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张生  

2018-04-05 00:21:15|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塘张生,家境贫寒而矢志苦学,乡试会试皆一举而过,信心大增,乃剑指京华。

       时值仲夏,张一伞一笠,慨然上路,一路晓行夜宿,苦不待言。某日将暮,山重水复,正所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自忖如此荒岭旷野,暂栖无着,如何才好。忽觉幽香丝丝,馨然入鼻,细一打量,前方一箭之地,古寺隐约。遂趋之,至山门,但见蓬草及腰,茅藜葳蕤,可见香火断绝,野寺凋敝已久。正踌躇间,倏见一女郎,从一婢,遵山径而过,莲步轻盈。年十七八,姿容美丽,目所未睹,数回眸顾盼,若甚注意者。婢亦明眸皓齿,妩媚婀娜。张心波摇荡,揖之曰:“山深日暮,路途危险,小娘子欲何往?倘若有求,我当保护。”女却步羞涩,粉颊羞红,仓皇裣衽。婢极坦率,直前以身蔽女,而应答曰:“何处小郎,强来与人家闺秀诳语!我家小娘子出身矜贵,门楣王榭,甲第金张,虽至亲如弟兄,稍涉疏远者,未尝轻交一言,况于葭莩,更何论行路!郎君冒昧乃尔,其欺我双鬟雏稚耶?”言讫掩口,视女而笑。女亦粲然。张察其色,乃伪为跼蹐,再拜而谢曰:“适才冒昧,还望见谅。我之虑者,只两少女,日暮徒行,未免有情虑及豺狼,胡为翻来诮让?固若是也。”婢咯咯笑曰:“书痴愚而诈,几令痴儿郎无以应,当怂恿小娘子,与汝角口矣!”张闻之窃喜,鞠躬而前曰:“此兰若虽狭隘残破,足以偃息,是否同榻亦权宜之道也。”女不言而笑。婢因一手把张袖,一手揽女腕,搴之使相就,曰:“好,好!千里姻缘似线牵也。郎才女貌,亦无辜负普救佳会也!”乃与张同掖女子入寺。

       张以寒俭,恐贻笑丽人,颇形惶遽,局促不安。女子笑语婢,婢笑曰:“读书郎仓猝如此,何苦谆谆款客耶?毋乃处子乎?”是夕同寝,虽草席瓦枕,而香息醉迷,张几死于温柔乡。

       次日醒来,日已高竿,二女子遁然矣。忆昨晚之事,电光石火,恍然一梦,幻耶真耶?正疑惑间,忽间一纸飘然床头。纸上墨色犹新:“未辞而别,系勿见怪,诚不得已,鸡声催躜矣。奴家北去二十余里,有蜗居一处,板墙六合,可以避喧嚣,离尘世。板墙之外茅盖土围,凸然可见,门外有合欢一树,甘棠一树,可志。情郎当途经,届时再续前缘。书不尽意,余言后叙。附策文一篇,君可熟记,切记切记。”

       张不胜惆怅,乃收拾行装,踽然上路。行二十里,举目所见,乃荒墓野冢,草木离离。遂去。

       至京城,不日即开试。策文题目正合所期,乃照预先所背诵,下笔如神,一挥而就。月余,煌然金榜有名,摘得探花。继而鳌头迎旨,雁塔题名,享琼林宴,看长安花,任官授职,自不必提。

       又月余,张生志得归乡,特意循来路而行,觅旧途而返。一干随行,浩浩荡荡。寻思去日温柔及暗中护佑,欲以娶纳以报。而查寻再三,终无所见,了然无痕。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