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2018-01-22 00:43:13|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一世好姻缘那是五百年前三生石上早已注定的一场际遇契合的话,那虽无洞房花烛却却有肌肤之亲男女情事又该如何定义?那三生石上的诸多没五百年也得有个二百年吧。常言道:痴情女子负心汉,可问题是,那只是极端,并非常态,只是小概率,并非大数据。就像中年儿女对病榻上的双亲,孝奉到感天动地程度的固然寥寥,咒死和虐待的也少而又少,大部分呢虽称不上尽孝尽尊,至顺至从,但也足可交代了那一番生养的恩德。不过,不孝的丑陋虽稀少却传播力大,大到让人对事情误判的结果。怎么会误判呢?在辗转传播的过程里,事情的恶劣性质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加深,频率也在悄悄加大呀,坏事传千里嘛。

       男女之事也一样,歪打正着,究成正果那就不说了,最终弄到你冤我恨,上公堂断是非地步的应该也不多,多数呢可能是,有点儿情,有点儿欲,有点冲破藩篱的刺激与冒险,也有点内心诉求和隐衷的不断累积。多年后,当回想那一场风花雪月之时,既有甜蜜和偷笑,也有和嗔怪和悔恨;既有纵情释放的快意,也有美好不继的怅惘;既有对“真”的亲身体验和咂摸,也有对“假”的怀疑和失意。

       哈,看来是个老司机了。错,咱一介蠢夫笨汉,没那个桃花运。上述认知,是现趸现卖,从老关那学来的。

 

                                   【仙吕】一半儿.题情     关汉卿
       云鬟雾鬓胜堆鸦,浅露金莲簌绛纱。不比等闲墙外花。骂你个俏冤家,一半儿难当一半儿耍。
       碧纱窗外静无人,跪在床前忙要亲。骂了个负心回转身。虽是我话儿嗔,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银台灯灭篆烟残,独入罗帏淹泪眼。乍孤眠好教人情兴懒。薄设设被儿单,一半儿温和一半儿寒。
       多情多绪小冤家,迤逗的人来憔悴煞;说来的话先瞒过咱,怎知他,一半儿真实一半儿假。

 

       很明显,四段连起来就是一个很完整的爱情——或偷情——故事。

       第一段是初遇,准确点儿是一场精心安排下的男女际会。剧情里的男子是否预先筹划了没有不知道,但这位大户人家幽深闺房里的女子显然早就有精心预谋,否则不会有特别精心的穿着打扮。“墙外花”三字说明了这场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情事的隐秘性质,“一半儿难当一半儿耍”,所谓“难当”是虽有意而不敢放肆。但明显芳心已乱,情窦已开。

       第二段是得手,“忙要亲”,贼急贼急的自然是男子。女子此时,情欲炽烈,也按耐不住,可毕竟有骨子里的矜持在,故而欲擒故纵,“骂了个负心回转身”。忽然来个高冷范儿,让男子有些发傻,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啥药。不过也就一愣神的工夫,女子便对自己适才的“推辞”做了诠释:你呀咋这么笨呐,床上的话和大街上的话能一样呀,咋连个正反话儿都听不懂呢?这种“诠释”既可以是莺歌燕语,绵甜软腻,也可能是一回眸的顾盼,一略发的嫣然,是兰花指不经意的一戳,是猩红唇下意识的暗舔。随即,“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水到渠成,好事终成。

       第三段里的“篆烟”是兽炉里香烟飘飘袅袅,仿佛篆书意蕴。佳人独眠,总是唏嘘。咒俏冤家,负心贼那是肯定的,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呢?不过,想起曾经的云雨绸缪,被翻红浪,心里还是情不自禁回味起丝丝温暖。或者说,女子认为对方的杳无音信并非铁定是背叛,兴许是真有难处。

       第四段是结局。无数次的徒然等候之后,渐渐,女子也默认了结束。总结一下这桩风流事,似乎应合了今人的那句话:谁认真谁就输。不过,你说对方就全然是逢场作戏,那也不是,只是没有全身心投入而已。那投入了多少呢?一半儿,而自己却是将所有的宝都押了进去。故而也就有了“一半儿真实一半儿假”复杂感受。

       其实这种“一半儿”的因果揭示出了男女tou情的一个潜规律,那就是,偷青春也罢,偷美貌也罢,甚至偷几句甜蜜话儿,大概都是从自己身边那一位那里得不到,供给匮乏导致需求旺盛,贫而生盗。

       另一位元曲大家张可久也有《仙吕  一半儿    寄情二首》:

 

         寄情虚把彩笺缄,排砌偷将底句搀,隔帘怪他娇眼馋。话儿口斩,一半儿佯羞一半儿敢。
         臂销问把玉纤掐,髻袒慵拈金凤插,粉淡偷临青镜搽。劣冤家。一半儿真情一半儿假。

      一样的曲牌,题材和写法也近乎雷同,但比起老关,还是差了一筹。查张可久小关汉卿三四十岁,应该是前者对后者有所借鉴吧。

  评论这张
 
阅读(9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