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你想咋地,又能咋地?  

2018-01-27 00:20:26|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网1月25日消息: 1月23日一段“隆尧一初中生遭同学殴打被逼跪地、打脸”的视频在网络流传,视频中多人群殴一名男孩,男孩被逼跪地喊“爹娘”,后又被围观轮流拍照。

你想咋地,又能咋地?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视频截图

隆尧县教育局证实,此事件发生在1月13日,被打男孩是隆尧县尹村中学初二学生,事发后第一时间学校、隆尧县教育局介入调查。

视频显示,一名男孩被几人拳打脚踢、打倒在墙角,之后不停连声说“我再也不找事了”。施暴者并未停手,继续拉起倒地男孩又是一轮殴打。

你想咋地,又能咋地? -  - 上善若水的博客

                                    视频截图

后面的视频显示被打男孩双膝跪在地上,被打人者抓着头发,轮流质问“我是谁?”被打男孩回答“爹”。其中,被打男孩还被逼向在场一女孩喊“娘”,因声音小被施暴者再殴打,之后又连喊多遍。

25日,隆尧县教育局信息中心主任刘国清证实,事件发生在1月13日,星期六。隆尧县尹村中学初二两名男生在家网络聊天,因话不投机约架。

事发第一时间,当地教育局已介入调查,双方家长口头也答应给补偿私了,可被打孩子家长后来又发现有新的让孩子下跪的视频,还逼着让喊打人者爹娘,先前补偿一说又反悔了。

目前,家长已报案,隆尧警方正在调查中。

 

——事情早已不算怎么稀奇,司空见惯了嘛。痛心当然痛心,但同一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发生,还是让读者不免有点麻木。

不过本事件还是有点不一样之处的,看清楚发生多对一侵凌的双方是在1月13日(星期六)晚上,在各自的家,于网络聊天时约架的。约架的时间是次日也就是星期日,地点报道里没说,但极大地可能不在学校。又通过视频截图看,似乎是在一条巷子里。

然而,笔者看到的标题却是“河北一中学发生校yuan暴li 男生被逼下跪喊'爹娘 '”。可这是“校yuan暴li ”吗?

之所以不属于“校yuan暴li ”,因为彼此的接触并不在校园,时间也与学校管理者八竿子打不着。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按照现行规定,事情如果发生在校园,在在校时间,那可以说学校的责任一点也跑不了,因为此时未成年人的监护权归属学校。而在校外,在学校教育时间外,那学校就鞭长莫及了。或者说,约架双方的监护权是在各自家长那里的。

就像记叙文的三要素:时间,地点,以及发生了什么,其中的两大要素有变,那事件的性质也就变了。换言之,本事件的定性严格说不是“校yuan暴li ”,而是少年古惑仔闹剧,属于社会侵凌事件。

之所以要强调这个,并非为学校开脱,因为两方约架的起因弄不好就在学校,在星期五的在校时间里。如此说来的话,学校也还有一点点扯不掉的干系的。不过,即便调查之后果真如此,那学校也只应该承担很间接的责任。不过,还是时评家们最爱说的那句话,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千万别再一遇所谓的“校yuan暴li ”,便一股脑儿让学校担负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过错责任了。

其实,责任不论归谁,都是事后的忙活,要紧的是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那么,在业已发生了无数回,相关部门也费了不少心思,想了不少对策之后,为什么还会有同样的现实版故事呢?也简单,成年人也罢,未成年人也罢,如果违法犯罪的成本不及其所获(通过犯罪而获得物质利益和畸形心理满足),那此类事件就别想停止下来。

笔者的职业是老师,为此很是关注此类事件。几乎对媒体公布出的每一起都精细读取——包括读取网友评论——,之后提出自己的看法,形成博文发表(遗憾的是,多数都被屏蔽)。在此需要告诉诸位的是,评论的矛头每次都比较集中,那就是谴责暴li者,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别让《未成年人保护法》沦为《未成年人渣保护法》。此话有点粗,但足以提醒相关法规的制定者。于此笔者也深以为然,或者说,《未成年人不犯法》当未成年人为受害者且面对的是成年人或成人社会时,才可以适用《未成年人不犯法》,而如果加害人也是未成年的话,那就不适用了。很简单,保护加害者那就意味着对受害者的再一次伤害,俗话讲,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其要在于要还受害者公道,其前提就是要对加害者以惩罚,如果失去了此前提,那受害者的创痛铁定是无法平复的。譬如本事件,“双方家长口头也答应给补偿私了”,怎么会这样呢?最起码得打人者在一定范围内道个歉吧?那受害者为什么能接受呢,有无数的前车之鉴呀,人家硬气着呢,未成年呀,法律保护呢,你想咋地,又能咋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