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欲望就没有痛苦  

2018-01-25 00:35:27|  分类: 家乡风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欲望就没有痛苦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没有欲望就没有痛苦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幸福”实际上是个雅词。“福”呢不用赘述,汉语里最滥的一个词。“幸”呢,《小尔雅》里解释道:“非分而得谓之幸”;《三国演义》里刘备说:“朕自得丞相,幸成帝业”;《广东军务记》:“幸彼苍默佑”。“幸”表谦敬是古汉语里最常见的现象。

       元曲里没有“幸福”一词,而“闲适”出现的频率却极高,邓玉宾的《叨叨令》虽未提“闲适”二字,但却是对“闲适”的绝佳注释:“白云深处青山下,茅庵草舍无冬夏。闲来几句渔樵话,困来一枕葫芦架”。或者说,在元人的眼里,“闲适”就是幸福,至少是幸福的一种。

       另一位元曲家胡祗遹的一首《沉醉东风》如此写:

 

         渔得鱼心满意足,樵得樵眼笑眉舒。一个罢了钓竿,一个收了斤斧,林泉下偶然相遇,是两个不识字的,渔樵士大夫。他两个笑加加的,谈今论古。

 

       一个呢放下柴担休息,捋着髭须,一个呢钓罢归来途径,漫解蓑笠。各有收获,心情不错。于是话匣子大开,笑呵呵谈古论今,兴淘淘臧否世相。那种闲情逸态在作者看来,比锦衣玉食,满腹风骚的士大夫贵族更受用,也更得生活的真谛。

       两个粗人,两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也没个姓名,但并不妨碍他们对幸福滋味的咂摸。

       笔者的母亲姓曹,娘家那个村里的人家也大多曹姓。苏轼《志材· 怀古》记载:“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 闻曹操败,即喜唱快。”足见宋时拥刘贬曹已经是一种广泛的民间向背。但在母亲娘家那个村,却正好相反,逢曹操取胜,则“即喜唱快”;老本家败绩,则叹息不止。村里唱三国戏的话,只唱歌颂曹操的,像《赠袍赐马》《马踏青苗》《战官渡》等等,而《捉放曹》《击鼓骂曹》《火烧赤壁》《衣带诏》之类从来不演。问题是,曹操的形象在戏曲里已经固化,就是个白脸奸臣。也简单,干脆就不点三国戏,或者只演孙刘相敌内容的,很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笔者幼时,母亲讲故事,说村里有两个汉子闲坐村头,看见另一个平素心气儿很高的曹姓村民正好打一箭之外急急经过,干吗呢,去请接生婆,老婆快要生了,肚子疼得在炕上打滚呢。一个闲汉便对另一个说,咱俩打赌,我不用招呼一句话就能把那厮招来,另一个应赌。打赌者便大声唱道:我三军八十二万人马,三百里营寨,赠袍赐马......曹姓村民一听立即掉头,气咻咻过来论理:曹丞相怎么就无辜少了一万军马?

       哈,这两个闲汉子于上述渔樵的那两位何其相似。

       姚明在公益广告里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端的正中肯綮。联系本文的幸福与闲适题旨,那就是:没有欲望就没有痛苦,同时也是元曲的一个重要主题。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