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听鸟说甚  

2018-05-10 06:17:36|  分类: 世事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鸟说甚,问花笑谁!

                林语堂书法:听鸟说甚,问花笑谁

      

 

       清晨,窗外的世界尚沉浸在残梦里不愿醒来,就像孩子总是留恋被窝里的温暖,尽管天光已然半亮。

       这时,近处倏然连续传来斑鸠的啼鸣,咕-咕咕,咕-咕咕。

       很快,远处便有同类的和鸣,咕-咕咕,咕-咕咕。

       获得回应后,很明显,这厢的鸣声更加响亮了,那厢的回复也随之更显急切,此一咕咕,彼一咕咕,频率也在加快。

       恍若两位萍水相逢且脾胃相投的文人骚客间的唱和,你随口吟哦一首诗,我呢也不含糊,不假思虑,也脱口而出,还步原韵,以示尊重。你呢于是又来,依然原韵原脚;我呢再和,清风明月,桂棹兰桨。来往之间,高山流水,彼此既相互欣赏,又暗中较劲。

       于鸟类,其啼声的意义一大半在于求偶的需要。那么,这一远一近的两只斑鸠,该是在寻觅另一半吧,何况眼下正是斑鸠们交配繁殖的季节。

       敝舍自七八年前遭遇小偷光顾后便于安装上了防护栏,此后安然至今。另外的一个惊喜就是每年都会招来斑鸠筑巢,抱窝孵雏,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只不知道,是否像王谢庭前的燕子一样,还是去年的那对......

       两只斑鸠的相互试探还在持续。咕-咕咕,咕-咕咕。远远近近,声声悦耳。

       渐渐,远处的回声似乎有了了迟疑,唱与和之间有了间隔。好在这厢的呼唤并未泄气,依然热切。然而对方却却在一点点地淡了下去,回应愈加心不在焉,似在敷衍。

       终于,双方的啼叫都寂冷了下来。

       忽然觉得,这不就是一对男女么。小伙子通过“摇摇看”找到了一位在附近的姑娘。彼此搭讪。甫一开始,兴冲冲,意急急,满以为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呢,故而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好不开心。不料再一深入,小伙子的粗俗不堪便显露了出来。姑娘一看,还是撤退吧,这种主儿,万一被缠上,再摆脱就不易了......

       或许,人家本就是一对儿呢。斑鸠的离婚率多高不知道,原配,继配的情形也不得而知,但雌雄均参加孵卵,彼此交替,出雏后,双亲均参加喂雏是没问题的,就在敝舍的窗户外嘛。未产卵时,你靠得太近了,斑鸠会躲避;但孵雏开始后,那是须臾不可离开的,你即便伸手过去,这小生灵怕也不会退缩的——没试过,但估计应该不会差——这就是母性的光辉。

       这样的话,上述的那番啼鸣和回应便成了一下的对话:

       “老公老公,你在哪,请回话。”

       “老婆老婆,我在这呐。”——鸟类可以通过回声准确判断彼此的距离。

       “还安全吧?”

       “老婆放心,安全着呢。”

       “不要给我带早饭了,我已经自行逮了两条虫子吃了,有了足够的蛋白质补充。”

       “那好,那我寻觅一根合适的柴棍儿带回去做大梁。”——筑巢。

       “那可千万注意,注意鹰隼,注意电线,注意网罗,嗯,听见了没?”

       “听见了。你也注意腹中的宝宝,嗯。”

       “还有别受更年轻的异性羽毛的引诱。”

       “还有不能赌博,不能胡吃海塞,不能饮酒驾车,不能......”

       “.......”

       “老公呀,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你烦不烦?”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