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2018-05-06 02:53:57|  分类: 世事纷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渔《闲情偶寄  众卉  萍》:

       杨入水为萍,是花中第一怪事。花已谢而辞树,其命绝矣,乃又变为一物,其生方始,殆一物而两现其身者乎?人以杨花喻命薄之人,不知其命之厚也,较天下万物为独甚。吾安能身作杨花,而居水陆二地之胜乎?

       意思是说:杨花落入水中即化身为萍,这是花中的第一大怪事。按说吧,花凋谢后脱离树干,生命即意味着结束,可看上去柔弱无比的杨花却是个另类。出身陆地,呈现一种生命形态;遇水又换一种活法,生命再次开始。如此说来的话,一种事物岂不是有了本身与化身两种存在形式么。古人用杨花来比喻薄命之人,却不知它比天下万物都命厚。我如果能够变作杨花就好了,在陆地和水中都能各占一番风光呢。

       其实呢,杨花就是杨花——如果说可变的话,也只能变一下名称,叫柳絮。而萍,即浮萍(在古文里也称青萍),是水面浮生植物。一般出现在水流相对静止的水面上,如沼泽,池塘,湖淀等等,与杨花八竿子打不着,一个随风而逝,一个逐水而生,“风水”大不相同。

       那古人的误会是怎样引发的呢?简单,杨花轻盈之极,遇微风即飘然滚动不止;而平静的水面一般都有芦苇或其他水生植物,杨花至此便挂碍下来。而浮萍呢恰巧根部微细,繁殖又极快,李时珍云:“一叶经宿即生数叶”,可惜的是,大部分人弄不清其来历与习性。于是便成就了“狗腿安到羊胯上”的荒唐事儿。

       那杨花——实际是柳树种子的载体——又哪去了呢?附着在芦苇上或水面的那部分没有办法只能消亡,而有幸落脚岸边湿地,则发育成了了柳树。

       杨花落水为萍在古人那里几乎是一种通识,是一种古来如此,不容置疑的自然经验。最有名的当属苏轼《水龙吟·杨花》,“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还在词后自注云:“杨花落水为萍,验之信然”。此外,在其《再次韵曾仲锡荔支》中有诗句:“杨花著水万浮萍”,依旧自注:“柳至易成,飞絮落水中,经宿即为浮萍”。宋人徐逸《清平乐》:“清平乐风韶雨秀,春已平分后。陡顿故人疏把酒,闲恁画阑搔首。争须携手踏青,人生几度清明。待得燕慵莺懒,杨花点点(即浮萍——笔者注)。”纳兰词《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清)黄任《杨花》:“行人莫折柳青青,看取杨花可暂停。到底不知离别苦,后身还去作浮萍。”

       没有办法,科学作为一门学科,在古人那里一直是个弱项。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