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善若水的博客

本博客之所有文字,均系原创。如欲引用,务请告知。 qq:564871237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之文字全部系原创,如有引用和转载,告知即可。 .http://yanshanyuan.hi@163.com qq:564871237

网易考拉推荐

辜鸿铭的“兴奋剂”与“安眠药”  

2018-06-05 21:24:13|  分类: 人物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辜鸿铭图片

                           辜鸿铭与妻妾合影

 

 

        

清末民初名士辜鸿铭字汤生,号立诚,自称慵人、东西南北人,又别署为汉滨读易者、冬烘先生,英文名字Tomson,外号“辫儒”“清末怪杰”,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九种语言,获十三个博士学位。于男女婚姻,辜有一个精妙比喻: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肯定要配几个茶杯,总不能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吧。

 辜鸿铭的元配夫人叫淑姑,是其理想中的妻子:小脚、柳腰、细眉,性格温柔贤淑,夫妻二人感情甚笃。从结婚之日起,辜就把夫人的小脚视为珍宝。来兴致时,辜就让娇妻脱掉鞋子,解开裹脚布,然后低下头,贴着小脚猛嗅,顿感心情舒畅,如闻花香,似近芝兰。有时连著文时也唤淑姑至身畔,让其将瘦如羊蹄的赤裸双足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凳子上,男主人右手执笔,左手抚弄妻子的脚丫子,时捏时掐,像玩佛手一样,自得其乐。据说唯有此时,才觉思如泉涌,下笔千言。辜鸿铭的妾吉田贞子出身于日本鹿儿岛的士族,出生于大阪,在心斋桥附近长大。吉田贞子幼时,父母来华经商,在汉口经营一间干货铺,后因战争的影响,难以维持,颠沛流离,四处谋生。贞子稍大后只身前往中国寻找父母,好不容易辗转至汉口,父母却没有踪迹,无奈被拐卖到一家青楼暂做了端茶的侍女。因坚持不做妓女,吉田贞子经常遭到鸨母的打骂,日子非常艰辛。辜鸿铭有逛青楼的嗜好,从德国回来后在张之洞幕府做洋文案,时常与一干友人到青楼寻花问柳。有一天闲来无事,辜鸿铭又去青楼消困解乏,遇到了清新可人的贞子。一番攀谈,精通日语的辜很快听出了那位姑娘的日本本土语调,由此断定她一定是一位来自日本的姑娘,生性爱开玩笑的辜鸿铭用日语笑嘻嘻地问道:“你是日本人?”吉田贞子听到日语,感动得流下泪来。辜鸿铭见状,顿时起了怜惜之心,拉她细聊。贞子也觉得遇到知音,便向辜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分手时辜慷慨许诺要为贞子寻找父母,且即可花费二百大洋为贞子赎了身,又五十个大洋作为寻找父母的路费。然而,缘分天定,辜和贞子并没有就此而结束,不久后辜和贞子在街上的又一次巧遇成就了他们日后美满的婚姻。那天辜鸿铭上街买纸墨,一眼就看见了在大街上流浪的贞子。贞子告诉辜鸿铭她已经在武昌街头流浪了一个多月,父母还是了无音讯,银子也快花完了,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才好。辜鸿铭觉得小姑娘十分可怜,就让她到自己家中暂时住下。

来到辜府,辜鸿铭就把贞子的事情全盘告诉了夫人淑姑。淑姑也是个极为贤淑大度的人,见丈夫肯用二百大洋替其赎身,又把她带回了家,且小姑娘也的确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遂欣然点头,还亲自为这位日本姑娘清扫出了一个房间。和贞子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淑姑觉得其不仅知书达理,对自己也颇为尊敬,在淑姑的一手撮合下,辜鸿铭纳了这位异国的小妾。后来贞子在辜鸿铭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父母,经过一番艰难取舍后,还是决定留在中国以妾身报答辜。相处一段时间后,辜鸿铭发现和贞子在一起很是融洽,以致几乎夜夜要求贞子陪伴,渐而养成了无她相伴无法入睡的习惯。用辜鸿铭自己的话说就是:“吾妻淑姑,是我的‘兴奋剂’;爱妾贞子,乃‘安眠药’。此两佳人,一可助我写作,一可催我入眠,皆须臾不可离也。”不过,过于依赖“安眠药”的辜鸿铭也有为这位姨太太黯然神伤的时候,有一次,辜鸿铭不知因何惹怒了一向温顺的贞子,后者故意连续几天早早地关了房门,以致辜鸿铭接连几天从书房写完东西想在贞子屋里就寝都碰了钉子。没有了“安眠药”的日子,辜鸿铭真是觉得度日如年,白天虽有“兴奋剂”的照顾,但没有“安眠药”的夜晚却是怎么也无法入睡。那份难受劲儿自然逃不过妻子淑姑的慧眼,于是一场由辜鸿铭作主角、以恢复感情为目的的大戏开演了。 一天早晨还没等贞子起床,辜鸿铭就早早地等在了贞子屋门口,此时的辜鸿铭俨然一副仆人的架势,打好洗脸水,端着贞子最爱吃的早点,恭敬地在旁候着。贞子也像往常一样 按时起床,准备打水洗脸的,忽然瞥见在旁毕恭毕敬站着的辜鸿铭,不禁大吃一惊:这么早,老爷站在这里做什么?辜鸿铭抬头一看,贞子正吃惊地望着自己,赶忙按照淑姑的吩咐,满脸笑容地端着洗脸水走上前去,说道:“夫人,早晨好。我为你准备了洗脸水还有你最喜欢 吃的早点,希望夫人原谅我以前的过错,以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贞子一听,慢慢露出了笑容,辜鸿铭趁热打铁,递上洗脸巾,作半揖状说道:“夫人要是不肯原谅我,我就每天都为夫人准备洗脸水,还这样半揖地等到你原谅我的那天为止!”贞子忙扶起辜鸿铭, 两人相视开怀一笑,遂和好如初。在兴奋剂和安眠药的精心照顾下,辜鸿铭日日随心,生活滋润。不过,一妻一妾毕竟只两只辈子,对一个茶壶来说还是少了点,故而兴致所至时,也会丢下家中的两位宝贝,留恋于青楼妓院,不管外人怎样看待自己的“风流倜傥”,“又要忠,又要孝,又要风流,乃为真豪杰;不爱财,不爱酒,不爱夫人,是个老头佗”(辜鸿铭语)。 吉田贞子在陪伴了辜鸿铭十八 年之后,因病去世,给辜鸿铭留下一儿一女。失去了“安眠药”的辜鸿铭哀伤不已,陷入了深深的悲痛和思念之中。特地在上海的万国公墓为爱妾贞子选了一块墓地并亲手立碑纪念,上书五个大字:日本之孝女,把这五个字作为他给这位爱妾一生的评价,并为贞子深情地写下了一首悼亡诗:“此恨人人有,百年能有几?痛哉长江水,同渡不同归。” 两年后,辜鸿铭均在出版的英文书籍的扉页动情地写道“特以此书献给亡妻吉田贞子。”此外,辜鸿铭特意留下了贞子的一缕头发,以资纪念。习惯夜夜由贞子做伴的辜鸿铭自然忍受不了突然失去贞子后孤枕的夜晚,每晚必然把那缕头发置于枕下。辜鸿铭的晚年,接受了日本大东文化协会的邀请,在1924 年至1927 年期间曾多次前往日本讲学,并在日本引起了轰动。而辜赴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大阪的心斋桥,也就是吉田贞子长大的地方凭吊。1928年4月,辜鸿铭突发高烧,各种治疗均告无效,身体日渐衰微,4月30 日病逝于北京家中,终年72 岁。儿女知道乃父的嗜好,将生前一直相伴着他的那缕头发与他一起下葬。

贞子去世后,辜鸿铭又娶了另一个青楼女子碧云霞做小妾。这个女子不仅年轻貌美,还拥有一双深受辜鸿铭喜爱的小脚。不过,这位“继妾”的资料甚少,估计难与贞子媲美。从略。

  评论这张
 
阅读(79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