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就这样死啦?  

2018-03-01 10:12:17|  分类: 一家之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四时多,醒了,想重回梦乡,却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一昼夜只三个多小时的睡眠显然不够,但烙饼一般躺在床上也难受。罢了,干脆起来,打开电脑,到网络里踱步。

       各路新闻里都在争先报道一则刚刚发生的事件:“一女学生在武汉空军雷达学院站踩到自己行李箱,摔在护栏上死亡”,或配图片(如下),或附视频(不知视频咋弄到博客里),内文呢就是标题的重复,没有再多了。

一女学生在武汉空军雷达学院站踩到自己行李箱,摔在护栏上死亡 - 吕西群 - 吕西群博客

 

       这就死了?看上去有些奇怪甚至诡异。

       所谓的“武汉空军雷达学院站”是个公交站,关注视频也未能提供更多信息,只多了两个消防员锯掉栏杆,将死者解除出“枷锁”的画面。

       小小隔离护栏,看上去感觉更多是旨在引导文明脚步的摆设性设施呀,一点也不狰狞可怖,可居然一再夹死人。不数天前似乎就有类似事件报道,再早就更多了,不幸者的名单里居然还有成年男性。唉,真不可思议,生命竟似鸿毛般脆弱。

       旧闻呢已经“作古”,那就算了。趁眼前这位的尸骨未寒,再打量一下。

       这位不幸的女学生似乎是刚刚从公交车上下来,可接下来呢?怎么就“踩到自己行李箱”的呢?通常不是人在前而伸出拉杆的箱子被拖拉在身后么?死者最后的影像也隐约说明了这一点,那怎么会踩上去呢?

       光天化日之下,肯定与谋杀害命之类的罪恶无关,那就只能是个意外,是老天爷不经意间的阴差阳错了。

       既然好端端下了车,不大可能招此祸殃,那较大的可能就与下车有关了。兴许是那箱子略微有点分量吧,该女孩不得不提着或抱着箱子下车,这样一来箱子就处身前了。而由于惯性的作用,女孩立足未稳,或最后一只脚尚在车上,但视野受限的公交车已经起步,于是,一个趔趄,重心脚便落在箱子边沿,而箱子的表面很是光滑,导致面门朝下仆倒,最不幸是,仆倒的方向和角度,不偏不倚正巧处于两个倒U形结构的中间,且此“卡口”又不宽不窄正好容脖子落进又不易拔出。

       于是,一二分钟后,悲剧酿成。

       针对此类事故,改造隔离护栏的呼吁早已不绝于耳,也不缺笔者这一声,在此就免了。至于为什么迟迟未有动作,想必主管部门也有难处,想想一座数百万人口的城市,全市所有护栏都换掉,且不说所费甚大又自何出大伤脑筋,即便即可动手更换,那也得不少时日罢。打住,因为这不是本文想讨论的主旨。

       本文想表达的是,一,女孩的行李箱看上去也并不硕大,想必也不会太沉重吧,一个女孩子嘛,应该主要就是衣裳和化妆品之类。可问题是,该女孩看来很难左右这只要命的箱子。那为什么又会这样呢?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体格过于纤瘦,手无缚鸡之力,或者说,平素既无体育锻炼,也没有体力劳动的经历,纯然娇娇女一个。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由于看手机而致未能打量前路,进而导致惨祸。不过,现场似乎并没有掉落的手机出现——有的话,一定会被新闻捕捉到——故而此可能性不大。或许正应了那句老话:小姐身子丫鬟命,如果打出租,就会避免掉这场横祸,可自身的经济状况容许这种奢侈消费。此推测对死者有点不敬,顾及也多少是对世人的一点提醒,故而啰嗦一下。

       二,从图片看,致女孩毙命的栏杆卡口并不深。一般说人有求生的本能,但遇危险,都会本能挣扎,不知为何女孩就未能奋力自救。从现象看,连“奋力”都不用,在俯卧的情形下,借手的支撑,用力自拔,完全可以自脱险境,因为在刚刚仆倒的一瞬间,死者还是具有正常和清醒意识的,可惜实际并未出现这种自救行为。从医学的角度看,女孩并非死于因掐勒而呼吸不能,而是死于大动脉供血受阻,进而导致大脑窒息。应该说,后一种情形相对说来略多一点点缓冲,大约不到一分钟,如果自救或有援手解救,完全可以从死亡的魔爪下爬回来,然而最让人感慨唏嘘的结果还是发生了。说明什么?还是体力太过孱弱吧。好比刘备的的卢马,越檀溪不过而跌入涧底,眼看着就得被乱箭射死,可那的卢端的了得,纵身一跃,驮着主人居然飞上了对岸,跳远不行跳高行,那也算呀。假如跳远也不行,跳高能力也差,或者体能不支,“马力”不足,那连人带马,也就只剩下坐以待毙的份儿。

       女娃抟土,天工造物,即便最卑微善良的生命,也捎带赋予了其防护和自卫的能力,羊则犄角,鸡则利喙。兔子急了还咬人,即便遭遇鹰隼追捕尚能施展最后一招——兔子蹬鹰。可怜这位正当芳华的女孩儿,却香销一旦,殒命于这个看上去可轻易破解和跨越的惯常物上。“春风无限恨 沈香亭北倚栏杆”“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矮矮栏杆,那可是古代女子的至爱去处和吟诗弄巧的灵感所在呀,而今却成了“绞刑架”,真是匪夷所思,怨人乎?怨物乎?

       三,最令人噎绝无语的是,大白天,朗朗晴天,且人来人往之处,公交站呀,在那宝贵的一分钟里,怎么就无一援手伸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样子吧,如果以外力将女孩从卡口拔出,猝然用力,会造成脖颈部位的表皮擦挫伤,但此一表皮伤与生命安全相比,算得了什么?怎么就无人挺身而出呢?相比当时围观者应该有的,甚至会不少,可惜无一出手,岂不咄咄怪哉?其实说怪也不怪,结论也一点不新鲜:一则不会施救,二则担心说不清。而此二因,均与相关部门的不作为或作为不到位有关,普及急救常识和办法那不用说了,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因施救而落得个灰头土脸甚至被迫破费不轻的判例足以令人心寒,袖手旁观于是也就成为一道司空见惯的风景,恍惚就是当年鲁迅在日本仙台看到的幻灯片画面。唉,伤心哪。

       谨以此文为一簇小白花,献于死者,以表哀悼之愫。

      

  评论这张
 
阅读(119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