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皇上的女儿不愁嫁,但嫁后不一定幸福  

2018-01-17 00:34:57|  分类: 沧海桑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皇上的女儿不愁嫁,此话端的不假。一方面男人都有个当驸马爷的梦和“陈世美”情结,另一方面,依托皇室的特权背景,公主可以随意遴选,之所以说随意,是因为公主有公主的脾气,只要我看中,你便是业已订婚甚至已婚,哪也不成,务须得离掉或散掉,当然,未婚也无婚约最好。上世纪文革期间林副统帅为宝贵女儿选婿,当时霸气侧漏的情形,就极似封建时代的公主的骄纵之举。

       然而,讽刺的是,也不是每个公主都能恃宠而骄,一辈子过上荣华富贵,颐指气使的生活。

       公元472年,南朝皇帝宋明帝赐婚士族名流江斅,要将自己的侄女临汝公主下嫁于他。并不想迎娶公主的江斅马上给宋明帝写了一封辞婚信,并在辞婚信中痛陈一个男人与公主成婚后将要面临的悲惨生活,以此回绝皇帝的赐婚。这就是流传后世的《辞婚表》(参看附件)的来历。

       东晋之时,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本来与自己的表姐郗道茂情投意合,打算白头偕老。谁知道莫名其妙地被新安公主司马道福给看上了。司马道福哭着求皇帝赐婚,一定要嫁给王献之。可公主下嫁,总不能做妾吧?于是简文帝司马昱下令,强迫王献之和郗道茂离了婚。

王献之伤心欲绝,不但写下《奉对帖》表明自己的心意,甚至到去世的时候,人家问他这辈子有什么过错,他说,别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和郗家离婚这件事儿。可见和公主结婚,不见得是很如人意的事儿。

                       王献之《奉对帖》

 

同样因为公主下嫁而被迫抛弃自己发妻的,还有唐代的武攸暨。电视剧《大明宫词》里,那个在感情中陷于两难的薛绍,原型就是武攸暨。他是太平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当时为了让他娶太平,武则天下令处死了武攸暨的前妻——这一点,武则天做得可比司马昱狠多了,不知道结婚以后,武攸暨和太平公主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娶了公主,相处不好就惹了大祸。譬如北齐的名臣崔暹,他的儿子崔达拏娶了皇帝高洋的侄女乐安公主,夫妻两人感情很好。只可惜有一天,乐安公主回宫,高洋询问婆家待她如何的时候,乐安公主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地说,相公对我很好,可婆婆不太喜欢我。

              北齐文宣帝高洋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大问题,吵吵闹闹,是常有的事儿。可高洋听说公主受了委屈以后,立刻亲自前往崔暹家中。当时崔暹刚死没有很久,高洋便问他的发妻,也就是乐安公主的婆婆李氏说,崔大人去世了,你想念他吗?李氏说,这么多年的结发夫妻,哪有不想念的道理呢?谁知道这话才说完,高洋就把刀给抽出来了。他恶狠狠地跟李氏说:“既然你这么想念崔大人,那不如到黄泉去陪他吧!”手起刀落,就把李氏给杀了。

也许乐安公主自己都没想到,就这么一次有意无意地抱怨,竟然让自己的婆婆丢了性命。而崔达拏因为此事,对乐安公主也心怀怨恨,夫妻“甚相敬”的场面,也一去不复返了。等北齐灭亡后,崔达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乐安公主,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娶公主,做驸马,难处实在太多。也因为这样,唐代郭暧“打金枝”,驸马占据上风的事儿才被人津津乐道,后来还改编成了故事,叫《醉打金枝》。郭暧的父亲,是中唐著名的将军郭子仪,掌天下兵权,又有唐代宗特别赏赐的“免死铁券”,权力不可谓不大。但郭暧的妻子升平公主却觉得,再怎样权势滔天,也不过是个“臣”,因此在家里的态度,不免有些不大恭敬。长此以往,郭暧和升平公主的矛盾越来越大,有一天郭暧终于忍不住打了公主,两人还闹到了唐代宗面前。幸而后来两人和好如初。

这些故事里头,大多都是恃宠而骄的公主,仿佛天家女儿,真的能够为所欲为,横行霸道。但凡事都有例外,不是每个公主,都能在这样的婚姻关系中占据强势地位的。

比如北宋仁宗的爱女福康公主,嫁给了国舅李用和的庶子李玮。李用和出生卑贱,未发迹之前,以做冥币为生,李玮又无才无貌,福康公主又怎么会看上他呢?更何况,那时公主心中已有所爱,就是宦官梁怀吉。有天晚上,公主与梁怀吉对饮的时候,被李玮的母亲发现,两人大吵一架,公主深夜回宫,要求与驸马离婚。这件事越闹越大,甚至朝廷官员都上疏,要求仁宗惩罚公主。最后,福康公主精神终于崩溃,多次自杀,甚至差点放火烧掉自己住的宫殿。纵然后来仁宗心疼女儿,召回了梁怀吉,但福康公主仍以33岁的盛龄去世了。

魏晋南北朝时候,北魏的兰陵长公主和她的驸马刘辉之间发生的事,最后也是以公主死亡为收场的。兰陵长公主的父亲,是著名的推崇汉化的孝文帝;而刘辉则是南朝刘宋的皇族成员,他的爷爷刘昶因为刘宋末年子孙内斗,害怕自己被牵连,所以逃到了北方。两个人结婚之初,兰陵长公主和其他公主一样,借着皇家的身份,强压刘辉一头。在三妻四妾算是很平常的古代,兰陵长公主却无法容忍刘辉有别的女人。而她做的最残忍的一件事,是当时刘辉宠幸的一个婢女怀孕了,兰陵长公主十分妒忌,竟然将那位婢女的肚子剖开,把胎儿取出来以后,塞入草料,再让人把婢女的尸体带到刘辉面前。

这件事导致刘辉和兰陵长公主夫妻关系彻底破裂,朝廷下令削除刘辉的爵位,让他们两人离婚。但兰陵长公主可能是真的很喜欢刘辉,在一年以后,请求朝廷让她和刘辉复婚。两人复婚以后,明面上过了一段安生日子,甚至兰陵长公主还怀上了孩子——这时候,她已经三十多岁了。这种年纪怀孕,在现代都算大龄,更何况是在古代,想必兰陵长公主是十分期待这个孩子出世的。然而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怀孕的时候,刘辉竟然再一次临幸了其他的女人。两人的婚姻起伏不断,当初陷入冰点,就是因为兰陵长公主无法容忍刘辉宠幸别人,因此兰陵长公主这一次本来打算容忍刘辉的行为,默默吞下委屈。

但她身边的亲朋好友却无法释怀,纷纷为兰陵长公主鸣不平。这种话听得多了,兰陵长公主也渐渐沉不住气了,再一次与刘辉起了争执。那一天,两人先是在床上吵了起来,后来竟然大打出手。在盛怒中,刘辉居然把怀孕中的公主一把推下了床,还跳下去,用脚不断地踩她的肚子,导致公主流产。此外,因为刘辉的暴行,兰陵长公主还受了其他的伤,当时医术没有现代发达,最后,兰陵长公主终于因为伤势过重去世了。

刘辉犯下这样的大错,吓得惊慌失措,畏罪潜逃。朝廷下令,将他追捕归案。然而可惜的是,当时刚好天下大赦,刘辉居然逃过了一死,后来甚至还重新被封了爵位。

看来,世上的事儿绝然不能一概而论,即便命运眷顾,出身为公主,那也注定不了一生的幸福。

 

附件1:江斅作《辞婚表》
       伏承诏旨,当以临海公主降嫔,荣出望表,恩加典外,顾审辅蔽,伏用忧惶。臣寒门硕族,人凡质陋,闾阎有时,本隔天姻。如臣素流,室贫业寡,年近将冠,皆已有室,荆钗布裙,足得成札,每不自解,无偶迄兹,谋访莫寻,索族弗问。自惟门庆,属降公主,天恩所造,容及丑末,怀扰抱惕,虑不获免,征命所当,果膺兹举。虽门泰宗荣,子臣非幸,仰缘圣贷,冒陈愚实。自晋氏以来,配上王姬者,虽累经美胄,亟有名才。至如王敦慑气,桓温敛威,真长佯愚有求免,子敬炙足以违诏,王偃无仲都之质,而裸露子北阶,何瑀阙龙王之姿,而投躯于深井。谢庄殆自同于蒙室,殷冲几不免于强。数人者非无才意,而势屈子崇贵,事隔于闻览,吞悲茹气,无所逃诉。
  制勒甚子仆隶,防闲过于婢妾。往来出入,人理之常,当宾待容,朋友之义。而今扫辙息驾,无窥门之期,废筵抽席,绝按时之理。非唯交友离异,乃亦兄弟琉阔。第令受酒肉之赐,制以动静;监子荷钱帛之私,节其言笑。姆奶争媚,相劝以严;妮媪竞前,相谄以急。第令必凡庸下才,监子皆萌愚竖。议举止则未阐是非,听言语则廖于虚实。姆奶敢恃耆旧,唯赞妒忌;尼媪自倡多知,务检口舌。其间又有应答问讯,卜筮师母。乃玉残余伙食,诘辨与谁,衣被故敝,必责头领。又出入之宜,繁省难哀。或进不获前,或入不听出。不入则嫌于欲琉,求出则疑有别意。召必以三脯为期,遣必以日出为限。夕不见晚魄,朝不识曙星,至于夜步月而弄琴,书拱袂而披卷,一生之内,与此长乖。又声影才闻,则少婢奔迸,裙袂向席,则老丑丛来。左右整刷,以疑宠见嫌,宾客来冠,以少容致斥。礼则有媵御,象则有贯鱼,本无嫚嫡之嫌,岂有轻妇之诮。况今义绝傍私,虔恭正匹,而每事必言无仪适,设辞辄言轻易我。又窃闻诸主集聚,唯论夫族,缓不足为急者法,急则可为缓者师。更相煽诱,本其恒意,不可贷借,固实常辞。或言野败去,或言人笑我。虽家日私理,有甚王宪,发口所言,恒同科律。王藻虽复强,颇涉经学,戏笑之事,遂为冤魂。诸暖忧愤,用致天绝,伤理害义,难以具闻。
  夫惫斯之德,实致克昌,专妒之行,有妨繁衍。足以尚主之门,往往绝嗣,驸马之身,通离衅咎。以臣凡弱,何以克堪,必将毁族沦门,岂伊身眚。前后婴此,其人虽众,然皆患彰遐迩,事融天朝。故天言咽理,无敢论诉。臣幸属圣明,矜照由道,弘物以典,处亲以公。臣之鄙怀,可得自尽。如臣门分,世荷殊荣,足过前基,便预提拂。清官显宦,或由才升,一叨婚戚,咸有恩假。是以仰冒非宜,披露丹实。非唯止陈一己,规全身愿,实乃广申诸同忧患之切。

伏愿天慈照察,特赐蠲停,使燕雀微群,得保丛蔚,蠢物含生,自己弥笃。若恩诏难降,披请不申,便当刊肤剪发,投山窜海。

柏杨先生译文:
刚才接到陛下的圣旨,说要把临汝公主嫁给我,这种荣耀,超过我的希望,这种恩典,也超过正常制度。奉命之下,既忧又怕。我家门户单薄,亲属又都没啥出息。他们既不是大官,也不是大商,但一到了二十岁,差不多都娶了门当户对的妻子。只有我,却硬是没有女孩子肯嫁,到处托人介绍也不行,不过是家世寒酸,无人问津罢啦。
可是想不到忽然时来运转,陛下竟要把公主嫁给我,一点不嫌我是个饭桶,真是天恩浩荡,但同时也心如火烧,求你老人家收回成命。盖这种招驸马的大事,固然光宗耀祖,却也实在不敢领教——说到这里,还请御肚包涵,暂别发气,敬陈下情,恭请垂听。
盖自从晋王朝以来,凡娶了皇帝女儿的朋友,即令他是世代书香,莫名盖世,结果无不弄得苦不堪言。像王敦先生,受尽了窝囊之气。像桓温先生,头都抬不起来。像刘惔先生,宁可假装白痴,都不敢应命。像王献之先生,宁可把脚烧掉,也不敢高攀。像王偃先生,被赤条条绑到大树上。像何瑞先生,竟被扔进深井里。像谢庄先生,心甘情愿断送前程。像殷冲先生,几乎被砍掉了尊头。这些人不是没有才干,也不是真的一窍不通,只因为妻子财大势粗,他就只好屈服,含垢忍辱,而且连个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夫公主也者,皇帝的女儿也,管丈夫比管奴隶还狠,防丈夫比防叛逆还严。既然当一个男人,免不了到社会做事,交际应酬,接待宾客,件件天经地义。可是一旦娶了公主,就啥都变了样啦,所有朋友,没有一个敢再上门,和社会上人群,不得不告隔绝。不特此也,甚至连兄弟姐妹,也疏远啦。管家的因为吃公主的饭,对驸马的一举一动,自然处处干涉;仆人们因为拿公主的钱,索性连个笑脸都不给你;老妈子争着拍公主的马屁,一直劝她对丈夫厉害一点才好;小婢女更纷纷表演忠贞,乱出主意,要公主对丈夫不可假以颜色。管家的大都没知识,仆人们也大都势利眼,哇啦哇啦讲得震天响,难以分辨是非,鬼鬼祟祟打小报告,却抓不住重点。老妈子仗恃她是老关系,公主任何忌妒,她都赞成。小婢女自以为她忠心耿耿,因而天天有打不完的小报告。
更要命的是,当丈夫的,仅只回答调查盘问,就没个完。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三姑六婆,一个个大权在握,发现残茶剩饭偶尔不见了,就冲上来,脸对脸地吼:‘你送给谁啦?’破衣服、破被子也不敢扔摔,一扔掉就没盖的,盖必须凭破的才能领到新的也。
至于日常生活,更是可怜,仅只出门入户,就有天大学问。当丈夫的虽然进入卧室,在公主点头之前,不敢跟她亲热,即令恩准亲热啦,却又不许再离开。当丈夫的如果生了气,不进卧室,好啦,那是故意疏远她。如果有要事在身,急着要走,好啦,那一定别有居心。于是乎天刚黄昏,丈夫就得进笼,第二天太阳出来才放走。驸马爷被关在家,关得晕晕乎乎,从没有见过晚霞,也从没有见过晨星。至于踏着月光散散丵步、弹弹琴,白天拥被读读书,这种情调,一辈子他妈的想都不要想,哀哉。
还有更倒霉的,丈夫还没走出房门哩,小婢女就围了上来;还没有坐稳,老妈子也拼命往上挤,虎视眈眈,严密监视。偶尔请人为你拉拉衣服,梳梳头发,公主就骂你存心不良;偶尔见见宾客,公主就吆喝你衣冠不整。无论天理国法,纵令一个男人有妾有婢,也不敢轻慢公主。可是她们却动不动就奚落丈夫没有教养,动不动就说瞧不起她这个公主,真是冤枉透顶。
最没法的是,那些公主老奶们一旦聚在一块,交头接耳,啥都不谈,专谈丈夫。谈到紧张之处,就互相乱出主意。脾气好、性情善良的,不但不能影响那些坏心眼的,反而那些坏心眼的,成了脾气好、性情善良的教习,教她们种种奇法去折磨丈夫,回到家来,猛烈发作,臭男人就招架不住矣。
按道理说,家庭之中,感情第一,和国法有啥关系?可是公主们却金口玉言,说的话就是法律。闺房之内,好像军事法庭;夫妇之亲,她成了主子,丈夫成了奴才;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敢说,偶一不慎,说了两句,立刻就构成冤狱。伤天害理,一言难尽。父子夫妇,以和睦为贵,忌妒尤为恶德,而公主们无一不心脏抽筋,所以凡是娶公主的男人,往往危机四伏,断子绝孙。
现在就要问陛下啦,公主都是这种模样,哪个臭男人能受得了哉?一定非下嫁给我不可,我势必家破族亡、身败名裂。当然啦,娶公主的朋友很多,也没有完全死光,可是他们一个个叫苦连天,却是远近皆知。只因为妻子是皇帝的女儿,不得不忍气吞声。
我幸而生在盛世,陛下英明领导,明察秋毫,以道德为社会规范,以情理为家庭基础,所以敢把心里的恐惧,原原本本,吐露罄尽。我家世代蒙受大恩殊荣,兢兢业业,守着门户过日子。就是升迁,也凭才干。可是一旦沾上亲戚,就难免不破例,显得太不公平。我所以哀哀上恳,说了这么多,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代表娶了公主的倒霉丈夫,诉一诉苦楚。敬请陛下俯察下情,免了我娶公主这个差事吧,使小燕子小麻雀,仍可自由在树林里飞吧。如果陛下硬是不肯,非把公主老奶嫁给我不可,我就只好割破皮肢,剪掉头发,跑到深山大海,逃命去矣!

 

附件2:王献之《奉对帖》

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额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匹,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俯仰悲咽,实无已已,唯当绝气耳。

(大意是说:我对你一往情深,而今出了些意外,对此我很惭愧,同时也很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129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