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姥姥”上位,“外婆”靠边?  

2018-06-22 02:17:21|  分类: 语文课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有位上海籍的年轻爸爸在辅导女儿学业时发现上海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试用本) 第24课《打碗碗花》(李天芳著散文)里原文的外婆全部改成了姥姥:“有一次,我拉着姥姥的手......多么新奇,多么有趣的花呀,我放开姥姥的手......姥姥的话把我吓住了.......”而原作里的“姥姥”皆为“外婆”。

“外婆”要变成“姥姥”?有网友找出了去年上海市教委针对此问题的答复,其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外公”属于方言,所以,“外婆”靠边,“姥姥”上位。

可是——有网友评论——难道以后得这么唱:“澎湖湾澎湖湾 姥姥的澎湖湾”吗?狼外婆呢?难道要说成“狼姥姥”吗?还有,改动原文经过作者同意了吗?

哈,一个称谓的变化,居然引来如此多大吐槽。

应该说,上海市教委此举是没事找事,该动作太过随便了点儿。

首先是,“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外公”属于方言的说道毫无根据。国家语委也罢,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也好,从来没有认证过何种语词属“普通话语词汇”,何种语词又属于“方言语汇”。中国如此之大,在普通话的背景下,各地有各地的语汇及特点。在实际的语言交流,文字表述过程里,一些语词出现高,另一些相对使用少;一些“正统”一点,另一些“草野”一点;一部分显得“洋气”,另一部分“土气”十足,但是这显然不构成改“外婆”为“姥姥”的理由。我等就认这一“口”儿,碍别人什么事儿了吗?

称呼“姥姥”的人口比称谓“外婆”的人口少吗?不见得;习惯称“姥姥”的北方比一直称“外婆”更有话语权吗?怕也不是。笔者猜想,上海市教委删“外婆”而立“姥姥”除了上述的“堂皇”理由外,可能还对“外婆”之“外”心有戚戚,而“姥姥”该显示出一家人间的亲密无间。的确,传统亲属间称谓里确实“内”“外”有别,诸如“外婆”“外公”“外甥”“外孙”等等。在适才的这些称谓里,“外”显然是外族,外戚的标记。问题是,所谓标记本就是用来区别ABCD和甲乙丙丁的符号么,即便是原符号里确有内外之别,而一旦成为习惯,成为心理认可,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比如一个人小名叫“狗蛋”,此人长大后成了人物,别人再叫“狗蛋”固然有轻辱之嫌,可家族里包括父母在内的长辈不用说还是叫“狗蛋”而绝不会改口为“x局”或“x总”。如果真改了呢?那“狗蛋”的第一感觉怕不是尊重而是见外甚至有几分敌意。

这也就是课文里去“外婆”而就“姥姥”招致吐槽和反对的原因是在。换句话说,对一个人,如果你鄙视和否定其习惯,那就等于鄙视和否定其人。“习惯”从来不是一个单独存在,而是紧紧附着于某人,某类人或某类群体文化。

(顺便提醒一下,“内侄”乃“内人”(妻子)之侄而非“内部之侄”。)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