黄泉路,凛凛酆都城,岂不是正好“星海”异域,“云门”铁槛?当然,明面上的“天下”之意那就不用说了。

       而“远山近水”则更引人遐思,“远山近水,寸马豆人”乃山水画之一般构图原则,换言之,远山近水两位佳人在死者生前心目中直如诗画,美焉宝焉,无与伦比,画中人嘛。而现在,主人已去,远近之仰慕者,遐迩之拥趸者岂能不伤感?更妙的是,远山近水,小桥蓑笠画来容易,但点皴出些意境才是名画,透过画作,能使人感受一种凄凉迷离,“渺渺兮予怀”,戚戚焉我心,那就更是上上之作了,西子捧心,孙寿折腰,不为减色,反增其美.......哈,反正,著作权是他的,解释权却是你的,你读来什么就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