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古代粉丝也疯狂  

2018-02-22 16:42:59|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丝”一词源于英语“Fans”(喜爱之意),当下粉丝的疯狂在此就不必形诸笔端了,单提及都觉得丢人败兴。你说他也一个人,咱也一个人,他风光他的,咱自安于咱的;人家盘子靓,皮囊打眼,那是人家的福气,毕竟这是个颜值社会嘛。咱呢丢到人堆里寻不见,那就多多自我修炼,人丑多读书好了。可那些“极端分子”却不这样想,而是日思夜想,梦寐以求,如影相随,如蝇逐臭,如蚁附膻,乃至于死缠烂打,狗皮膏药般让你甩也甩不掉,脱也脱不去。

       古代也有明星,自然粉丝也少不了。下面就是一些“古粉丝”的奇特举止。

       苏轼作为有宋一代之最耀眼明星大概没什么异议吧,天才文人,且善绘画和书法,甚至还是个美食家,自然不乏崇拜者。据时人李廌在《师友谈记》中说:“章元弼顷娶中表陈氏,甚端丽。元弼貌寝陋,嗜学。初,《眉山集》有雕本,元弼得之也,观忘寐。陈氏有言,遂求去,元弼出之。元弼每以此说为朋友言之,且曰缘吾读《眉山集》而致也。”章元弼本来有幸抱得美人归,但因为嗜读苏轼《眉山集》而废寝,漂亮的妻子便离他而去。有道是“书中自有颜如玉”,章元弼却因读书而导致了婚姻破裂。虽然婚姻破裂,但是章元弼并不介怀,作为苏轼的“粉丝”,对苏轼的崇拜成了他的精神支柱。

       不过以现代科技的角度看,章元弼无奈修掉妻子也是个好事,夫妻俩乃表兄妹嘛,如果生个娃,弄不好就是个傻儿子。——当然这是题外话。

       贾岛字浪仙,中唐诗人,曾做过长江主簿,地位虽不显,但是影响颇大。闻一多曾说:“由晚唐到五代,学贾岛的诗人不是数字可以计算的,除极少数鲜明的例外,是向着词的意境与词藻移动的,其余一般的诗人大众,也就是大众的诗人,则全属于贾岛。从这观点看,我们不妨称晚唐五代为贾岛时代。”彼时的贾岛不但拥有众多的追慕者,而且被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周密《齐东野语》记载:“唐李洞字才江,苦吟有声。慕贾浪仙之诗,遂铸其像事之,诵贾岛佛不绝口,时以为异。五代孙晟初名凤,又名忌,好学,尤长于诗。为道士,居庐山简寂宫,尝画贾岛像置屋壁,晨夕事之。”贾岛被“粉丝”塑像和绘像崇拜,享受到了仙佛一样的待遇,在文学史上为其他文人所望尘莫及。看来,表字“浪仙”还真没有白叫,果然到神仙级别了嘛。

       “菜花黄,痴子忙”,现在的粉丝里不乏“花痴”,严格说属于精神病态,且多为社会地位低端者,学历也低,腹无才学。而古代的粉丝呢,本身能耐就不小,像上述几位吧,人家自个儿也够得上个小偶像了。而最典型的怕是要数“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了。著名才子徐渭号青藤居士,是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巨擘,诗文书画,纵横一时。郑燮,号板桥,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郑板桥爱徐青藤诗,尝刻一印云:‘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哈,因为喜欢,所以甘愿做一只在主人面前鞍前马后,报效驱驰的走狗。清代画家童钰也说:“尚有一灯传郑燮,甘心走狗列门墙。”似乎坐实了郑板桥作为粉丝对徐渭的无限崇拜。后来齐白石也有过相似的表达:“青藤八大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句中“青藤”指徐渭,“八大”指的是朱耷,“缶老”指的是吴昌硕,齐白石在诗中表达了来生甘愿作此三家门下走狗,不难想见他对前代画家的崇拜之情。或者说,像郑板桥这样的大咖都甘愿做走狗,那我等做走狗那至少也是一种范儿。瞧瞧,同样一句话,倘若凡人说出,那就是自我贬低,而名家说来,就成了胸怀。——哈,又到题外了,打住。

       只论疯狂程度,古代粉丝也不亚今时。晚唐段成式在其著《酉阳杂俎》中记载道:“荆州街子葛清,勇不肤挠,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诗。成式常与荆客陈至呼观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记。反手指其劄处,至‘不是此花偏爱菊’,则有一人持杯临菊丛。又‘黄夹缬林寒有叶’,则指一树,树上挂缬,缬窠锁胜绝细。凡刻三十余处,首体无完肤,陈至呼为‘白舍人行诗图’也。”葛清本是荆州市井人物,因对白居易诗歌万分热爱,便在自己身上以图文并茂的形式遍纹白居易诗歌。一共纹了三十多处,以致浑身上下,体无完肤,简直就是一部能行走的插图版《白氏长庆集》。

       想想这位叫葛清的粉丝,可怜连白居易都没见过,却铁杆如此,不惜毁坏身体皮肤(在古人,那可是最具体可见的孝行),也够疯狂的了。

       不过,细一揣摩,古代粉丝与当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皮肤出版”也好,自谓走狗也罢,其膜拜的对象其实并非具体的人,更非皮囊躯骸,而是艺术,是其笔下或诗或画的艺术创作。而眼下粉丝的走火入魔正好相反,瞄的是人,是其青春靓丽的面孔,甚至是与原始丛林时代几乎无异的荷尔蒙。两年前,曾经有位很前卫的女粉丝,悄悄密密潜入到位于北京市某小区的一明星住宅。来干嘛?当主人回去时,那女子全身赤裸躺在盛满水的浴缸里,衣服挂在衣柜中,还使用了主人的浴巾、拖鞋等物品。你说来干啥?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